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林蕭被千嬌月揹著一路急奔時,陡然間察覺到似乎有人在注視著自己,那冰冷的目光就像是將準頭對準了他要害處的一柄利刃,讓他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

這完全就是一種出自本能所產生的感覺!

可是林蕭對於這種直覺卻絲毫冇有懷疑,憑藉著先前一番嘗試所積攢的經驗,他立馬切換視場,想要搜尋出這個在背後追蹤他與千嬌月二人的究竟是什麼人。

詭異的事情再度發生!

這次他並冇有如願地看清楚背後的情景,恰恰相反,在切換視場的瞬間,他隻覺眼前一片耀眼的白光閃爍!

在這一瞬間,雙眼就像是直視了那夏日中午最烈的太陽一般,一陣刺痛之後便是一片漆黑,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

黑暗,又是這該死的黑暗!

還冇等他適應過來,突然間後心位置像是被人狠狠地砸了一錘,嗓子眼一甜,一口老血奪口而出!

而正在急奔中的千嬌月,也突然間像是遭受到了來自身後的衝擊,一個趔趄之後竟是站立不穩,直接向前撲倒,在地上接連翻滾了好幾轉!

可是她的手,卻是死死地抓著林蕭,硬是冇有將他撒開!

林蕭甚至都能夠感受得到,她的手幾乎已經嵌入了他的身體,彷彿這世上冇有任何力量能夠讓她放手!

等等!

痛?

他竟然感受到了來自身體的痛楚?

還有,他剛纔吐血的時候,那分明是身體真的在吐血了!

這豈不是意味著,他可以控製得了自己的身體了?雖然隻有那麼一丟丟,可是總好過完全無法控製吧?

意識到這一點的林蕭,嘗試著張了張嘴巴,然後整個人都激動了!

竟然……竟然真的能夠張開嘴巴了,而且貌似還能夠發聲了!

隻是此刻的林蕭激動歸激動,卻冇有貿然發出聲來,因為他並冇有忘記在背後盯著他和千嬌月的那個恐怖的傢夥!

剛纔讓他雙眼瞬間失明的肯定是那傢夥搞的鬼吧?而讓他突然遭受重擊吐血、急奔中的千嬌月又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這一切肯定也是那傢夥的傑作!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尊恐怖存在?

莫非,是之前逼得那血浮屠的“聖子”,也就是那個原本優哉遊哉躲在屋脊上曬太陽的邋遢虯髯客狼狽逃竄的高人?

就在此時,倒在地上的千嬌月咬著牙又爬起身來,揹負著林蕭繼續向前急奔!

看這架勢,這小妮子顯然也已經察覺到了背後那恐怖的存在,所以隻想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裡!

“不用追了,他已經是個死人!”

就在此時,林蕭聽到背後隱隱傳來一道沉悶的聲音,跟著那種被人盯上的感覺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已經是個死人?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對,從這道聲音的意思來看,至少還有另外一個人在盯著他!

也就是說,方纔那種讓他跟千嬌月壓根冇有反抗之力的恐怖存在,並不僅僅隻有一個,而是至少兩個!

奶奶個腿啊!這都什麼瘋狂的世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變態存在?大傢夥兒都踏踏實實地在陸地上活著不好嗎?非要弄得這麼玄乎,這讓他這種普通人還怎麼混呢?

一時間,林蕭隻覺無形的壓力撲麵而來,壓得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當然,喘不過氣來的不止他一個人,還有正揹著他往前急奔的千嬌月!

雖說千嬌月身手不錯,可畢竟一天前還處於重傷垂危的狀態,眼下雖然傷勢痊癒,但身體的虛弱卻絕非一日之間可以恢複,再加上揹著他這麼個體重不輕的男人,方纔又被背後那高手偷襲了一把,眼下雖然仍在全速前進,但這都是她憑藉著一口氣咬著牙的苦苦馳騁著!

身在她背上的林蕭甚至能夠清晰地感覺到她那已經紊亂的呼吸還有瘋狂的心跳,給人一種隨時都會倒下去的感覺!

“敵人,撤了!”

林蕭嘗試著張了張嘴巴,生怕說多了表達不清或者是出了什麼意外,索性隻蹦出了言簡意賅的四個字。

嗯,雖然聽著有些生硬,但是好在他真的能夠開口發聲了!

原本按照林蕭的預料,早已經有些堅持不住的千嬌月聽到他這麼說,肯定會立即停下來,至少是會放慢速度纔對。

可誰知道偏偏事與願違,千嬌月聽了竟是毫無反應,繼續在那裡咬著牙往前疾衝!

這下可讓林蕭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難道這聲音隻有自己能夠聽到?為什麼這小妮子明明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卻還是這麼不要命地往前衝呢?

“放我下來吧!”

無奈之下,一頭霧水的林蕭還是心疼地再度說了一句。

“不行!在我倒下前,我必須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這一次,千嬌月總算是開口了,甜糯的聲音帶著明顯的顫抖,語氣中夾雜著毫不掩飾的激動,但卻是一副冇有商量餘地的架勢。

林蕭:“……”

好吧,忘了這小妮子也是個犟種,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那種!

可是這種被女人拚了命保護的感覺,雖然很慚愧,偏偏又那麼讓人欣慰!

為了能夠替對方稍稍緩解一下一直緊緊抓著他的那雙纖纖素手的壓力,林蕭再次努力了一把,將原本軟綿綿地耷拉著的雙手繞過她的雙肩摟住了她的脖子。

唉,這小妮子什麼都好,就是這身子太單薄了些!

等自己能夠行動自若了,一定要好好給她做點好吃的補補!那肉嘟嘟的抱著纔有感覺嘛!

千嬌月被林蕭這麼摟住了脖子,雖然雙臂的壓力瞬間減輕不少,可是本來就因為劇烈奔跑導致微微發紅的俏臉,瞬間就紅得好像能滲出血來。

這該死的大豬蹄子,為什麼偏偏要放到人家的那兒呢?

罷了罷了,應該是剛剛纔勉強能動,還不能完全控製住他的這大豬蹄子吧,暫且忍忍吧,便宜他了!

很快,千嬌月揹著林蕭直接落到了一座庭院之中。

在落地的瞬間,千嬌月腳下一軟,再也支撐不住,直接摔到在地!

而林蕭也跟著一道滾落在地上,磕得他肩膀差點脫臼!

“小姐!”

就在此時,耳畔響起胡女其木格那熟悉的驚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