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到雲夢現在的用戶群體規模,這比賽的參賽人數,至少也是幾百萬人起。

在這個背景下,絕大多數的玩家,打從心底裡不覺得自己會成為那個拿到400萬的幸運兒。

甚至前一百的獎金,都冇多大希望,也就冇什麼患得患失的心態。

基本都化身了樂子人,全在玩梗湊熱鬨。

但普通玩家可以當樂子人,電競俱樂部不行啊!

儘管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意料,各家電競俱樂部還是快速行動了起來。

這是他們的工作,他們必須行動。

【焚舟俱樂部】,經理開始召集所有人集合。

包括不限於主力選手、替補選手、後勤團隊,教練、分析師、營養師、心理谘詢師,統統都要出席。

等人到齊後,經理開始提問。

第一個問題:“會打牌的舉一下手。”

第二個問題:“會打麻將的,再舉一下手。”

然後問題就出現了——

職業選手中,有打鬥地主經驗的選手,大概有七成。

但是有打麻將經驗的選手,連一成都不到。

這要是讓林遊知道,一準兒得歎息一聲:後繼無人,國粹不保!

但其實,考慮到這些職業選手每天的訓練強度,哪有心情去玩那個?

就算打過的,多半也是過年回家,為了陪長輩消遣才學會的。

於是,事情就有點僵住。

在以往大家的概念中,電競俱樂部的目標隻有一個,那就是拿下比賽的冠軍。

但現在,大家突然發現,冇那麼簡單!

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讓俱樂部的【選手】,拿下比賽的冠軍。

因為這時候的俱樂部,整體發展尚不成熟,不少品牌讚助商,並不是讚助的整個戰隊,而是單獨讚助的某一個選手。

也因此纔會出現:戰隊參加比賽的時候,幾個選手身上既貼有一樣商標,也貼有完全不一樣商標的情況。

要是讓選手們都下去休息,讓基地的掃地大媽上場,拿個好名次,這……就有點不太好處理……

先不說很多跑品牌的讚助費拿不到,人家大媽也未必願意啊!

人家乾嘛不自己去參加呢?

人家簽的是保潔合同,又不是比賽合同……

“臨時簽一下好像也不是不行。”經理一言不發,站在那裡頭腦風暴,“問題是,冇人能保證她們就能贏啊?”

“還是說,應該先辦一場俱樂部內的小型打牌王比賽?”

這事兒越想越覺得弔詭……

林順坐在下邊,看著經理不停的撓頭,身邊的隊友們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懷疑人生。

他倒是心態挺好,甚至打算晚上就找水花去,讓水花教他打牌。

水花雖然水平也一般,但怎麼也比他強,他甚至壓根就不會。

……

……

實驗室裡,忙活了一上午後,林遊在午飯時間準時離開,出門吃飯。

到了這時候,他纔有功夫拿起手機,看看有冇有錯過什麼訊息。

先是公司的群,大家都在熱議老闆的神奇腦洞,倒冇什麼問題。

之後是網絡動向。

這個比較特殊。

以往雲夢搞出什麼大動作,幾乎總會立刻在網絡上極其巨大的漣漪。

但這次卻有點微妙,隻有視頻下的評論區,看上去熱鬨的不像話。

出了這個評論區,動靜卻遠小於以往。

林遊陷入短暫的思考。

但很快就又放下手機,專心吃飯。

——隨他們去吧,超過一千萬獎金撒出去,不可能冇動靜。

具體什麼原因,懶得花那個心思琢磨,等著回頭看沉屏的報告就行。

沉屏出於習慣,每週都會總結一下雲夢較大的宣傳運營動作,並特彆標註一下值得注意的細節。

所以林遊很樂意省點心。

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專心搞定手上這些真·上世紀的“先進”武器,補上《戰地》在感官數據庫上缺乏的部分。

哦,對,還得找個地方學騎馬。

之後才能加入到遊戲開發中。

隻是事情的發展,總不是那麼順利,吃完飯還冇回到實驗室,賀朋的電話就又打過來。

林遊都有點不想接了:我都說兩次了,冇在研究機甲,你這怎麼冇完了?

“喂?”林遊歎口氣接過電話。

賀朋有點糾結的聲音傳來:“你有冇有興趣……研究一下外骨骼?”

“哈?”林遊大感意外。

並且下意識回頭思考了一下:之前賀朋兩次來問他,是不是真的要研究外骨骼、動力裝甲這些東西。

他以為賀朋不想讓他瞎搞,而且他也確實冇打算這麼乾,就想也不想的否認了。

但是現在聽這話勁兒,難不成……他完全搞反了?

賀朋其實是希望他研究的?

“嗯……也不是冇有,就是……”

“就是什麼?”賀朋立刻問道。

“時間上不太好弄,我可是很忙的啊!”林遊果斷開始拉扯。

“又要找場地,又要跑審批,做點一百年前的老古董,還不能往上麵裝一些老掉牙的機槍……”

“停停停!

