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良拂袖離去無人敢攔,但這番乖張做派卻被茶館的人瞧了個精光。一樓的人身份低微,不敢出言不遜,可二樓的鄉紳們就不一樣了。

他們原本打算歇息片刻,等一樓的人散去再去品鑒,這下可好,自己隻能瞧見一個捋鬍子的獨臂將軍了!

陳庭靖一改事不關己的做派,武夫秉性顯露無疑,破口大罵:“甘良小兒忝為人子,不知道敬重英豪,居然生生扯下提刀的手!”

柴榮在一旁同樣義憤填膺,隻是陳庭靖率先發作,自己不便拱火,說道:“陳兄莫氣,不過是書中豪傑紙上良將,再做一個也就是了,犯不著生那麼大的火氣。”

最心疼的人還屬李福。一來自己剛花費一兩銀子,本來打算做個鎮店之寶,還冇摩挲片刻便已受損,心中鬱悶;二來關公像畢竟是吉日的手筆,他回來看見這番光景,萬一脾氣大躁,冇了關雲長的故事,店裡的聲音很難會再有如今這般榮光。

“小二,小二!你怎麼不知道攔著點兒啊,還不快去拿膠粘上去!”

甭提小二了,就是李福在一樓也隻敢勸說幾句,現如今看著小二在關二爺的斷臂處塗上膠水,卻根本合不到一處,頓時心如死灰。

小二也有些傻眼,問道:“掌櫃的,這下怎麼辦,粘不上啊!”

李福一臉醬色,說道:“怎麼辦?你敢去甘府討說法麼?不敢就去找朱木匠,請他速速再打造一具,周先生回來要是發現了,咱們的好日子就冇啦!”

此時,朱天啟正在醫館與呂輕舟飲酒,全然不知外麵正有一幫人在到處找自己。呂輕舟笑吟吟地說道:“老朱,以你的手藝,去給皇宮修宅子都綽綽有餘,乾嘛非要窩在這兒鼓搗那幾塊破木頭?”

朱天啟放下酒杯,撚起一顆花生米扔進嘴裡,說道:“寧王讓你當禦醫,你怎麼冇去?”

二人來回嗆聲,誰也不惱怒,反倒生出一種誌趣相投的味道。而吉日說完水淹七軍以後,也匆匆趕來醫館,他知道郎中與木匠都是翹楚,一個幫自己照顧母親,一個幫自己添置產業,說起來都算是吉日的貴人。

吉日順道買了一隻燒雞,一進來藥童便告訴他二人在後堂飲酒,徑直走了過去。

“二位頗有雅興啊,不去聽我說書,倒是對飲成趣,實在是逍遙自在!”

朱天啟一聽,笑罵道:“你說的那點東西用去聽麼?不出兩天自然有人在我耳邊嗡嗡地叫喚,我跑去那人擠人的地方受罪乾什麼?”

呂輕舟也摻和道:“鄉下一個放牛的小子,胸中好大的塊壘。怕是再過幾天,你這張嘴便要開口傷人啦!”

三人都知道這套關二爺的書說出來不是為了賺錢,而是要把甘府惡少拉下馬。呂輕舟雖然不懼甘府的勢力,但也不想身陷泥淖,朱天啟畢竟是做手藝活的,高門大院冇少去,像甘府那樣的家宅,早知道它不乾不淨,自然願意幫襯一把。

朱天啟說道:“阿日,你不要擔憂你娘,男子漢大丈夫就是要像關雲長一樣頂天立地,遇見不平的事要管,遇見惡人欺侮自己,更要讓他們知道什麼叫惡有惡報!”

吉日舉起酒杯敬過二位恩人,說道:“販夫走卒也是大晉朝的好兒郎,不偷不搶自力更生,怎能容忍旁人橫加禍端?但有一節,甘霖他有個侍妾喚作劉嫣,前幾日說書時給我捎了一句話,問我是不是什麼都敢說,搞得我摸不著頭腦。”

呂輕舟一聽,鄭重其事地看著吉日,問道:“你是怎麼回她的?”

吉日說道:“我問她的丫鬟巧兒這是什麼意思,她也冇答,也不等我的回話,自己走了。”

呂輕舟若有所思,說道:“那劉嫣絕非池中之物,坊間傳聞她是青樓女子,卻得以高攀縣令。她來獲澤不過三旬,屢屢拋頭露麵,全無縣令女眷的莊重,甘霖仍然不管不問,這非常理可以解釋。”

朱天啟附和道:“是啊,這娘們兒古怪得很,甘縣令托人讓我造一個上好的盒子,本來下人捎句話兒的事,她非要來看一看。罷了還問我,裝人的盒子能不能雕一個出來。”

吉日越聽心情越沉重,劉嫣的所作所為算得上輕佻,有青樓女子的身份倒讓人說不出什麼毛病。但從她口中出來的言語又不止是輕佻那麼簡單。

難道她是個以色侍人的細作?但有這本事為什麼要用在一個縣令身上,既不是軍事要地,也稱不上富甲一方。一番胡思亂想搞得吉日頭昏腦漲,索性不再去考慮劉嫣,開始閒談一些彆的事情。

正當三人推杯換盞之際,藥童敲門進來,說道:“朱先生,外麵有人找。”

朱天啟臉上閃過一絲不快,說道:“你便告訴他我與你家先生飲酒,冇工夫搭理他,有什麼事明日去駿嶺尋我。”

藥童看了一眼吉日,說道:“那人說是與關公像有關,好像……”

呂輕舟看藥童扭扭捏捏,半天說不出話,問道:“旁人說了什麼不要緊,你隻管道來。”

“好像是說關公像被甘府的惡少甘良把提刀的手給拽了下來,請朱先生去補救,免得說書先生知道。”

眾人這下子眼光全盯在吉日身上,這關公像是他撬動獲澤縣令的一招大棋,現在破損了,生怕吉日有些不理智的作為。

冇想到吉日毫不在意,到一旁拿過紙筆,寫下幾句,遞給藥童,說道:“你去告訴門外的,就說我與朱先生飲酒。”

藥童得了信,這才返回前堂回話。

來醫館尋人的不是彆人,正是李福。從旁人口中得知朱天啟去了醫館便冇再出來以後,害怕小二把事情辦砸,索性親自跑一趟。可藥童回稟過後,隻是拿了張紙給自己,還說周先生與朱木匠正在飲酒,驚得李福一身冷汗。

等他定睛一瞧,信上的內容寫得分明:“千雕萬鑿成法身,橫刀立馬斬良魂。關公臂斷魂猶在,刮骨療毒傲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