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圳帶著興奮從地上爬起來,對著馮戰說道:“對不起,長官,我們知道錯了。”

他還有些慶幸馮戰是自己人,如果剛剛是敵人的話,那他們怕是已經去閻王那裡報道了。

隊伍裡躍躍欲試的人群也打了霜的閹茄子一樣,剩下的人則是慶幸自己冇有站出去。

“噢對了,忘了跟你們說,馮戰班長在來這裡之前已經在米國亞利桑那州和這些怪物戰鬥過,對付那些東西,他比你們有經驗得多,讓他給你們帶隊,那是不想讓你們也變成那種東西,所以你們應該感激馮戰班長纔對。”

“是是是,是我們不對,班長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們這一回吧。”

剛剛不服氣的人,以李圳為首在內的十一個人立馬對著馮戰諂媚連連,和剛剛強硬的樣子判若兩人,馮戰甚至懷疑,如果他們被潛伏者俘虜了,會不會也是這個樣子。

“當然啦,我怎麼會和你們計較呢,但是――你們頂撞上級,所以,馬上給我去跑五公裡,我在這等你們,快去!”

馮戰說著這句話時,臉上的笑容逐漸變成嚴肅。

聽到這句話,李圳等人臉上的諂媚笑容,一下子僵住,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是還是乖乖的服從命令,灰溜溜的出發了。

“其餘人解散吧!你!留下來一下。”

馮戰招呼其他人解散,並叫一個熟人留下,然而馮戰認識她,她卻不認識馮戰,冇錯,她是皮特的女兒,隻不過她本人比照片上更成熟美麗更顯俏皮可愛,看到她時,馮戰也很意外,冇想到世上居然有這麼巧的事,原本他是想等十三號地區的事情結束以後,再去找她。

“嘿!馮,你看上她了嗎?眼光不錯啊!”盧卡斯賤賤的來了這麼一句話,馮戰瞪了他一眼,他便馬上把嘴閉上了。

一名身材婀娜的女子止住離去的步伐,轉過身來,回眸的那一瞬,馮戰感覺她周圍的顏色彷彿都消失了,眼裡隻剩青春少女的可人兒氣質。

“長官,找我有事嗎?還是說,你想追我?那也不是不行,隻要......”

羅謝爾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停停停,打住。”馮戰做了一個打住的手勢製止到。

“你全名是叫羅謝爾·蓮娜對吧?”

馮戰上下打量著她,腦海裡也閃過靈狐者的角色描述;澄澈的雙眸,利落的短髮,婀娜的蠻腰,性感的身材,靈活的思維,敏捷的身手,她們的出現再次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她們幾乎冇有參與過任何演練,但卻能把每個任務都完成得無可挑剔。她們就是銷聲匿跡很久的靈狐者。這個組織中的美女們善用各種武器,善於相互配合......

冇錯,羅謝爾·蓮娜儼然和遊戲中的靈狐者形象一模一樣。

“長官,你怎麼會認識我?難道你已經窺視我很久,現在終於忍不住要獸性大發了?”說著,少女雙手抱在胸前,做出一個惶恐不安的表情,模樣極為惹人憐愛。

要不是馮戰看過靈狐者的角色描述,瞭解她們的性格,他還真的會手足無措,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馮戰內心還是會有股罪惡感,就好像他真的對羅謝爾做出了什麼不可饒恕的舉動。

“彆鬨,我是有正事要說。”

馮戰製止了羅謝爾的胡言亂語。

“難道,您是要求婚?不行不行,我還冇準備好,這太突然了。”

羅謝爾根本不給馮戰把話說下去的機會,於是馮戰上前一個爆栗,羅謝爾雙手抱著頭,小嘴癟了起來,眼角隱隱有淚花閃動。

“怎麼?你們認識?要不我單獨給你們點時間?”

陳飛虎曖昧的看著兩人,自從羅謝爾調來這裡以後,他便是極為頭疼,在少女的惡搞之下,他每天都是負罪感滿滿,他看到羅謝爾又露出這個表情,他便知道,馮戰有的忙了,隨即他便一溜煙兒的消失不見,但是兩秒鐘後,他又返回來,把盧卡斯拽走了。

“好了好了,我錯了,我要說的事,和你父親有關。”

一聽與她父親有關,羅謝爾立刻收起了所有的情緒,因為那些情緒是她故意做出來的,但簡直就和真的一樣。

“說吧!我那個死鬼父親怎麼了?”羅謝爾收起了所有俏皮,正色道。

“他已經再也回不來了。”

隨後馮戰將他們在絕命之穀遭遇的一切和羅謝爾托盤而出,還順手把皮特交給他的照片還給了羅謝爾。

聽完,少女已然成了一個淚人,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從她漂亮的臉龐上滑落而下,她冇哭出聲,但是隱約能聽到她的抽泣,也不知道是她本身的魅力還怎麼的,馮戰看著她哭,竟隱隱有些心疼。

兩分鐘後,羅謝爾擦乾了淚水,雙眸又恢複了澄澈。

“謝謝你,長官,但是,老實交代,你是不是看到了照片上的我,然後動了色心?”

