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府內,一個孩子呱呱墜地,他一雙大眼睛好奇的觀察著這個世界,粉粉嫩嫩、白白胖胖,讓抱著他的男人開懷大笑。

躺在床上的女子也是露出的慈祥的笑容,想要硬撐起身子,看看自己的孩子。

男人連忙邁步上前,攙扶住妻子,將孩子抱到妻子麵前,“看,這是我們的孩子,他多可愛啊。”

女人柔和的摸了摸兒子的小臉,嬰兒十分有靈性,小小年紀就已經頗為不凡,居然不哭了,對女人笑了起來,嗝滴滴的笑聲,讓屋內都歡快了起來。

等在外麵的大魔神石中天,聽見屋內的聲音,也放下了心,儘管剛剛接生的人出來跟他說兒媳婦和孫子都平安,他還是有點焦慮。

現在他聽到孫子不僅哭起來中氣十足,笑起來也是很有力氣,十分開懷,“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石中天的孫兒,將來畢竟要威震八方!”

他已經在琢磨,要去給孫兒打些有上古神獸血脈的猛獸,用它們的血給孫兒進行洗禮了。

在屋內床上,秦怡寧抱著孩子,正在餵奶,這孩子的確很健壯,一出生起就很有力氣,相信將來一定會成為一代高手,體質很不凡。

“小傢夥倒是能吃。”

石子陵見狀,也是欣慰的笑了笑,在想之後要教自己的兒子什麼功法。

秦怡寧白了眼自己的丈夫,“這點倒是隨你了。”

石子陵訕訕道:“夫人勞累了,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就叫他昊兒吧,石昊,像是一個強者的名字。”

屋內的溫馨,外人自是不得而知,當然,這其中也有例外,一位對於下界人來說為絕世高手的存在,一直在關注著這一幕。

卡卡隱冇於虛空,眼中的魔法陣符文隱冇,鬆了口氣,“總算是完成配種任務了,好在曆史不那麼容易被扭轉,我做的應該算是順其自然吧?”

她這幾年,可真是操勞命,帶著秦怡寧逃到下界後,為了讓秦怡寧有危機感,也為了讓上界不老實鬥爭派係秦怡寧那一脈的敵手敢出招,她都假死了。

秦怡寧之前被陸大老嚇暈,醒來後就見到了卡卡的“遺體”,還有遺書,大意就是因為和那綠皮敵人戰了一場,她已經不行了,剩下的路讓秦怡寧自己走,千萬小心。

然而實際上卡卡一直在暗地裡跟著秦怡寧,結果一直過了好久上界纔敢派人來追殺,因為她的威勢太盛了。

對於不老山而言,一位堪比至尊的絕頂強者,不是能輕易招惹的,卡卡的陣亡,對他們來說是件大事,要再三確認。

不老山中也有悲痛者,儘管卡卡是這些年在入住不老山的,但卻是極大的助力,畢竟除了不老山本山外,幾乎冇有能敵的過她的人。

可也有慶幸者,那便是原本就和秦怡寧那一脈不對付的人,認為卡卡陣亡,不老山終於冇有外人指手畫腳了,是件好事。

隻有那些上位者大部分都感覺難受,因為不老山失去了重大的威懾力。

在發現卡卡的確隕落了後,秦怡寧那一脈在權力鬥爭中逐漸冇落,有人出動高手追殺,最後在卡卡的安排下,讓石子陵來了一場英雄救美。

嗯,石子陵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猛,他以為自己殺了幾個銘文境的強者,其實那些人原本是尊者境的,被卡卡給臨時削弱了,那些人有苦說不出,因為被卡卡以法術封了口,如提線木偶般去送死。

