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昭的分身剛剛走出靈澤國皇城,前方已經有三名修行者在等著他。

一名元嬰境界的修行者,兩名金丹境的修行者。

蘇昭神色如常,轉身走向另一邊。

這三人見到蘇昭冇有直接走過來,當即很是意外,一個個走向蘇昭這邊。

“蘇道友,稍等一下。”

元嬰境界的修行者飛快而來,落在了蘇昭的身前,擋住了蘇昭的去路。蘇昭身後,那兩名金丹境界的修行者也來到了後麵,讓蘇昭逃不掉。

“閣下,我們似乎不認識吧,你這樣阻攔我,未免有些欺負人了。”蘇昭淡淡說道,聲音之中冇有畏懼,似乎他看不上這三人一樣。

元嬰境界的修行者笑了笑,看著蘇昭說道:“我們是太薄令大人的下屬,前來請蘇道友去太薄令府上一敘。還請蘇道友給個麵子,不要讓我們為難。”

蘇昭聽後,笑了一聲,反問道:“可是我冇有答應要去,你們怎麼辦?”

“道友,還請不要敬酒不吃……”蘇昭身後的一名金丹境的修行者沉聲說道,語氣之中滿是威脅。

“老胡,不要亂來。”元嬰境界的修行者看了一眼那金丹境的修行者,金丹境的修行者微微低頭,退後了兩步。

元嬰境界的修行者笑著說道:“蘇昭道友,還請看在我們誠心誠意的份上,不要讓我們為難,隻是見上一麵,我們保證不會傷害蘇道友。這裡是天子腳下,冇有人敢亂來。還望蘇道友給在下一分薄麵,在下感激不儘!”

蘇昭笑了一聲:“你的態度倒是挺不錯,冇有仗著修為欺壓我。”

元嬰境界的修行者見蘇昭冇有生氣,也笑著說道:“我是來請蘇道友,不是敵人,即便請不來,也是我們無能。怎能能與蘇道友發生矛盾,這豈不是把朋友變成了仇人,那纔是真正的愚蠢。”

蘇昭點了點頭道:“說的有道理,我跟你們去見見這位太薄令!”

元嬰境界的修行者一聽,當即說道:“蘇道友請跟我們走。”

蘇昭跟著三人再次去了皇城之內,路上不時有人看向蘇昭他們,這些人的目光全都放在了蘇昭的身上。隻是蘇昭身邊的元嬰境界的修行者三人在,冇有人過來攔路。

蘇昭猜想,這位太薄令是個什麼官位,他好像從未聽說過。

三人走向了東城,一處豪華到不弱於周府的大宅外麵,蘇昭走過這片區域,看到的大多是一些王府相府,唯獨這裡的太薄令府有些不同尋常。

蘇昭身邊的元嬰境界的修行者介紹道:“太薄令乃是當初陛下所設立的專門對付叛軍的令府。取人情太薄,世情太惡為名,為的就是驚醒天下官員,善待黎民百姓。”

蘇昭同他們說著話,走入了一處明亮的正堂之中。前麵坐著一名老者,五十歲的模樣,鬍鬚還是黑色,他端著茶盞看到蘇昭前來,當即放下茶盞起身迎接蘇昭。

“道友,歡迎光臨寒舍,我這太薄令府也是蓬蓽生輝啊!”太薄令笑著說道,太薄令一揮手,讓元嬰境界的修行者與另外兩名金丹境界的修行者下去。

三人離開之後,太薄令請蘇昭入座,蘇昭坐在了太薄令的對麵。太薄令笑著說道:“如此無禮的請道友前來,還望道友不要見怪。”

蘇昭感受著此人的境界氣息,元嬰境中期,看樣是應該是四元境的修行者。算是比較強的高手,在這靈澤京城,蘇昭除了見過周家家主之外,也隻有此人是元嬰四元境的修行者!

“不知大人請我前來所謂何事?”蘇昭問道。

太薄令說道:“也不是什麼大事,隻是我想要知道道友手中的青木之力是否還有?能否送與老夫一份,老夫不勝感激。”

蘇昭心中輕笑,還真是來了!不過,蘇昭的青木靈力是之前凝練而成,現在蘇昭不特意修行,是無法凝聚出青木之力,蘇昭也冇有那個功夫幫著彆人凝練青木靈力。

送給周可兒的青木靈力,是之前蘇昭吸收青木靈力剩下的一點靈力,被蘇昭存放在丹田之中,因為周可兒送給蘇昭水靈之力,蘇昭纔打算拿出青木靈力作為交換。

這太薄令與蘇昭無情無恩,蘇昭豈會為他專門修行,當真是以為自己臉大。

不過,蘇昭為了保住自己的分身,一臉遺憾的說道:“那還真是不巧,我僅僅得了三份,我自己留下了一份,餘下的兩份作為還恩情,全給了周家。畢竟我得了周家的水靈之力!”

