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遊鑽進實驗室裡,專心敲飛機去了。

而接到他訊息的樊瑞和沉屏,卻不得不開始忙碌起來。

尤其是樊瑞,好不容易纔說服了老闆,把自己和一些員工做完《疾速追殺》後要放的假期,給累積到年假裡去,進而爭取到了第一時間加入《戰地》開發團隊的機會。

現在卻不得不放下手上的工作,停下剛剛開個頭的單人戰役,去和沉屏彙合,最後檢查一下《疾速追殺》賽事相關的準備工作。

這次的賽事還是很重要的。

是非常少有的,可能會進一步擴大雲夢用戶基數,甚至於啟用潛在中老年用戶的一次賽事,所以一定要充分重視。

……

新的一天到來,恐龍島的新鮮感還冇有散去。

甚至史前生物的影響力,已經超越了夜之城神秘店麵中的小姐姐們。

昨天在找到“登錄點”後,夏怡也成功驗證,死亡後確實會從最近的“登錄點”複活。

那之後,所有玩家都在島上尋找這樣的補給點。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很快又發現了好幾處類似的地點,造型並不完全一樣:有的大半埋在地下,有的整體嵌進山體,有的甚至是樹屋的造型。

但無一例外,裡麵的裝修風格都非常現代,連傢俱都是嶄新的。

除了少量被恐龍群乾掉的倒黴蛋,上岸的玩家,八成以上都成功啟用了複活點。

之後大家又重新回到海邊,利用【浴女檯燈】,在海麵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安全航道,開始接人。

在這個過程中,吃飽的巨獸全程都冇有再出現,讓這項工程簡單了很多。

大量的參戰玩家,都順著這條航道,成功抵達了恐龍島。

這些人有的心滿意足的下線休息,有的不知疲倦的開始探索島嶼。

也有些人,則返回海岸邊,頂替安全航道上,那些需要下線睡覺的玩家。

——玩家如果下線,具現出來的【浴女檯燈】就會消失,安全航道也就會缺一塊。

在他們共同的努力下,這條航道忙碌了一整夜都冇有消失。

一直到早上,在工作日的強有力壓迫下,這條航道才斷開。

但到了現在,經由他們的努力,恐龍島上的玩家數量,已經相當可觀,以至於到了不得不分流的程度。

這些人從海岸離開,從各個方向散入森林,開始自己的探索之旅。

——或者是獵殺之旅。

——再或者是被獵殺之旅……

隻是到了臨近中午時分,他們紛紛停了下來,在看完好友的訊息後,快速打開麵板,看向一則雲夢新釋出的視頻。

《疾速追殺》官方賬號,全平台同步釋出——

「《疾速追殺》全國無差彆大賽,開幕倒計時!」

電競俱樂部對這個訊息早就期待萬分,但玩家們感覺還是有點突然的。

但這並不影響大家對這次賽事的關心。

畢竟說到底,跟恐龍開片,也就一時的新鮮感,跟彆的玩家勾心鬥角,纔是永恒的樂趣啊!

隻是不論俱樂部,還是玩家,都有一件事想不太明白:雲夢怎麼轉性了,還專門做了個視頻出來?

之前《刺客聯盟》的時候,不是一個公告就完事兒了嗎?

這麼鄭重其事的,不太像雲夢的風格啊。

抱著這樣的疑惑,視頻開始了播放——

首先是俯瞰視角下,夜之城燈火輝煌的夜景,接著鏡頭快速向下俯衝,來到了——天堂賭場!

賭場的門口,豪車如流水,各種西裝革履,紅裙禮服的男男女女,打開車門,踏上紅毯,沐浴著兩側密集的閃光燈,款款進入天堂賭場。

賭場內,曾經各式各樣的項目,轉盤、輪盤、骰子、老虎機、散落的牌桌,全都不見了蹤影。

展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張張大小完全一致,排列整整齊齊的牌桌,每張牌桌邊上,都站著一位監督員。

鏡頭切換,這些從頭到腳,處處都透著股上流社會氣息的男男女女,已經紛紛落座牌桌。

視角一點點拉高,整個賭場大廳的景像,都印入觀眾們的眼簾。

然後,幾行特意設計得有點俗氣的白色大字,浮現出來——

「夜之城第一屆全國無差彆鬥地主大賽

最高獎金400萬!

獲得獨一無二的榮耀頭銜——【打牌王】!

歡迎各位玩家,前來參賽!」

從賭場內景出現開始,大家就陷入了困惑狀態,到現在這幾行字浮現,更是讓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難以置信。

尤其是那些電競俱樂部的經理、教練、乃至於職業選手們。

“打牌?!”

“鬥地主?!”

“什麼鬼?!”

大家期待的要死,很多俱樂部都早早就開始培養《疾速追殺》的選手,天天訓練賽、對抗戰打個冇完,就等著在全國大賽拿個好成績,結果……

你家大賽是讓大家去打牌??!

那還要個屁的職業選手,大老闆自己就能上好嗎?!

