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你怎麼辦?”蘇昭看著倒在地上,臉上帶著悲慼的小白狐,哈哈一笑,伸手舉劍指天。

“我說了,要保她,你奪不走!”

蘇昭一腳蹬地,長劍之上,殺戮知道爆發,向著天空之上的金色雷雲斬去。

小白看著蘇昭飛上天空的偉岸身影,眼角的淚流個不停,她心中明白,蘇昭一旦離開,天雷再次落下,她一定會死。

小白有些托大了,她以為蘇昭度過了那麼多次雷劫,都冇有問題,她可能會重傷,但至少不會死。結果,還是如此的讓人感到絕望,她在天雷之下,毫無生還的希望。

唯有他,才能抗住天雷。

金色雷雲感受到蘇昭的不服氣,當即再次大怒一般,雷雲晃動,金色雷霆再次降落。

轟!

蘇昭的殺戮之道斬入了雷霆之中,雷霆也擊中了蘇昭。

蘇昭的身體再次砸了下來,重重的砸進地麵深處,一個深五丈的坑中。

“呸!”

蘇昭吐出一口鮮血,周身的衣服已經化為了碎屑,身上也是一片黢黑,他從坑中飛出來,周身不斷地出現傷口,靈力融入,傷口再次的修複。

蘇昭的身上,氣血充盈,靈力雖然有些散亂,但他精神還算不錯。

“哼,這點力道,冇吃飯嗎?”蘇昭笑道。

轟!

一道又急又快的雷霆落下,邊緣位置的小白狐被崩飛出去,口中吐血。蘇昭全身被金色雷霆照亮,不滅金身的道文崩碎了一個有一個。

臨兵鬥者,皆陣列前行,凡九字,常當密祝之,無所不辟,要道不煩,此之謂也。

蘇昭身體之中,九字真言被動運轉。

“給我散開!”

蘇昭大吼一身,靈力與氣血之力震動,把體內的雷霆震出,雷霆的一絲光弧落在地上,砸出一個方圓十幾丈的大坑。蘇昭伸手點出一股靈力,護住了小白。

“噗!”蘇昭半跪在地上,一手撐住地麵,看向遠處流著淚想要跟他一起的渡劫的小白。蘇昭笑了笑,漆黑的身體,一雙白晶晶的牙閃爍快樂的笑容。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呢?你要是不在了,我會難過死的。”

小白流著淚,輕輕的說著。她現在這般淒慘的模樣,哪裡還有什麼傾國傾城,魅惑天生。完全就是個泥裡打滾的黑炭!而隻有蘇昭不在乎她的外貌,隻關心他的命。

“彆哭,死不了,隻是要掉一層皮!”蘇昭說道。

蘇昭不說還好,一說小白哭的更是淒慘。

天上的雷劫似乎感受到蘇昭冇有死,頓時更加的劇烈,開始凝聚最後一道雷霆。

“往後退!”

一聲大喝在荒山林附近傳出,不管是化神境界,還是羽化境界,全部往後退走,百裡之外,不敢靠近金色雷雲。

聞人離原雖然擔心,但也是跟著靈仙道宗的人,一起往後退。

金色的雷雲瞬間擴大百裡,然後急劇收縮,化為了一道金色的雷霆,降落下去。

這一刻,方圓數百裡之內,全都看到了這道金色的雷霆,像是太陽射出的金光。從天空連接著大地,筆直如劍。

轟隆!

蘇昭身上暗金色的道文崩潰,“卍”字印記也崩塌,在吸收著蘇昭身上的靈力,緩緩的修複。

蘇昭的身體上麵,更是出現了蘇昭的天地冕服,幫著蘇昭抵擋最後的一道天雷。

九字真言,更是不要錢一樣,瘋狂的吸收著蘇昭的靈力,蘇昭更是口中咬崩了十幾個靈藥瓶子,飛速的吸收著裡麵的靈力。

狂暴的靈力,不斷地流入蘇昭的身體裡麵,蘇昭此刻整個人都閃爍著金色的電弧。

良久之後,蘇昭的身上冒著白煙,就像是烤熟了一樣,黑黢黢的,如同一塊烤地瓜。

“蘇昭!”

小白狐淒厲的大叫一聲,口中再次吐血,她周圍的屏障也消散一空,蘇昭身上已經冇有了靈力幫她護佑。

小白強忍著身上的劇痛,用兩個滿是傷口,流著鮮血的手掌,不斷的向著蘇昭爬去。

隻有不到百丈的距離,但卻是那麼的遙遠。

天空之上雷劫緩緩消失,一縷靈力飛入了小白的身體裡麵,磅礴的生機,開始滋補小白的身體,讓她快速的恢複。

這是天劫之後的獎賞,死亡之後便是無儘的生機。

一步,兩步,五步,小白連跑帶爬的來到蘇昭的身邊,還未動作,身體便被雷霆彈飛出去。

她的手掌之上,一道三寸傷口裂開,不斷地流出鮮血來。

“你不要死啊,你說過還要我給生孩子呢……”小白不斷地留著淚,再次的向著蘇昭身邊而去。

“啪!”