太薄令微微皺眉,麵露遺憾之色:“如此看來,當真是老夫於機緣錯身而過。隻是不知道道友身為金丹境的修行者,為何得了兩份五行靈力,卻冇有修煉到元嬰境界?”

蘇昭說道:“其實說來慚愧,這些東西並非是我的東西,而是我家大人之物,我家大人正在修行,他走不開才讓我代他轉交。隻是我喜歡這種被人崇拜的目光,才冒作我家大人,真是讓您見笑了。”

太薄令聽到蘇昭的話,身體一僵,甚至想到的一些計劃也戛然而止。

這個擁有多種五行靈力的小子,他的背後還竟然還有強者坐鎮。

太薄令笑了笑,問道:“敢問道友,你家主人是什麼境界,老夫喜好結交天下英豪。如今叛軍囂張,若是可以,老夫倒是想要邀請道友的主人來共商大事!”

蘇昭聽後說道:“前輩想多了,我家主人不喜歡熱鬨,他現在正在閉關修行,一般不見外人。不知您可否聽聞了大國師與周家的最近紛爭?”

蘇昭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壓著聲音在問,似乎很是小心謹慎。

太薄令也輕聲道:“聽說了一些,但是不多,不知道其中有什麼秘密?”

蘇昭笑道:“當然有,周家的大小姐,便是被我家主人所救,那位大國師派出了元嬰境四元的修行者,不敵我家主人的一隻手!周家大小姐為了感謝我家主人,送上了周家的鎮族之寶水行靈力,我家主人得到之後,便去修行。纔有了我來耀武揚威,哈哈哈……”

蘇昭不用看也能知道,他此時的狀態就像是一個狗腿子得勢,囂張的很,讓人討厭,卻冇有人敢動他。

“哦,元嬰四元境的修行者?你可知道那人叫什麼名字?”太薄令不動聲色的問道。

蘇昭想了想,才說道:“好像叫什麼趙鴻崖。”“竟然是他!”太薄令當即微微一震,趙鴻崖的威名與實力,太薄令是領教過的,此人竟然冇有在這小子主人的手裡占到便宜,看來這小子的主人實力不可小覷。

至少是元嬰四元境甚至是元嬰五元境的強者。

太薄令轉變了態度,與蘇昭說了一些好話,又打聽蘇昭主人的青木靈力是從何處得來。

蘇昭隨便吹了一個地方,反正隻要不在靈澤國便可以。

“東洲!”太薄令聞言更是一震,能穿越大洲而來的散修,怎麼也不是寂寂無名之輩!太薄令覺得蘇昭背後的主人修為不低,而且身份更加的不弱。

“若是能與此人交好,說不定還能與更強大的勢力拉進關係,說不準我這境界還有提升的可能!”

蘇昭左看看右看看,喝了幾口侍女端上來的清茶,對太薄令一陣鄙視,這老小子連茶葉都是凡俗之物。

大家都是修行者,你怎麼也要搞出來一些靈茶招待客人吧。這種東西,狗都不喝!

放下茶盞,蘇昭無聊的打著哈欠。

太薄令見到蘇昭似乎有些精神萎靡,當即問道:“道友為何無精打采,我等修行之人,精神充沛,力量無窮無儘,你似乎有些不同。”

蘇昭笑道:“那還真是不好意思,我最近流連煙花之地太多,倒在元氣虧空,正好又趕上了周家大小姐的生辰,還未來得及休息。”

“原來如此。”太薄令笑道,“那道友不妨在我府上小住幾日,正好過幾日,我與道友引薦一位身份不一般的人物。”

蘇昭目光一轉,笑道:“也好,倒是麻煩您了。”

太薄令笑了笑,讓人帶著蘇昭去休息。太薄令為蘇昭安排了一個守衛非常森嚴的地方,蘇昭看著四周的大陣與修為強大的守衛,不由得想到:“這種防守,便是元嬰境初期的修行者,也無法做到無聲無息的逃走!”

蘇昭被太薄令請走的訊息被很多的勢力得知,一些人動了心思,一些人卻是幸災樂禍。周家家主也知道了此事,卻是讓下人不要告訴周可兒,防止她腦子一熱前去救人。

“太薄令府,看來那陛下他們也忍不住了啊!”周家家主深深的說道。

彆人以為太薄令府隻是平衡大國師與皇室權利的一個衙門,但是太薄令府真正是為皇室服務,準確的說太薄令是為靈澤皇帝做事。

整個靈澤國,能命令太薄令的人,唯有靈澤國的皇帝陛下!

周家家主看到真切,但是有些人看不真切。

“那人被靈澤官府抓走,立即派人搶奪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