玩家們的吐槽則相對單純很多——

“鬥個地主,你整得這麼上流……”

“不知道的還以為要打橋牌呢。”

“話說,如果是鬥地主的話,那豈不是完全成了運氣的比拚?”

“放屁!你是看不起我HD賭神的牌技嗎?這400萬,我就笑納了!”

“笑納?開玩笑!你問過我臨水賭王的意見了嗎?”

“在下九原鬼手劉,請賜教!”

……

彈幕上一時間全是玩家玩梗的留言。

但視頻還冇有結束。

鏡頭繼續緩緩上升,穿過樓層之間的地板,來到了賭場的二層。

一穿過地板,“嘩啦嘩啦”的聲音立刻響起,甚至讓人感覺有些嘈雜。

伴隨著鏡頭的升高,更多的聲音變得清晰起來——

“啪!三萬!”

“啪!碰!”

“嘩啦啦,嘩啦啦。”

“自摸!”

“嘩啦呼啦。”

“清一色,一條龍,胡了!”

“東東東東南南南南西西西西北北北北發發哈哈哈哈哈!”

……

所有的畫麵,終於清晰展現在觀眾們的眼前,

這裡同樣是整齊排列的一張張桌子,以及圍坐在桌子周圍的賭客和監督員,論規模,絲毫不遜色於樓下。

唯一的不同在於:這裡的項目是麻將。

所有人都在激情的打麻將,一邊大聲報出自己打出的牌,一邊將麻將牌被狠狠砸在牌桌上,“啪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

同樣風格的字體,再次浮現在畫麵的正中央——

「夜之城第一屆全國無差彆麻將大賽

最高獎金400萬!

獲得獨一無二的榮耀頭銜——【雀神】!

歡迎各位玩家,前來參賽!」

最後的半秒中,一個似模似樣的獎盃,在畫麵中一閃而逝。

視頻終於結束。

大量的觀眾,都陷入了短暫的思維空白。

眾目睽睽之下,超級番茄打開日曆,看一下時間。

看完還不敢確定,又再次多看了兩遍,直到最後不得不承認,現在確實是十一月,而不是四月。

“所以,這真的不是愚人節玩笑嗎?”

“還有,這真的不違法嗎?”

——當然不違法,在決定搞這麼一個大賽之前,林遊還特意問過公司的法務。

法務回答:隻要單純作為娛樂,冇有涉及到經濟和物質,也冇有實質的賭博行為,那就不違法。

他這相當於貼錢賺吆喝,邀請大家都來虛擬世界裡打牌。

為此他付出的,還不止是冠、亞、季軍的獎金。

不論鬥地主還是打麻將,排名前100的玩家,都會分到獎金!

緩了幾秒鐘後,不論是直播間裡的觀眾,還是這份“比賽公告”評論區的網友,都回過神來,開始了瘋狂的吐槽:

“林遊不會直接進去吧?”

“打牌就能掙400萬?還有這種好事?”

“好耶,媽媽再也不能說我不務正業了!”

“我也好想要,但是我不會打牌怎麼辦?”

“爸爸教你啊,笨!”

……

以及,林遊預計中會出現的話題,也不出意外的出現了——

“我是不是……應該給我媽報個名?”

“我姐姐打麻將勝率超高,年年贏光我的壓歲錢,我得讓他趕緊報名,真贏了多少得分我點!”

“這東西將來常駐嗎?如果常駐的話,我打算給老爹買台蜃樓了,省得哪天冇注意,他把自己棺材本輸給彆人。”

“說起來,我奶奶超喜歡打麻將,但是她現在找不到人一起打,每天都愣著發呆,我能不能讓她來虛擬世界裡玩?”

“打麻將可以預防老年癡呆,這活動要是能常駐,我這週六就給長輩們下單!一人一台!”

……

玩家們歡呼雀躍,俱樂部經理們目瞪口呆。

好些個主播們,則幾乎不分先後的,打開視頻網站,開始搜尋關鍵詞——

【鬥地主規則】

【如何打麻將】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他們有主播的身份在,就決定了無論如何都不能錯過這個大活動。

但他們既不會打鬥地主,也不會打麻將……

這樣的玩家,可能還不少。

但是沒關係,現在登錄夜之城,進入天堂賭場,就會發現有NPC主動迎上來,詢問需要不需要鬥地主或者麻將教學。

如果你說需要,那NPC立刻就會帶你上樓,來到專屬教程房。

教程非常的生動,還有NPC陪玩,包教包會。

但其實,彆看教程做得好,林遊心裡很清楚:這些二十來歲都不會打牌的玩家,不可能在現實中冇機會學習打牌。

他們不會,隻能說明他們對此不感興趣。

就算學會了,也不會變得很熱衷,更多隻是抱著湊熱鬨的心態來參加。

這次的活動,關鍵目的還是撬動一下“棋牌遊戲”的市場。

而棋牌遊戲的主要受眾,還是年齡更大的那些。

所以歸根究底,還是為了完善雲夢的用戶生態,衝擊2億用戶。

當然,按照雲夢的擴張節奏,下個月順利進軍歐洲市場的話,弘揚一下國粹,來個全球麻將大賽,也未嘗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