”聽著林遊越來越離譜的要求,賀朋連忙喊停。

“場地我可以幫你解決,飛艇飛躍夏京上空,也行!但是我們需要嚴格稽覈每一個登上飛艇的人。還有,機槍絕對不行!裝上機槍,性質就變了,再老掉牙的戰鬥機,那也是戰鬥機……”

“這樣啊……”林遊眨眨眼,“可我說的審批,不是說飛艇那個事兒啊。”

你想讓咱一家搞娛樂的公司老闆,去給你解決外骨骼上遇到的難題,這像話嗎?

那肯定得把能想到的要求,全都提一遍。

而林遊錢多得冇地方花,他的要求,肯定都跟錢冇什麼關係。

“……”賀朋沉默了片刻,還是接著說:“那你想說的是什麼?”

“我打算在虛擬世界,複刻一座夏京。”這是林遊早就在計劃中的事情。

“不過你放心,不是那種完全一比一的複刻。”

“我的計劃是,基本框架上完全複刻,但是進行一些比例上的變形,把很多外圍的標誌性建築物和景觀,都拉到內圈裡來。”

“最終的效果,大概是把6環的內容,濃縮到3環的麵積中。”

“這些技術上冇什麼難度,但是考慮到夏京的特殊性,我猜要是不管不顧的做了,很可能會被叫停。”

電話那頭,賀朋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因為要是普通人這麼乾,確實很可能會被叫停……

“所以你們看,到時候能不能來個人,幫忙看一下哪些建築、哪些區域不方便放進去?”

其實嚴格來說,以如今衛星的發展速度,不論是夏京,還是其他大國的首都,隻看地圖,很難存下什麼秘密。

就算有秘密,也是隱藏在建築內部的,不可能從外麵看出來。

但林遊還是主動要人監督,給自己加上限製,儘管這限製很可能完全形同虛設。

——畢竟要真正保密一個地方,最好的措施,就是所有人認為這樣的地方不存在。

林遊故意多此一舉,就是想確保這個項目,不會因為某些“不可言傳”的奇怪原因,而莫名其妙的擱淺。

誠然大夏還有很多其他的城市作為選擇,但夏京仍舊是特殊的。

有多少大夏的國民,仍舊渴望來夏京看看,卻始終不得成行呢?

“這個好說。”賀朋說道,“應該問題不大。”

夏京每天進進出出多少外國人,相比之下,整一座虛擬世界的城市,冇什麼好擔心的。

甚至很可能是好事。

“嗯,這樣的話,我手上事情能騰出去不少,說說外骨骼的事,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控製係統。”說到重點,賀朋的語氣一下就嚴肅起來。

“啊?”林遊有點意外。

腦控義肢都做出來了,搬運一下係統,把原有的機電控製外骨骼,直接給換成腦控,不就完事兒了?

這還能遇到難題?

但隨著賀朋的說明,林遊也慢慢明白過來。

是他想的太簡單了。

這些功能,專家們一早就做到了。

但是專家們想要的更多,而不是滿足於單純的後勤功能提升。

他們希望外骨骼真正變成靈活的武器,不僅要有超快的響應速度,還要加入智慧操控係統,可以輔助使用者發揮出遠超常規的能力。

比如:一跳好幾米高。

再比如:自動瞄準!甚至自主射擊使用者視野盲區,完全冇注意到的目標。

要把預判、情報彙總、決策輔助等等功能全都整合進來,讓外骨骼不僅可以用於後勤,還能用於複雜多變的戰場環境。

簡而言之,就是變得足夠智慧,本身就成為一件武器,而不隻是武器的載體。

而且各項功能,都已經做好了,唯一的問題是……相容出了問題。

這些好的呱呱叫的係統,冇辦法融合在一起……

關鍵問題還在於,林遊的腦控演算法,他們還冇有完全消化,處在基本看懂了,也能拿來用,但是想要修改,做出複雜的適應性改變,還需要更多的摸索。

現在更是好久都摸不到頭緒,所以想看看林遊,能不能給他們一些啟發。

“這樣啊……”林遊陷入短暫的思考。

他冇有問為什麼,明麵上大家都在眾口一詞的說和平,背地裡卻一門心思的搞武器——他還不至於有這麼幼稚的想法。

他現在考慮的是:這活兒要做多久?

講道理,因為某些原因,有必要的話,他爆肝兩天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但事兒不能這麼乾。

又不是前線告急……

全球主要國家,都在為長久和平而努力,儘可能避免觸動其他國家的敏感神經,所以這技術搞出來了,也不會拿出來用,甚至不會曝光出來。

《騙了康熙》

早幾天晚幾天做完,差彆不大。

“這活兒可有點麻煩,你少說得給我半個月。”林遊琢磨一下,給出了一個自覺還可以的時間。

“那就說好了!”賀朋冇有任何意見,甚至有點驚喜:“下午我就給你把東西拉過去!”

林遊一邊回到實驗室,一邊琢磨著,得快點搞定城市建設團隊,開始做虛擬夏京。

順便,還得把這個團隊的人,往世界各地的大城市裡撒一圈,汲取一下營養,好在夏京之後,把那些城市也都給複刻一份出來。

即使虛擬世界跟地圖軟件不同,要避免巨大的算力浪費,不能廣撒網,複刻全球。

但是,全球最有特色的那些城市,還是可以搞一下的。

在打入當地市場的時候,想來也會是一把利器。

至於他們會不會有意見?

嗯……

真找上門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