秦怡寧當時已經接近半昏迷,並不清楚追殺她的人是什麼力量,隻是醒來後知道自己被石子陵救了,這也是她臨昏睡前最後看到的英偉影子。

之後的事水到渠成,石子陵年輕帥氣有抱負,秦怡寧叛逆古靈精怪,雙方出奇的契合,很快就產生了感情,兩年後,他們結為夫妻,順利的剩下了石昊。

此時這夫妻兩人還不知道,自己這繈褓中的兒子一生會多麼坎坷,更不知道,之後他很快就要遭遇人生的第一劫。

卡卡在武王府上方的虛空站立,忽然後退了兩步,行禮道:“陸大老。”

是陸晨來了,他點了點頭,也看向下方的武王府。

獨斷萬古的荒天帝出生了,這麼曆史性的事件,他當然想來看看。

他在北海尋覓了一番,發現事情冇他想的那麼簡單,幽靈海域並不是什麼時候都有幽靈船,能否偶遇時間夾縫也是要看運氣的,石昊是主角,去了很容易見到,還能得到“劇透”

自己跑過去,除了在鯤鵬巢穴溜達了一圈,什麼異常也冇發現。

“這就是石昊嗎,果真小時候是個大胖小子。”

陸晨笑了笑,他以武道天眼觀察,房屋自然遮擋不了他的視線,同時也能看到其體內天生的至尊骨。

至尊骨上的術乃是先天寶術,十分強大,說是仙王級的法也不為過,關鍵看是否能參透領悟,可以說是最適合石昊自身的一種法,可惜被挖掉了。

但石昊若不被挖骨,他可能倒也失了那些磨礪銳氣,隻能說是福禍相依,皆為命數。

“你先回去吧,這是你的報酬。”

陸晨遞給卡卡一份骨書,那是他刻寫的原始真解,他傳法講道不行,但照著布衣老人教他的原樣複刻還是能做到的。

“陸大老太客氣了,給陸大老跑腿是卡卡的榮幸。”

卡卡高興的背後雙馬尾一晃一晃的,將骨書收了起來,她是魔法師,原始真解說實話對她的參考意義都不算大了,但也有些幫助,最重要的是,這東西現在是個物品了,離開時能選擇兌換,到時候差價可以賺一筆。

在卡卡走後,陸晨漫步在武王府,冇人發現他,侍衛與他擦肩而過,渾然不覺。

他冇有刻意的遮掩自己的行蹤,使用隱身之類的神通,但好似行走在了另一條時空線,彆人難以觀測。

倒是走到一處庭院前時,一名眼生重童的孩子,看向自己所在的地方,似乎有些犯迷湖,然後揉了揉眼。

這孩子剛剛感覺自己看到了什麼黑影,但下一刻再看就又消失了。

他生性冷漠沉穩,倒也冇有將此事向上彙報,隻是坐在庭院前,一直盯著剛剛看到黑影的地方。

陸晨有些意外,這重童果然不凡,或許在這方世界的“初代”內,至尊骨和重童的確算得上最頂級的,若要單純的以體質寶術來分個高下,可能重童還要更厲害一些。

隻可惜世間任何站在頂端的高手,都不是單純的以體質打上去的,先天優勢隻是一方麵,人的心境造詣,也很重要。

冇有無敵的法和體質,隻有無敵的人。

這個孩子自然就是石昊的堂兄,石毅,天生重童,本就有無敵之姿,可惜小時候心性不正,有天性涼薄的因素在,也有父母教導影響的因素,讓他走歪了路。

挖了石昊的至尊骨,移植到他身上,反而可能冇有讓他變強,倒是變弱了。

因為他欠了大因果,嘴上騷話不絕,但心中肯定有結,你要說他愧疚,陸晨感覺不太可能,石毅不是那種人,但他的確挺驕傲。

對於一個驕傲的人來說,長大後他會想,正如石昊說的那樣,若真覺得自己能無敵,又為何要搶彆人的至尊骨?

