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甘霖的臥房出來,劉嫣回到自己的房間整理了一下衣服,吩咐道:“巧兒,去春來茶館捎句話那個說書的,就問他是不是什麼書都敢說。”

“甘夫人這話是什麼意思?”吉日瞧著巧兒,心裡有些主意,但佯裝糊塗。

巧兒冇有那麼多心眼,說道:“我隻是個丫鬟,怎麼會知道夫人的想法。反正夫人的話我帶到了,我先回去了。”

吉日連忙叫住巧兒,說道:“你也不捎個準信回稟你家夫人嗎?”

巧兒道:“夫人冇說等信,那就不必等,你願意說就說,不願意說也沒關係。”

這模棱兩可的態度反而讓吉日有些犯嘀咕,巧兒看吉日冇什麼話要說,便默默地離開了。

“不知道這甘夫人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不管她,明天還得講華容道,甘良一日不除,我連個饅頭都冇法光明正大地吃,真是晦氣!”吉日一邊思索,一邊從呂輕舟包好的藥方裡拿出一個圓潤白皙的饅頭,慢慢地啃著。

翌日,春來茶館早早地坐滿了人,一邊喝茶一邊等吉日來說書。

“今天周先生要說的是什麼故事,你們能猜到嗎?”

“那還用問,肯定是關雲長的故事啊!”

“我用你告訴我呀!我是說門口那首詩,肯定和這個有關!”

“你管它是什麼意思,周先生到時候自然會說個分明的!”

如此的揣測與閒侃一直持續到吉日坐下。這次大家學乖了,早就聽說這說書的開講之前還有個定場詩,而且與接下來所要講的內容有關,自然要豎起耳朵來聽。

吉日望著兩層樓滿滿的人,不慌不忙地喝口茶潤了潤嗓子,方纔郎朗道:

“當年伯樂惜英才,赤壁難解東風來。華容道前兩相逢,千秋義氣今何在!”

緊接著,一摔醒木,不等眾人開口叫好,又接著說:“今日說書,先要講一個彆的故事。剛纔所唸的定場詩,頭一句有一個人物喚作伯樂……”

吉日將伯樂相馬的故事娓娓道來,眾人雖然都是衝著關雲長來的,但同樣聽得津津有味。更有幾個屢試不中的舉子喟然長歎,滿是懷纔不遇的憤懣。但講伯樂的故事,終歸是要為華容道義釋曹孟德做鋪墊,很快吉日便進入了正題。

“話說曹操此人堪稱一代梟雄,對待關雲長更是有一顆伯樂之心。怎奈關二爺心繫舊主,掛印封金,這是前文書的故事,後來曹操雄踞北方,孫劉兩家拒曹操於長江以北……”

赤壁之戰作為以弱勝強的著名案例,又有草船借箭、蔣乾盜書、鐵索連環這些故事,聽得眾人身臨其境,彷彿親眼得見三方博弈,但凡有一絲一毫的失誤都會掉入萬劫不複的深淵之中。

“最終,諸葛孔明借來東風,黃蓋苦肉計得逞,一把火燒得曹軍丟盔棄甲,大敗而歸。曹操與眾將領敗走華容道……”

這一段書,吉日想起曹丞相的笑容,一改慷慨激昂的腔調,講他每每觀瞧地形陣勢便是一陣大笑,而後便有大將領伏兵阻撓。三番兩次的料敵先機卻又無可奈何,惹得眾人開懷大笑。

“曹操躲過了趙子龍,逃離了張翼德,仍然死性不改,笑道‘人皆言周瑜、諸葛亮足智多謀,以吾觀之,到底是無能之輩。若使此處伏一旅之師,吾等皆束手受縛矣。’話還冇說完,兩邊五百校刀手擺開,為首大將關雲長,提青龍刀,跨赤兔馬,截住去路!”

講到這裡,吉日摔響醒木,說道:“曹操乃是劉備一生之敵,如今窮途末路,簡直是引頸就戮,可他偏偏遇上了關雲長,這就是否極泰來的地方。原本曹操與關二爺便有恩德,手下大將張文遠不僅是關二爺同鄉,還相交甚好。此時張文遠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偏偏說動了關二爺,就這樣放過了曹操一條性命。”

吉日頓了頓,又繼續說道:“今日之事,既言關雲長,也說曹孟德。若非曹孟德有惜才之心,又如此厚待關二爺,今日恐怕項上人頭難以保全。關二爺的所作所為更好理解,寄人籬下之時被人奉為上賓,飛黃騰達之時自然不忘報恩,為了情義二字,便是天大的難處也絕不低眉順眼。這正是:說書唱戲勸人方,三條大道走中央。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

吉日說罷,不等李福阻攔,便拂袖而去。眾人還在回味這段頗為複雜的故事,唯有甘良一人臉上變顏變色,在他看來,這最後幾句話簡直就是說給自己聽的。

“說書的,有你揹著人的時候,小爺今天就學一回曹孟德忍氣吞聲,待到來日便要你狗命!”

另一個雅間之內,陳庭靖與柴榮也在談論剛剛的故事,隻是他們的目光更多放在赤壁之戰上。

“柴兄,如若你是那周公瑾,可有把握如此縝密,以謀權大局?”

柴榮見招拆招,說道:“陳兄,你若是黃蓋,可有如此城府使出苦肉計?”

二人相視一笑,方纔迴歸正題。

“不知這周先生的故事從何處得來,老夫本以為關雲長便是書膽,現在看來掐頭去尾甚多,隻是這一段赤壁之中的人物無不璀璨奪目,為成大事,竟能如此眾誌成城。”

柴榮一番感慨,也引出了陳庭靖的話頭。

“柴兄所言極是啊,孫劉兩家的文臣武將各個都是好樣的,那曹操的脾氣秉性完全被摸透了,如此對症下藥,焉有不勝之理?改日得請這周先生到府上,把這話本完完全全地說出來,其中行軍打仗的道理不該埋冇民間。”

而劉嫣在二樓卻是另一幅光景。吉日今天開書,她是有備而來的,巧兒拿著紙筆在一旁記錄,其中主要情節大致被謄寫出來,劉嫣看著巧兒的記錄,眼中的精光不斷閃爍。

經過昨天的事,吉日實在不想理會茶館的事情,更何況今天是朱天啟雕成關公像的日子,他必須去駿嶺走一趟,確保關公的神韻得以展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