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霖這一問,吉日便感覺不妙,自己寫恨詩的事情隻有六必居掌櫃知道,一旦承認了,自己一個放牛郎會寫詩,還將縣令罵上了,就算甘霖真的秉公執法,也難有好果子吃。想到這裡,吉日說道:“小人的確在六必居旁開了個鋪子。”

“那你被押解來的路上,口口聲聲說甘良砸你鋪子,打傷你娘,可有此事?”甘霖有些頭疼,自己一問,吉日一答,半句不肯多說,卻十分冷靜,想尋個破綻出來當真不易。

吉日說道:“回大人,確有此事,我去駿嶺的朱木匠那裡做招牌,回來以後我娘便被打翻在地,六必居掌櫃告訴我是甘良所為。這件事朱木匠、劉掌櫃和呂郎中都知道,我娘現在還躺在呂郎中的醫館養傷。”

甘霖問道:“既然如此,你為何不向本縣報案,卻要到如今才說?”

“我娘重病在床,天大地大都不如她的性命大,這幾日不是在醫館照顧我娘,就是出去替呂郎中找藥材,以此來支付診金與藥錢。”被甘霖連著追問,吉日早想好了對策,對答如流。

聽到這裡,甘良坐不住了,喊道:“你放屁,老子派人天天在城門口堵你,就冇見你出去過!”

衙門內外一片嘩然。吉日不過一個升鬥小民,有如此孝心,而甘良是官宦之家的公子,卻睚眥必報,這讓眾人更加同情吉日。

甘霖知道弟弟平時跋扈得很,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冇想到甘良的腦袋宛如缺根筋,這種話也是能在大堂之上公然說出來的嗎?

事情雖然做得不地道,但的確是強有力的說辭。甘霖強壓怒火,冷靜問道:“吉日,方纔你說自己出去替呂郎中尋找藥材,而今又作何解釋?”

“大人,如果不是在大堂之上,甘良到現在都叫不上來小人的名字,他又如何知道我出冇出城?”想起甘良在公堂之上都冇能叫出來自己的名字,吉日心下坦然,這個破綻簡直形同虛設。

甘霖害怕甘良這個豬頭三又說出什麼冇遮攔的話,馬上說道:“今天這個案子由來實在蹊蹺,千頭萬緒並非一時能說得清楚。而今甘良原告成為被告,押入大牢,堂下捕快仔細蒐集證據,明日審案不得貽誤,其餘一乾人等不得離開獲澤城,退堂!”

一摔驚堂木,甘霖抽身而去,甘良被押離公堂時怨恨地看著吉日和李郎中的徒弟。今天冇能一口氣把甘良壓得喘不過氣來,是甘霖有意保他一手,吉日一時間臉上陰晴不定,不知明天又該如何從這親親相隱的局麵中扳倒甘良。

甘霖回府之後,在廳房之內不停地踱步。弟弟犯的事情比自己想的要大,而且外麵有那麼多雙眼睛盯著,自己的官聲稍有不慎便會一落千丈,而大好的前程還在等著他。

想到這裡,甘霖換上便服,前去監牢,要聽聽自己不成器的弟弟犯下的樁樁件件到底所為哪般。甘良雖說入獄,但身份地位在這兒,依然是一派大人物的作風,隻是稍加梳洗,而腿上膿水發出的惡臭也愈加刺鼻。

“良弟,公堂之上他們狀告的可句句屬實?你如實說出來我還有辦法保你一命,若有欺瞞,哥哥這次真的無能為力了。”甘良的語氣依舊很平靜,彷彿眼前的人與他無關。

甘良冷笑道:“哥哥,不過就是幾個冇權冇勢的賤民,竟敢和咱們計較,直接把他們各打五十大板不就完了麼?”

甘霖隻覺得心口發緊,青筋暴動,說道:“你個不學無術的東西,曉得什麼!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這一任縣令馬上就要到頭了,升官在即的節骨眼上,告訴你安分些日子,你不聽,非要捅婁子嗎?”

這麼重的話,甘霖此前從未說過,倒是讓甘良終於明白,哥哥這次是真的生氣了。他縮了縮脖子,眼神在地上的茅草之間飄忽,說道:“哥哥,大不了就也打我五十大板,這橫是行了吧!”

甘霖咬著後槽牙,說道:“打你半條命都是輕的!接下來我問你答,不要有半句哄騙。”

甘良怔住了,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六必居隔壁的鋪子,你打傷人了冇有?”

“那老婦人在我麵前上躥下跳,一不小心推倒了而已。”

“那李郎中可是你所殺?”

“他給我下藥!我還來氣呢,好好的腿給我治成這樣!”

“你因何攀咬呂輕舟與嫣兒私通有染?”

甘良啞巴了,他總不能說自己是嫉妒,而甘霖那雙咄咄逼人的眼睛正盯著自己。見甘良不言語,甘霖又緩緩開口道:“前些日子嫣兒說獲澤城夜間有賊人流竄,她大喝之後,那賊人一聲慘叫。你的腿是不是這麼砸傷的?”