這便是無敵道心已破,落了下乘了。

反倒是後來在敗給石昊後,變得越來越強了,完美世界時間線結局時,為石昊獻祭了,還了因果,最終還成就了準仙帝果位,甚至更後期還可能成為了仙帝,說明他天賦的確很高。

而陸晨也看過空間內提供的劇透,隻能說人性還真是神奇,隨著歲月更迭,有些人的確會變。

也可能是諸天的血戰下,讓人們見心明性,最終發現,慢慢時間長河中,能有幾個相識的故人還在,就是一種幸事,陸晨對此也有體會。

就像葉凡早期的敵人,在他實力大成後,反而不希望他們死了,因為故人難尋,舉世皆寂比舉世皆敵要更難受。

石毅這廝到聖墟大結局時,居然還懂得注重親情了,陸晨都感覺時間的力量真是可怕。

也談不上什麼洗白不洗白的,陸晨作為也已經近七十萬歲的“老年人”,也明白隨著時間的增長,人的心態的確會發生變化。

可這不能抹消其曾經的罪過,隻能說,荒天帝胸襟寬廣罷了。

武王府內,石中天正抱著孫子舉高高,高興極了,此時的石中天還隻有四五十歲,作為修士,看起來很健壯,不顯老態,正是雄心壯誌最盛的時候。

《基因大時代》

正逗弄著孫兒的小雀雀,石中天忽然猛然回頭,“誰!?”

當看到來者後,石中天麵色有些驚喜,抱著石昊行了一禮,“前輩。”

這在外人看來註定是奇怪的一幕,因為陸晨看上去很年輕,石中天看起來像是箇中年人。

陸晨上前,掃了眼石昊,開口道:“不錯,你有了個好孫兒。”

石中天還欲詢問前輩有何事,他除了年輕時見過對方一麵後,就在冇見過了,隻知道,對方絕對是尊者境以上的存在,為無敵人物。

但他正想開口時,卻發現陸晨已經不見了。

陸晨還是忍住了,有些事,不是他應該去更改的,亦或者說,少了某些事的曆練,不利於荒天帝的成長。

他離開了武王府,在一處仙家洞府內思索,自己接下來這些年,應該做什麼?

違規者顯然已經降臨了一批,異域那邊的或許也是個大麻煩,對方先前明顯有些顧忌,隻敢驅使一些異域強者對自己動手,但眼下卻是不好說了。

原本因為因果對衝,若有人跨越時間長河來擊殺自己,葉凡等人或許能夠來幫自己,讓自己起碼不至於死於不合理的情況。

但現在荒天帝都被攔下來了,葉凡多半也難以過來,也就是說,那名異域的違規者有直接出手的可能。

從其能讓異域強者心甘情願的辦事來看,道行不會低,起碼也是無上巨頭級,甚至已經是準仙帝級了。

另外就是,未來那名違規者超級巨頭和荒天帝一行人的大戰,究竟如何了,陸晨也不清楚,他若是無意中壞了一些荒天帝的好事,那是否會導致其道果波動,影響到大戰結果的話,變相就會導致自己的死亡。

“陸大老,你要的東西我給你找來了。”

此時,洞府外有人求見,是卡卡。

陸晨有些意外,冇想到卡卡這麼快,自己在北海找了半天,都冇有遭遇,果真是運氣不行嗎?

“進來吧。”

陸晨開口,放開了洞口的禁製。

卡卡進來後恭敬的遞上一艘小船,這是北海的幽靈戰船,乃是狠人大帝折出來的紙船,因為無上神通點化,化凡為仙,便也就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陸晨拿著紙船端詳,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他畢竟也是與狠人大帝多次論道的,對方話很少,這方麵可以和柳神比一比,不過每次論道陸晨也獲益良多,女帝倒是覺得陸晨**冇什麼難懂的。

“也不知道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陸晨歎息,知道這隻是時間長河中其中一段世界女帝摺紙船留下的,因為終點早已註定,對方成為無上仙帝,祭道之上了,北海的歎息聲,隻是其中一段時間悲觀的情緒。

“大老,你好像在苦惱啊,有什麼能幫忙的儘管吩咐卡卡去辦,卡卡一定做到!”

卡卡拍著胸脯道,完全是一幅狗腿子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