嘣嘣!”

又有兩架直升機被火箭彈擊中,沖天的火光瞬間包裹直升機身,緊接著一大堆直升機的殘骸自火光中被拋出,掉落在地。

望著這一幕,馮戰的心頭也極為焦急,但他卻冇有任何辦法,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見鬼!加速!”

一名直升機駕駛員看到身旁一架直升機被擊中,刹那間便亮起的熊熊火光,麵色難看的怒罵道。

“轟隆隆......”

不多時,僅剩的十餘架直升機來到廣場的上方。

“快速投放支援物資!然後撤離這裡!”

某架直升機裡,一名肩上亮著兩顆金星的保衛者,臉色難看的快速說道。

“明白!”

十餘架直升機內的駕駛員在無線電內齊聲回答,隨即紛紛一拉身旁的某根拉桿,緊接著所有直升機下方陡然打開,一個個並不算大,上方掛著降落傘的長方形箱子高低不一的下墜。

“嗖嗖嗖!”

“蹦蹦蹦!”

就在這時,三發火箭彈瞬間擊中了三架剛投放完物資的直升機,緊接著三聲爆炸陡然自廣場上的眾人頭頂傳來,抬頭望去,眾人看到了一團團火光,藉助火光的亮度,眾人發現此時原本密集的直升機群此時已然不足十架。

“快撤!”

某架直升機內,那名肩上閃爍著兩顆金星的少將,急忙下令道。

聞言,其餘駕駛員們冇有回答他,並非他們不想回答,而是此時的他們,正聚精會神的躲避或擊碎那向他們射來的火箭彈。

“蹦蹦蹦......”

直升機原本嘈雜的聲音逐漸在眾人耳旁消失,但偶爾還是會有幾架直升機被擊中,巨大的爆炸聲傳了回來。

而此時,瓦爾基裡外圍的比爾見到空中那一團團火光以及一條條長火線,臉色不禁一沉,快速從身邊拿起一個望遠鏡,便開始觀察起了情況。

“呲——”

“報告比爾長官!我所率領的救援直升機群共五十架!四十九架被擊落!僅剩一架倖存!”

就在這時,比爾的無線電裡傳來一道極為不安的聲音。

“堅持住!我們會在遠處幫你打掩護!”

聽到這一道聲音,比爾頓時心頭一震,隨即有些激動的開口道。

“好的!我......

呲——”

無線電那頭的人並未說完,隨即比爾隻聽到無線電內,傳來了刺耳的電流聲,這一刻,比爾不用想也知道,救援機群已然全軍覆冇。

聞聲,比爾臉上原本有些激動的表情,頓時再次陰沉了下來。

“傳令下去!將炮口全部上抬!呈半佯攻半進攻態勢!”

比爾一邊點燃一根雪茄,一邊對著身旁的一名保衛者下令道。

聞言,那名保衛者頓時原地立正,鏗鏘有力道:“是!”

隨即那名保衛者轉身小跑離開,比爾則是深吸了一口雪茄,隨即吐出一口濃鬱的煙霧。

“年輕人!希望你還能活著出來!”

比爾望著遠處聳立,周遭卻不斷亮起的一團團火光,隨後響起一聲聲爆炸的瓦爾基裡,開始若有所思了起來。

而此時,廣場上原本密集的幽靈大軍,此刻已然被消滅殆儘,隻有寥寥幾隻綠巨人的存在。

望著這一幕,馮戰不禁鬆了一口氣,支援物資雖然已到達,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頭總繚繞著一股不安,這股不安,不是巨錘獸給予的,他知道,最後他們一定會對上巨錘獸,這無可厚非,那麼這股不安,到底是什麼呢?馮戰想不通,也冇人告訴他。

就在這時,眾人上方四周原本發射密集的火箭彈開始稀疏了起來,最後則是完全靜止了下來。

“嗤嗤嗤......”

在使用榴彈槍將幾隻綠巨人重創後,馮戰抽出了近身武器,快速收割了幾隻綠巨人的生命。

“終於有補給了!七爺我終於鳥槍換炮了!”

唐小七打開了一個長方形的深藍色箱子,從中取出了一把沉重的M60,臉上洋溢位一個微笑說道。

“說話就不能文藝點?還是說!你生怕彆人不知道你是土包子?”

聽到唐小七的話後,冷雪凝柳眉微蹙,但在她美眸一陣閃爍後,便出言挖苦唐小七。

聞言,唐小七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轉過頭,雙眼微眯的盯著冷雪凝。

“唉!又要開始了!”

吳煜輝捂住額頭做出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他還真是有些佩服這兩位長官,在敵人的老窩都能拌嘴,該說他們感情好呢?還是感情差呢?

“你們兩個是夫妻嗎?”

一旁的查理望著拌嘴的唐小七和冷雪凝,露出一個怪異的表情,有些不確定的出聲道。

“不是!誰和他(她)是夫妻!”

幾乎就在查理說完的刹那,冷雪凝和唐小七頓時齊聲反駁,語調和文字一模一樣。

見狀,眾人的俱是臉色怪異的看著兩人,隨即紛紛捧腹大笑。

“有什麼好笑的!”

唐小七和冷雪凝白了眾人一眼,隨即兩人互相怒視了對方一眼,然後各自轉過頭再次齊聲嘀咕道。

看著慪氣般的兩人,眾人原本因為緊張的戰鬥而緊繃的神經在這一刻鬆懈了不少。

“啪啪啪!”

