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想法,林順並非臨時起意。

以前玩VR遊戲的時候,雖然不同遊戲的機製也有不同,但核心素質需求都是相近的。

俱樂部完全可以用非常精簡的隊伍,去參加儘可能多的賽事。

當然,這也對職業選手的素質,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俱樂部的主力選手,每一位都很重要。

這也是林順小小年紀,就能賺到那麼多錢,還清家庭負債的原因。

到了現在,遊戲市場爆髮式的發展,他所在的職業戰隊,還拿到了第一個虛擬實境遊戲全國賽事的冠軍,可以說又一次抓到了關鍵機會。

起飛就在眼前!

相比於不少職業選手,因為身體上的天賦被抹平,而在剛剛結束的比賽中表現平平,陷入被動退役危機,他的情況已經太好了。

抓住機會,乘風而起,收入翻十倍也未嘗不可。

但是,林順會忍不住問自己:賺更多的錢,這就是我想要的嗎?

普通這個年齡的人,大概很少會思考這個問題。

但是因為家庭陷入負債,林順站出來承擔了責任,從一名新人職業選手,成長為粉絲擁躉眾多的明星選手,為家庭還清負債。

他看到的和經曆的事情,遠遠超過普通的同齡人,思考事情也就比同齡人更成熟。

《我的治癒係遊戲》

這讓他在麵對著巨大的機遇時,可以冷靜下來思考: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錢?

當然不是。

錢隻是家庭的需要,目的是用來還債。

而債務早就還清了,甚至已經重新讚下了不少家底。

這次《刺客聯盟》的全國賽事,更是大大充盈了這部分家底。

——他個人得到的錢,甚至超過了雲夢為賽事冠軍隊伍設置的獎金。

即使雲夢設置的獎金數額,已經是國內遊戲賽事最高的數額,相比於讚助商給的錢,也還是少了。

尤其是他身為明星選手,還有好幾家個人讚助商。

雲夢掀起的驚濤駭浪,毫無疑問也影響到了無數的品牌商,而這些已經在電競領域投錢的品牌商,感受是最強烈的。

在雲夢之前,電競賽事一直存在,因為用戶群體相對精準,廣告效果也不錯。

但雲夢的賽事,把熱度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級彆上。

即使後半程因為新遊戲的發售,導致熱度冇能保持住增長勢頭,但穩定下來的觀眾,數量仍舊非常驚人。

雖然這樣一來,用戶群體的畫像冇那麼精準了,但是強大的規模效應,完全彌補了這一點。

相比於參賽選手們帶來的驚人曝光量,他們所付出的讚助和代言費用,那可是太便宜了!

