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福得了這首新詩,二話不說回到茶館,吩咐小二將關公像的斷臂放到說書的桌案上,不要再去折騰關公像。然後把原先的幌子撤下,換了這四句重新掛上。

這時茶館裡留著不少人,陳庭靖與柴榮也還冇有離開。他們本來想瞧一瞧李福如何瞞天過海,卻發現返回茶館的李福春風得意,也不再鼓搗關公像,不禁有些疑惑。

“柴兄,這李福莫不是想開了吧,怎麼弄壞了周先生的關公像,反倒不以為意?”陳庭靖有些納悶,但柴榮心下有些明白了。

“你看那李福將前日的詩撤了下來,幌子還在外麵立著,自然是得了高人指點。這高人恐怕不是彆人,正是說書的那位先生啊!走吧,我們去看看。”

二人說話間下了樓,到門外瞧了個分明。新題的詩在被微風輕輕撫動,更顯得有幾分逍遙自在的意味在其中。柴榮負手而立,仰著脖子輕輕念道:“橫刀立馬斬良魂?這周先生倒是有些水平,既是斬顏良,也是斬甘良!”

陳庭靖倒不在意這一語雙關的內容,而是看著刮骨療毒四個字有些動容。柴榮見陳庭靖不搭話,扭頭一看,發現老友有些失態,歎了口氣,說道:“畢竟隻是話本,當不得真,難不成當年我等要眼睜睜看你刮骨麼?”

陳庭靖一身的儒雅氣質皆散去,彷彿隻是一個鄉間田野裡的小老頭。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時至今日依然隱隱作痛。

柴榮繼續寬慰道:“陳兄,當年的戰場上能撿條命回來就已經是大不易了,我們多少手足都埋骨他鄉,你這又是何苦呢?”

陳庭靖囁嚅道:“這刮骨是不是真的管用?”

“陳庭靖,這故事本就是姑妄言之姑妄聽之,把話本裡的東西當真,你這麼多年書都讀到狗肚子裡去啦?再者說了,就算刮骨真有用,你還想去衝鋒陷陣不成?”柴榮氣不打一處來,連連棒喝老友。

看陳庭靖一言不發,柴榮長歎一口氣,說道:“先回去吧,就算周先生說的是真的,總要等到明日看一看他是如何講這刮骨療毒,但凡有可行之處,老夫陪你刮一場便是了。”

陳庭靖矗立良久,才說道:“回去吧。”

回到府中的甘良一肚子火氣,他冇想到當著那麼多人麵出醜,但又怪不得彆人。這時家奴一路小跑過來,說道:“爺,春來茶館出了個新幌子,好像是在罵您呢!”

“什麼?老子一肚子氣不知道往哪兒撒呢,你自己撞上來可彆怪小爺不講情麵!”有了出氣的所在,甘良招呼上幾個家奴提起哨棒便風風火火地趕往春來茶館。

還冇出門,正巧撞上劉嫣回來。劉嫣看甘良臉上七個不服八個不忿,就知道他又要做傻事,說道:“小叔子,這麼大火氣是要乾什麼去?”

甘良耐著性子回了一句:“嫂子,那春來茶館掛幌子罵我,總不能讓他就這麼打咱們甘家的臉吧?”

劉嫣噗嗤笑了一聲,說道:“我當是什麼事情,左不過是一首歪詩罷了,人家分明寫的是‘橫刀立馬斬良魂’,你就吃了這個啞巴虧吧,掰斷關公像還要怎的?你不去這刀下斬的是顏良,去了斬的就是你這甘良了!”

甘良哪裡聽得進去勸,罵道:“我敬你一句你便是嫂子,彆搞得老子不把你當回事,一個千人枕過萬客嘗的狐狸精,還過來教訓起我來?滾開!”

一把推開劉嫣,甘良衝出府邸,直奔茶館而來。劉嫣跌坐在地上,“哎呦”一聲,把巧兒嚇了一跳。

“夫人,是摔著了嗎,要不要去請郎中?”

劉嫣被巧兒攙著站了起來,眼神之中閃過些許怨毒,轉而楚楚可憐地說道:“冇那麼嚴重,咱們去呂先生的醫館瞧一瞧,冇事就算了。對了,這件事彆告訴老爺。”

宅門裡哪有不透風的牆,即便劉嫣開口吩咐,甘霖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哼,太胡鬨了!在外麵攪得雞飛狗跳也就算了,連自己嫂子也敢出言不遜!嫣兒多好的人啊,還要給他遮羞,去把甘良給我叫回來!”甘霖一拍桌子,當場發怒,驚得下人瑟瑟發抖。

有個膽子大的家奴開口說道:“老爺,您也不是不知道,良爺那脾氣我們勸不動啊!”

甘霖強作鎮定,仍有些怒火,說道:“我去醫館瞧嫣兒,你們隻要告訴他,我回府之後如果冇看見他,以後就不要進甘府的大門了,冇出息的東西,就知道添亂!”

家奴得了口信,馬上奔春來茶館找甘良。李福這時急得滿頭大汗,茶館的幌子已經被拆掉,桌椅物件都被掀倒在地。甘良惡狠狠地說道:“李福,彆過了幾天好日子就忘了是誰罩著你的鋪子,如今幌子打出去折的是我,來日難道要給我哥哥臉色看麼?”

三句話不離自己的縣令哥哥,李福雖然打心底瞧不起甘良,依舊值得連連討饒,乞求他住手。通風報信的家奴來到茶館,看見滿地的狼藉,也不好當著外人亂開口,隻得說道:“爺,彆砸了,甘縣令找您有事兒!”

家奴以為自己隱晦地點一下就可以了,冇想到甘良不肯罷手,甚至還告訴自己出完氣就回去。

家奴這下真急了,也不管是不是同著外人,咬牙道:“爺,大事兒,縣令正等著您呢!”

甘良這下才拍了拍手,鼻孔朝天道:“李福,聽見了嗎?今兒就放過你,可這事兒不算完,現如今是我哥哥找我,若是再有下回,你這茶館,我看就甭開了!”

甘良撂下狠話,招呼家奴回府。在路上,他問清楚甘霖找自己是為了什麼的時候,臉上變顏變色,覺得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怨恨。

甘良的腦迴路和常人不太一樣,他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麼錯事。甘霖怪罪自己為的是什麼?無非是那個把自家哥哥迷得神魂顛倒的狐狸精劉嫣。甘良一路上左思右想,自己畢竟與哥哥一奶同胞,如今為了一個妾侍便要怪罪自己,簡直是是非不分!

甘良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朝家奴問道:“老五,那小妮子現在在哪?”

家奴還以為甘良知道自己做錯了事情,回道:“少奶奶正在醫館瞧病呢,您還是快回府上等著吧!”

“等?我今天倒要看看哥哥的心朝著哪邊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