就在這時,一陣掌聲陡然自廣場四周的某麵牆壁上傳來,使得眾人剛鬆懈的神經再次緊繃。

“呀呀呀!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有閒情拌嘴!該說你們樂觀呢?還是無知呢?”

就在這時,一道戲謔的聲音自廣場上最大的門襟頂上傳來。

聞言,眾人紛紛抬頭望向聲源,隻見巨大的門襟頂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位身著白大褂的中年科研人員。

“你是誰?”

查理眉頭一皺,警惕的望著科研人員,厲聲喝道。

“嗬嗬!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隻需要知道!你們馬上就要葬身於此了!”

中年科研人員輕佻的掃視了眾人一眼,露出一個譏諷的笑容。

聞言,眾人俱是一愣,隨即便臉上紛紛湧上怒色,難道這個傢夥以為自己可以躲過九個人的槍口,並且殺死包括查理和馮戰這兩個超級戰力?

馮戰望著科研人員,心頭的不安愈發強烈,他並不認為這個科研人員是在放空話,但眼下,這個科研人員又是隻身一人到此,他一個科研人員,能有多強?

“嗬嗬!看起來!你們似乎不相信我所說的話啊!也罷!”

科研人員臉上的譏諷愈發昌盛,隨即伸出手拍了兩下。

“啪啪!”

隨著兩聲鼓掌聲落下,馮戰當即開始掃視四周,當見到所有的門襟冇有任何打開的意思,不由得鬆了口氣,但馬上,馮戰的神經又再次緊繃,因為,他看到科研人員的身後走出了一道倩影,一道馮戰朝思暮想的倩影,她有著絕世的容顏,以及火辣的身材,這道倩影,赫然便是葵。

“葵!”

看到倩影的一刹那,馮戰不自覺喊出了聲,眼神中的肅殺之氣儘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柔情,但很快,馮戰便搖了搖頭,眼神中再次恢複了肅殺,他明白,葵!恐怕來者不善。

“我的好女兒!解決掉他們!我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科研人員轉過身,語氣冰冷的對葵說道。

這一刻,馮戰終於明白,自己不安的來源是什麼,因為葵,站在了他的對立麵。

“葵!你怎麼了?不認識我了嗎?”

馮戰望著葵,用有些苦澀的語氣出聲問道。

然而葵並冇有回答他,寒若冰霜的俏臉上湧現一抹掙紮之色,但很快便被壓下。

見狀,馮戰不由得瞳孔一縮,看樣子事情並非自己想象的那般,葵並非不認他,而是此刻的葵身不由己,此外,馮戰還注意到此刻的葵,眼神有些空洞,並無任何一絲神采。

見狀,馮戰很快便明白了葵這幅模樣是誰造成的,他望向科研人員,眼神中逐漸殺意稟然。

就在此時,科研人員注意到了馮戰那充滿殺意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看到馮戰的眼神,心頭便湧上一抹慌張。

“殺了他!”

科研人員頓時大喝了一聲。

隨著科研人員的大喝聲落下,其身旁的葵,頓時嬌軀一動,隨後整個人高高躍起,以猛虎撲食般的態勢落向馮戰頭頂。

見狀,馮戰當即一閉雙眼,內心急喝道:“係統!使用高級獵手變身卡!”

“明白!高級獵手變身卡已生效!請宿主儘情獵殺吧!”

馮戰腦內傳來母係統那毫無感情的電子音。

隨著係統的話音落下,馮戰整個人的氣質逐漸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比使用救世主變身卡還要強上無數倍的充沛的力量感瞬間襲滿馮戰全身,一切都隻發生在一瞬,因此並未有人注意到馮戰此刻的變化。

“喝啊——”

馮戰發出一聲幽靈獵手獨有的吼聲,隨即兩把尼泊爾瞬間出現在了馮戰的手上。

此時,葵已然距離馮戰的頭頂已然不足三米的距離,馮戰能清晰的看到,葵的玉手上握著的尼泊爾上閃爍的寒芒。

在水之城與葵交過一次手的馮戰深知葵有多麼恐怖的實力,因此他不敢托大,當即向後一躍,躲開了葵的進攻範圍。

“咚!”

葵落在水泥地板上,半跪在地,不待馮戰有下一步動作,葵抬起頭,絕世的容顏儘數展露,隨即抬起右手,隻見她的指間不知何時夾著一柄細小的利刃,隨後甩向馮戰。

見狀,馮戰瞳孔一縮,他知道這把細小利刃是什麼,那是暗影利刃,其鋒利程度能夠很輕易的劃開厚實的精鋼板,因此馮戰不敢大意,早在葵拿出暗影利刃的一刹那,便抬起手中的獵手雙刀,做出抵擋之勢。

“嗖!”

暗影利刃破空劃過,在空氣中帶起陣陣爆鳴聲襲向馮戰,而馮戰知道自己冇可能躲過,當即揮出左手的獵手尼泊爾,想要盪開暗影利刃,然而暗影利刃的速度奇快,馮戰的想法,當即落空,而暗影利刃距離馮戰的眉心,已然不足幾公分,若是被暗影利刃擊中頭部,馮戰不可能活下來。

暗影利刃在馮戰的瞳孔中不斷放大。

推薦:巫醫覺醒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