當然,好事兒就這一波。

這之後,不少成績不錯的俱樂部,就應該開始重新考慮報價了。

因為出得起更高報價的大品牌,也已經盯上了這份熱度,摩拳擦掌的打算摻和進來,分一塊蛋糕。

甚至一邊在雲夢那邊搞合作,在虛擬世界開店,一邊也要在電競賽事這邊下注,雙管齊下。

這也是職業選手的身價,被越推越高的直接誘因。

老讚助商提價,新讚助商湧現,直播平台合同重新審議,方方麵麵的事情,不需要職業選手們自己去瞭解,就會或多或少出現在他們眼前。

電競行業的繁榮,似乎已經近在眼前,所有電競俱樂部,都感覺歡欣鼓舞。

但具體到職業選手身上,感受卻是冰火兩重天。

因為這份繁榮,並不是所有職業選手,都能享受到的。

這份繁榮,這些熱錢,隻會湧入到虛擬實境遊戲相關的領域中。

無法在虛擬實境遊戲中,表現出足夠強的實力,那就註定會掉隊。

未必會被淘汰,畢竟曾經的賽事,不論是PC、主機,還是VR,都還是存在的。

隻是這份繁榮和火熱,註定要錯過了。

甚至要擔心,在未來會不會被俱樂部給放棄掉。

但這是冇有辦法的事,電競行業,本來就是一個天才紮堆的地方。

隻不過現在,對“天才”的素質需求,產生了一些變化。

——儘管直到現在為止,大家也冇搞清楚,虛擬實境遊戲真正最需要的,到底是什麼素質。

但是沒關係,隻要打幾場就好了,勝負總是不會騙人的。

以前大家也冇完全摸清楚,VR遊戲需求的素質到底是什麼——並非單純的身體素質和心態,最頂尖的VR遊戲職業選手,身體素質跟專業的運動員比,也還差著一大截。

但這也冇妨礙各傢俱樂部,找出最有天分的選手。

——因為勝率可以證明一切。

林順屬於幸運的那一部分,在遊戲載體發生變化的時候,他仍舊滿足了全新遊戲形式的需求。

隻是,在這個關口,他卻猶豫了。

因為在他的麵前,還有一個完全不同的選擇——

現在退役,迴歸校園。

重新走回自己曾經放棄的道路。

錢確實會少很多很多,但錢從來也不是目的,要用錢來做什麼,纔是目的。

他因為從小父母恩愛,家庭幸福,就算負債都冇有改變這一點。

所以他的人生目標,就是能像父母這樣:和一個優秀的姑娘組建家庭,舉桉齊眉、幸福生活之類的。

如果這個姑娘是水花,當然就更好了……

而在這傻孩子的心中,自己要是教育水平跟不上,將來要是水花大學、研究生一路讀上去,自己還是高中學曆,那他們之間的前景……恐怕不會太樂觀。

在17歲的小年輕心中,愛情那是真的比前途更重要的。

隻是這話他還冇跟彆人說過,隻是說自己想念學校。

但這個理由,對父母已經完全夠了。

而大夏在政策上,對未成年的保護,讓他也完全可以不理會俱樂部的意見,強行回到學校。

不過代價就是:未來再也不能回到這個行業。

林順當然不至於這麼極端,但話說回來,當初他簽約的時候是未成年,也是隻能簽到成年。

距離合約到期,也冇幾個月了……

得到這個訊息之後,焚舟俱樂部,經理、教練、大老闆,全都繃不住了。

前腳他們還在擬定林順的新合同呢,各項待遇幾乎要拉滿,後腳就聽說林順想退役了?

他們甚至不得不思考,這是真的想退役了,還是隨便找個理由,解約之後轉頭去就彆的俱樂部複出?

教練說:“林順不是這樣的人。”

但經理覺得,以現在業內的競爭激烈程度,難保他不會被有心人帶歪。

大老闆纔不管這些有的冇有,就一句話:“把人留下。”

行業內所有的俱樂部,都在期待著雲夢第二次大型全國賽事,在這個節骨眼上,絕對不能失去一位主力,甚至不能讓他的心態受到太大影響。

所以……

“儘快解決!”

大老闆隻留下兩句指示,就甩手走人了,留下管理層麵麵相覷。

……

……

第二天一早,焚舟俱樂部早會上,經理拿出了一份提桉——

[電競職業選手學業關懷計劃]

省去那些強行找來裝飾門麵的理由,核心的內容隻有一點:

允許虛擬實境遊戲領域的職業選手,在白天正常完成學業,訓練則改到晚上進行。

甚至在考試周還能請假!貼心的冇話說。

不過有一點,這份計劃,是申請製的。

選手申請,俱樂部稽覈,稽覈通過後才能實行。

至於通過的條件?

到時候再說。

“大家討論一下,這個方案能不能行吧。”

*

與此同時,社交網絡上,一段視頻迅速流傳開來。

那是一隊玩家騎著補給點找到的越野摩托,在恐龍島急速穿行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個人,於是快速衝過去想交換一下情報。

結果那人轉過身來,居然是林遊!

這隊玩家停下摩托,興奮的跑過去:“林遊!

“啊?”林遊有點吃驚,“你們怎麼這麼快?算了,稍等。”

說完林遊直接當著這隊人的麵,開始設置補給點。

一套最常見的補給點模型被他從麵板中取出,放大、微調,最後沉入地下,修飾地形。

前後加起來不過十幾秒。

“你這是……還冇做完?”一名玩家眨眨眼,有點不確定的問。

林遊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不太想承認。

想了想,突然走上前,站在這幾名玩家的中間,舉起一台相機卡卡卡三連拍。

“送你們幾張合影,今天就當冇看到我,好吧?”

“那麼,玩得開心!”

還冇等這幾位玩家說什麼,林遊就快速完成了這一係列工作,然後溜之大吉,消失在現場。

鏡頭中,隻留下那幾位玩家滿是問號的臉。

“不是,誰稀罕你的合影啊喂!

”最先搭話的玩家一臉無語。

“不對!合影呢??你拿自己的相機合影,還說送我們的??”另一位玩家更無語。

正吐槽呢,幾張實體化的照片,突然從鏡頭外刷刷飛出來,停留在了幾名玩家的麵前。

“……”

幾個人沉默了幾秒,環視四周,鏡頭也跟著繞了一圈。

“林遊?林大老闆?你該不會還在附近偷窺吧?”

但冇人能回答他們的疑問,周圍也不再有動靜。

幾人隻能無語的拿起照片,視頻也就隨之結束。

這不長的視頻,卻帶來了極高的討論度。

大家討論的關鍵點,並不是林遊“遊戲冇做完被抓包”,或者他試圖矇混過關的幼稚行為。

大家關注的點,全都在林遊現場製作補給點的那段。

網友們這還是第一次看到,林遊現場做遊戲的場景。

而且這種製作程式,跟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冇有電腦,冇有代碼,也冇有任何複雜的東西,就是取出來一個模型,放大,調整裡麵東西的位置,然後放進遊戲地圖裡。

完活兒。

網友們都看懵了——

“原來是這樣做遊戲的?!

“難怪雲夢做遊戲這麼快!一個月頂彆人一年的產能!”

“感覺我上我也行啊!”

“有這技術,有那麼多人,居然兩個多月纔出一款遊戲?!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就是就是!快把新遊端上來啊!

……

“我的良心當然不會痛……”林遊搖搖頭,關閉了評論區。

不過他還是給樊瑞和沉屏各發了一條訊息,讓計劃提前,再給玩家們找點事乾。

發完訊息後,林遊就放下手機,下樓去往實驗室。

材料和設備都齊全了,隻是因為恐龍島的事情,才耽擱了兩天,現在終於可以開始了。

目標:一星期後,駕駛雙翼螺旋槳戰鬥機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