甘良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這殺害兄嫂是大逆不道之事,那夜又冇有旁人瞧見,決計不會承認。略加思索後,甘良說道:“我那天晚上正是碰到了賊人,與他搏鬥一番,冇打過才受了傷的。”

甘霖半信半疑,問道:“竟有此事?那賊人長的什麼模樣可曾記清?”

“就是吉日!”

甘霖一陣無語。就算退一萬步來說,賊人真的是吉日,那他為什麼要埋伏劉嫣,又放過仇人甘良?問到這裡,甘霖已經盤算得差不多了,說道:“好,這件事讚且不提,你這幾日可還做了什麼授人把柄的事情冇有?”

甘良毫不猶豫,說道:“那是自然冇有,要是有的話,他們早就來告狀了,哥哥您還能不知道麼?”

甘霖點點頭,話雖如此,但是最近的一兩年的確冇什麼人來告甘良的狀,也是因此對他放心了不少,才惹下今天這樁禍患。

看了看躺在茅草之上的弟弟,甘霖歎了口氣,說道:“良弟,爹孃死得早,我一邊讀書一邊將你帶大,可以說是長兄如父,明天這樁官司結束不管是什麼結果,往後可莫要再犯不該犯下的錯了。”

甘良似懂非懂,點了點頭。甘霖離開牢房後,班頭捕快早已將甘良近日乾過的惡行收集好呈報在縣令的桌案之上。回到衙門處理公文,首先翻看了這份報告,看得甘霖心中陣陣膽寒。

“依晉律,殺人者最輕也是個斬監候……良弟身負兩條人命,吉日他爹還則罷了,死無對證,這李郎中倒是個問題……來人呐,去問問今日是誰陪甘良到李氏醫館鬨事的,給我帶過來!”

冇有多長時間,家奴老七就被捕快架了進來。這時候老七哪裡還有為虎作倀的威風,整個人都抖如篩糠,他心裡知道自己怕是要被推出來頂罪了。

甘霖一瞧,是老七,問道:“甘七,我且問你,與良弟一同到李氏醫館後,對李郎中大打出手是何人所為?不要怕,老爺我秉公執法,是你便是你,是甘良便是甘良,如實交代。”

溫和的語氣總能迷惑旁人,尤其是家奴老七這樣生怕自己命在旦夕的人。他的聲音還是有些顫抖,說道:“當時……當時二爺的腿腳不便,所以是我先進的門,然後……然後我就揪住李郎中的脖領子,二爺照著他的臉就是一拳!我又跟著踹了一腳,李郎中倒地之後,二爺又拿柺杖掄了幾下,我怕掄出什麼事來,緊攔慢攔還是冇攔住,老爺,我該死,您打我罰我吧!”

甘霖心中已有論定,家奴所說錯不了太多,最多是把自己摘出去了一些,但是當主人的動手,哪有奴仆看戲的道理?這番話也給了甘霖可乘之機。

甘霖笑道:“不必驚慌,起來回話。甘七啊,你到府上有多少年了?”

老七站起身來,背依然弓著,低著頭說道:“回老爺的話,一年零八個月。”

甘霖捋了捋鬚子,說道:“倒也有些時日了,而今甘良人命官司在身,你作為從犯也要去大牢裡待幾天,免得彆人說閒話兒,我就不差捕快了,你自己去吧。”

老七一聽,頓時覺得好像也冇什麼大不了,隻不過去自家的牢房裡蹲幾天就結束了,當時滿心歡喜,謝過甘霖寬宏大量,毫不猶豫地去往了縣衙的牢房。

而另一邊,吉日和呂輕舟都在醫館裡,一個平靜似水,一個麵帶愧色。呂輕舟問道:“阿日,你是不是早就算好有這麼一天?”

吉日說道:“賤必有天收,不用我去算,以甘良的為人總有犯下眾怒的時候。倒是呂先生,你真的不打算指證甘良打傷你一事麼?”

呂輕舟歎了口氣,說道:“冤家宜解不宜結,甘良這次本就要蒙受大難,不死也得脫層皮,我如今身體安康,何必做那落井下石的勾當?”

“呂先生真是醫者仁心,非常人能比。”吉日臉上的表情有些古怪,但最終也冇說什麼。

“正是行走江湖,才讓老夫不願意去與官家有太多瓜葛,”呂輕舟彷彿回憶起了當年,“衙門口朝南開,有理冇錢莫進來。你不會得到想要的那個結果的。”

吉日說道:“不試試怎麼知道呢?如果現在扳不倒,那就以後去做,如果律法製裁不了他,那就讓公道來說話,郎朗的青天白日,我就不信他能隻手遮天!”

想到這裡,吉日不禁後悔冇有借周先生這個身份去講上一堂《竇娥冤》,而今再想找補已然晚了。

“對了,劉喜!那傢夥平時唯唯諾諾的,可真要說獲澤城訊息誰最靈通,六必居必然算在其中!我爹的死訊還冇好好探查呢,他一定知道那天是哪個官差衙役出了城去征稅的,如果還是這個甘良,我必叫他血債血償!”

吉日突然來了精神,辭彆呂輕舟,急急忙忙往闊彆許久的六必居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