前半句羅謝爾還心情低落,但是後半句直接讓馮戰滿頭黑線,但是他冇忍心反駁,他知道,羅謝爾這個樣子看起來像是恢複了以往的俏皮可愛,但是親人逝世,又有誰能這麼快擺脫低落的心情呢。

“這次的行動十分危險,你就彆去了,我想你父親也不會希望你處於危險之中。”

說到底,馮戰還是一個從地球穿越而來的小青年,他十分不願意看到一個脆弱的女孩身處危險之中。

羅謝爾看了馮戰一眼,冇有多說話,隻是轉身離去,隨後幽幽的飄出一句:“嗯,知道了。”

傍晚,馮戰登上鐵絲網外圍的防禦工事,看著十三號地區裡荒涼的高樓大廈,心頭不由得感慨萬千。

曾經,十三號地區這張生化地圖是十分火爆的,遊戲頻道裡經常能看到這張地圖,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英雄級武器越出越多,這張地圖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就變得無人問津。

馮戰依稀記得這張地圖曾傳出鬨鬼的傳說,北方大區整個頻道裡都是十三號地區,而房間名則是清一色的“我死了,誰來陪我”,據說是安徽大區的一個小孩玩CF十三號地區的時候猝死了,想要人陪他玩,當然,這些隻是一些無聊人士的惡搞罷了,但是老玩家們應該都會記得。

一絲荒涼的風拂過馮戰的臉頰,他依稀看到了十三號地區裡的遊散的紅色生化幽靈,現實不同於遊戲,此行凶險程度,冇人知道。

“你在想什麼呢?馮!”

盧卡斯來到馮戰身邊也看著十三號地區。

“冇什麼,隻是有些回憶罷了。”

馮戰罷了罷手敷衍了盧卡斯一下。

“我知道,我能理解,但是請節哀吧!畢竟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

盧卡斯走上前拍了拍馮戰的肩膀安慰道。

“是啊!應該......你什麼意思?”

接了一半話的馮戰猛地感覺不對勁,他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滿同情的盧卡斯。

“馮!心裡難受就要釋放出來,家毀了換成誰都不會開心的。”

聞言,馮戰滿頭黑線,他知道,盧卡斯肯定是誤會了什麼,隨即踹了盧卡斯一腳:“滾,你家才毀了。”

......

一週後,陳飛虎看著集合完畢的眾人開始訓話:“你們馬上就要進入十三號地區麵對那些不是人的怪物,你們當中,有人怕了嗎?”

“冇有!”

眾人包括馮戰在內,都是齊齊喊道。

“不!你們怕!你們不過是在強撐著而已,當我第一次知道我們麵對的不是人,而是一群隻知道殺人的怪物的時候,我也曾怕過,但是,怕是冇有用的,它們不會因為你怕它們,它們就會放過你,所以我再問一次,有人要退出的嗎?”

眾人冇有一個出聲,畢竟是軍人。

“那好!英雄們,準備出發吧!去救出十三號地區裡的平民們,不管遇到什麼情況,記得向你們的馮戰長官打報告,還有,我需要你們記住一句話;當戰士,不要當烈士。現在!出發!”

隨著陳飛虎喊出最後一句話,所有人便小跑著,向危險區進發。

“噔!”

隨著救援隊所有人都進入了十三號地區,鐵門便被外圍的保衛者關上,從這一刻起,他們所處的環境將無時無刻充滿危險。

“報告馮長官,救援隊包括您在內,一共100人,全部到齊,請指示!”

李圳輕聲說完,眾人立在原地等待著馮戰下一步命令。

“李圳,還有你們幾個,我著重教過的,你們各領15人,我們分開行動,100人目標太大,搜救範圍還小,記住,突發情況一定要冷靜,無線電記得保持聯絡。”

“遵命!”

李圳、盧卡斯等人各領一隻隊伍便小心翼翼的向四麵八方散開,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怎麼樣,他們並未看到任何一隻生化幽靈,這倒是減去了不少不確定因素。

“哎呀!長官,你又把人家留在你身邊了,還說你對我冇想法。”

說話的是羅謝爾,是的,馮戰的話她冇聽進去,她仍然來了,而且她總能讓馮戰充滿負罪感。

突然!馮戰好像向遠處的一箇中等高度的建築上看去,但是什麼也冇有發現,這種感覺非常不舒服,就好像有人暗中在窺視你一樣。

這不禁又讓馮戰想到了曾經轟轟烈烈的十三號地區鬨鬼事件,當然,馮戰是不相信的。

此時的天色,已然是傍晚,考慮到夜晚行軍的安全隱患,馮戰決定,先找到個地方過夜,因為荒涼後的十三號地區的夜晚不會有燈,除非不想活了纔開燈。

馮戰的眼睛一直在看著四周的建築物頂,從剛踏入十三號地區起,這種被盯上的感覺一直冇有消失過,這讓馮戰有些擔心他們目前的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