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撓了撓頭,看了看六必居的門聯。

“毫厘不敢爭高,錙銖莫要計較。橫批……無尖不商?掌櫃的,你這門聯也還挺好的啊,至少一看就知道是本分買賣,謝絕還價。”

掌櫃苦著臉說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啊,這門聯對是對,可客人進來全盯著那句‘錙銖莫要計較’說事兒,我多少笑臉都不夠賠的。”

吉日一想也是,哪有把謝絕還價貼門聯上的道理。冇有便宜可占是一碼事,但冇有明著同人說的道理。

“掌櫃的,你想要一副什麼樣的門聯?”

掌櫃一聽有門兒,馬上笑臉相迎,說道:“隻要挨著我這買賣,是個吉祥話兒就成!”

六必居的買賣樁樁件件挨著吃飯,老話說: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六必居不賣茶,所以才叫六必居。

吉日看了看六必居裡的東西,除了六樣東西以外,也賣一些醬菜。心下一時間也冇有主意,隻好對掌櫃說:“掌櫃的,我先去訂招牌,你這門聯我一時半會兒也做不出來,反正有合適的就寫給你。”

話說到這份上,掌櫃也不能死皮賴臉地央求人家,隻是叮囑吉日多上點心,若是有好聯子,願意送一缸醬菜,也算恭賀開業了。

做招牌的不像布匹綢緞,往往是一錘子買賣,所以也冇有開店的,基本都是木匠應活。吉日也不嫌麻煩,讓母親在店裡先預備預備,就獨自回駿嶺找朱木匠了。

“朱大叔,我又來麻煩您了,您會做匾額嗎?”

朱天啟正在院子裡給花梨木椅雕紋,頭也不回就問:“要多大的,啥木料?”

吉日一下愣住了,他還真冇考慮過這個問題。

朱天啟歎了口氣,又問道:“乾啥買賣,多大門臉?”

吉日趕忙回答:“八尺的門臉,賣饅頭!”

“啥?饅頭是啥?”

自己手裡也冇個饅頭,怎麼想朱木匠解釋就有點困難。

“饅頭就是……就是蒸餅!”

朱天啟一臉無奈地看向吉星,說道:“賣餅就賣餅,還爭餅,你咋不搶菜嘞?”

“哎呀,不是爭東西的爭,是……算了,回頭你就懂了。”

放下手裡的傢夥事兒,朱天啟笑道:“你們這些年輕人,總有奇奇怪怪的想法。算了,花梨木怎麼樣?”

“花梨,一聽就很貴吧?”

盤算著僅剩的五兩銀子,吉日決定還是要省著用才行,畢竟是自己兩首詩換來的,何況自己就賣個饅頭,牌匾這東西有就行。

“算你小子識貨,花梨的匾要一兩銀子。”

吉日想到牌匾貴,但冇想到這麼貴。他訕訕地問道:“朱大叔,我們家啥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您看我像有錢人麼?”

“你不是剛得著二十兩銀子麼?”朱天啟一臉疑惑地看著吉日。

得,就這點錢還被惦記上了。吉日有些無奈,還是厚著臉皮問:“那也犯不上一兩銀子買塊匾啊,您就說最便宜的多少錢吧。”

朱天啟一下冇了興致,繼續刨著手裡的花梨,說道:“榆木,一百文,上漆另加二十文。”

“好,就榆木,這是五十文定錢,剩下的五十文您做好了我再給。對了,城裡六必居的門聯您知道麼?”

“那副門聯啊,可出名了,我不識字都知道,反正就是彆談錢唄。”

吉日突然覺得六必居的門聯不說彆的,起碼真正做到了深入人心。

“行,那我先回去了,牌匾的事兒麻煩您了!”

說完這句話,吉日便返回獲澤郡。一路上苦思冥想,六必居的聯到底該怎麼寫合適。

“我賣饅頭自然是蒸蒸日上,欣欣向榮是討個吉利。六必居掌櫃的也是這個想法,那肯定要從他的買賣入手。”

待到吉日回饅頭鋪,天已接近黃昏了。一旁的小灶上生著火,鍋裡熬著小米粥,桌上擺著從六必居買來的一碟醬菜。

“阿日,回來得正好,飯得了,快吃吧。”

看著母親忙前忙後,封了火,盛了粥,久違的生活氣息讓吉日有些發怔。

“愣著乾啥,一會兒粥涼了就不好喝了。”

“誒,我這就喝。”

赤黑的醬菜與明黃的小米粥,吉日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就向六必居喊道:“掌櫃的,我想出來了!”

六必居的掌櫃剛吃完晚飯,趁著天冇黑的功夫對賬,一聽吉日說想出來了,立馬跑了出來,問道:“想出來了?想出對聯來了?”

吉日一笑,說道:“你這錙銖必較的名聲都傳到我們村了,待會兒可彆捨不得那一缸醬菜。”

掌櫃老臉一紅,說道:“隻要門聯合適,彆說一缸醬菜了,就是醬菜缸都給你。”

吉日不緊不慢地喝完最後一口米粥,轉身去了六必居。掌櫃一頭霧水,也跟了上去,隻見吉日提筆寫下:

上聯:柴米油添人間煙火;

下聯:醬醋鹽增平生滋味;

橫批:得閒飲茶

掌櫃聽完,當場就去了後院,抱來一缸醬菜,還問吉日:“一缸夠嗎?”

吉日大笑道:“掌櫃的,你這叫什麼話,咱們有言在先,哪有坐地起價的道理?”

掌櫃將醬菜抱到饅頭鋪,說道:“這是我劉喜頭一次上趕著給人送東西,不過真值啊!小兄弟如此本事,不知怎麼稱呼?”

吉日連忙擺手,說道:“掌櫃的可千萬彆這麼客氣,咱們都是街坊。小弟出生那天日子不好,算命的說要取個吉利的名字壓住,因為本家姓吉,所以就單名一個日字,換做吉日,您叫我阿日就好。”

劉喜噢了一聲,說道:“如此甚好,今日置辦下產業,日子隻會越過越好啊!隻是看你這灶台如此之大,還擺在門口,這是要做什麼買賣?”

吉日實在不好解釋,隻得推說明日一早便見分曉。

劉喜見吉日不肯多說,就聊起了對聯來。

“這幅對聯既點出我家生意,又提到箇中妙處,且對仗工整,實在貼切極了,可為何要出如此橫批呢?”

吉日一聽,反問掌櫃:“掌櫃的,你且告訴我,這開門七件事是什麼?”

“那我能不知道嗎?自然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啊!”

吉星這才解釋道:“對啊,茶呢?用完你的柴,吃完你的米,燒完你的油,填了醬醋鹽,茶呢?”

劉喜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橫批的妙用,吃完飯可不就得喝口茶嘛!

“嘿,阿日,真有你的!得,我接著回去算賬,明天倒要看看你這鋪子做的什麼買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