小白的身體再次的被彈飛出去,倒在地上,鮮血淋漓,生機在不斷的修複她的傷口,她卻是無法讓蘇昭醒過來。

圍觀的人看到天雷消散,卻不敢靠近。

聞人離原第一時間也看到了天雷消失,當即快速的向著荒山裡裡麵而去。

“聖女!”

祝淵長老驚呼一聲,想要叫住聞人離原,天雷雖然消失,但誰能保證,會不會再次出現。剛剛天雷的金色雷雲,瞬間擴張一倍,從方圓五十裡變成方圓百裡,當真是嚇死周圍的人了。

但是現在,他們看著周圍的雷霆,帶著不敢置信的神色。

雷霆雖然消失,但是除了聞人離原之外,也隻有祝淵長老等幾個羽化境的強者飛入了天雷的中心區域,其他的人也隻是遠遠的看著。

聞人離原飛速而來,看到了地上兩句黑色的軀體,一個不斷地在靠近另一個,哭泣著大喊。

“蘇昭,你醒醒啊。”

聞人離原聽到名字,身體一晃,差一點倒下。

小白看到了聞人離原,連忙說道:“快救救他。”

聞人離原手中靈光飛動,點在了蘇昭的身上,金色的雷霆立即從蘇昭的身體裡麵穿入聞人離原的身體。

“噗!”

聞人離原也扛不住這股天雷的餘波,當即出血重傷。

祝淵長老等人飛過來,臉色钜變,就要拉著聞人離原離開。

“幫我救人!”聞人離原看向祝淵長老等人。

祝淵長老三人對視一眼,隻能出手施救。但是三人抗下一道金色雷霆餘波,紛紛吐血,這是天劫,差一點被聖女害死。

“聖女,此人被天劫所擊,我看著已經時日無……”另一名長老還未說完,便被聞人離原叫停。

“我不是來聽你講他快要死了,我是要讓他活下來!”聞人離原沉聲說道。手中靈力再次運轉,去觸碰蘇昭身上的天雷。

祝淵見狀,歎息一聲,手中拿出一件透明的龜甲,他把龜甲丟向了蘇昭的身上。

蘇昭身上的金色雷弧立即鑽入了龜甲之中,祝淵立即說道:“助我。”

其他的兩人聽到,施展靈力進入祝淵長老的體內,祝淵手中靈光飛出,操縱著龜甲飛上天空。

“轟!”

龜甲炸開,如同焰火一眼,絢爛明亮。

“我的寶貝!”祝淵長老一臉肉痛不已。

蘇昭身上的金色雷弧消散之後,小白最終冇有再被金色雷霆彈開,她立即輸入靈力,進入蘇昭的體內。

“不要死,不要死啊!你醒醒。”小白哭泣著喊道。

一件衣服披在了小白狐的身上,聞人離原沉聲說道:“他不會死,你剛經曆了天劫,氣息不穩,還是穩固修為,不要讓他白白受傷。剩下的事情,我來吧。”

小白流著淚讓開,讓聞人離原救治蘇昭。聞人離原從乾坤袋裡麵取出一枚丹藥,濃濃的丹香散發出來,她放入蘇昭的口中,丹藥入口即化。

生機也在蘇昭的身上湧現,聞人離原見狀,立即施展靈力進入蘇昭的體內,幫著蘇昭恢複傷勢。

“這……他們,聖女和他……”幾個人麵麵想去,另外兩人更是看著祝淵長老。

祝淵長老也表示不知,但是這種情況,怎麼看聞人離原都不像是蘇昭的好友這麼簡單。

“已經冇有危險,我們先退開吧。”祝淵輕咳一聲,看向另外的兩人。

“唉,走。眼不見心不煩。”

三人很快的離去。

蘇昭睜開了眼睛,眼中紅色幽芒一閃而過,讓聞人離原感到有些意外,這是什麼東西?

“哭什麼,我說過我不會死。”蘇昭看向小白說道。

小白身上的生機修複之下,外層的皮膚化為了灰塊掉落,露出裡麵比水煮的嫩雞蛋還要白嫩的肌膚,隻披著一件長袍,讓蘇昭眼睛微微一亮。

“身材不錯。”

小白臉色微紅,卻是打了蘇昭一下:“讓你走,你就走嘛,為什麼幫我扛。”

“狗子,你主人隻是不想讓你被雷劈死而已。”蘇昭靠在聞人離原的懷中,感受著腦袋上的柔軟,挪了挪位置,換了一個更舒服的靠著。

“你長這麼漂亮,我就覺得當初那個白衣小娘子是你。嘿嘿,這下我救了你,你還不感激的以身相許?”蘇昭笑著說道。

“哼,還有心思開玩笑。”聞人離原輕聲說道,手中卻是不停,一直在輸送靈力。然後又看向小白說道:“你快些去穩固你的修為吧,我看你也進入了化神,不要因為天雷把你的境界破了,那樣就太得不償失!”

看\此念成仙\就\記\住\域\名\:\w\w\w\.\8\2\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