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豁——”

卯時(五點)剛至,王夫之就起了身,在夫人的服侍下穿戴齊整,懷揣著四個芝麻餅,緩緩而出。

而這時,黃宗羲總是急匆匆出門,歪斜著衣帽,一邊走一邊嘟囔著,見到他,才咧嘴一笑:“巧了不是。”

“哪裡巧了,這是正逢其時。”

王夫之無奈,從懷中掏出兩個芝麻餅給他,才相伴而行。

“你家的餅就是香。”黃宗羲毫不猶豫地拿來咬了一口,腳步卻不變慢。

兩家人租賃的院子,雖說正在皇城邊上,但走路也得要上兩刻鐘,轎子和馬車更不必提,這不是他們這些小官能想的。

一個在內閣,一個在六部,可謂是忙碌不休,天天點卯。

“要不,咱們二人租賃輛馬車吧?”

黃宗羲看著星光閃閃的天空,以及眼前目不及三尺的地麵,一時間有些恍惚。

似乎昨夜下了一場小雪,地麵濕滑,路過的馬車咕咕地駛過,留下一道道車撤,彆提多讓人羨慕了。

北京百業發達,租賃馬車自然不再話下,隻是價格也搞了些。

“一月人吃馬嚼,起早貪黑,得要十來塊銀圓吧?”王夫之捋了捋鬍鬚,歎道:“咱們平攤的話,也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黃宗羲啞然,這該死的物價。

“黃兄弟,如今雖說是點卯,但卻是辰時才點,咱們走上大半個時辰,時間還綽綽有餘,馬車就算了。”

王夫之擺擺手,甩了甩衣袖,提著一盞燈籠。

黃宗羲藉著餘光,啃食著餅子,無奈跟隨。

在紹武朝後,百官上朝的時間延後到了辰時三刻(七點四十五),自然而然,上衙的時間也延後至辰時。

誰也不想天天半夜起床折騰。

等蒐羅了一番,入了宮城,則又是一番景象。

入宮自然不能帶燈籠,被放置在外。

同時,天啟年間,魏忠賢當權,才下令儘廢路燈,方便夤夜出入,所以百官們捉瞎,甚至有在雨夜趨朝時因路滑失足跌入禦河溺死的。

而那些高官顯貴們則有專門的宦官提溜燈籠引路,百官們隻能跟隨其後,稱之為“借光”。

紹武皇帝登基後,覺得不錯,出宮方便多了,所以就冇有恢複。

不過如今點卯時辰變更了,即使在冬日,也無需借光。

當然到了大明門,兩人就分彆了,黃宗羲在六部,直接向左轉。

而王夫之在文淵閣,必然是要入宮城的,此時天已微亮,倒是不虞借光。

從宮城至文淵閣,黃宗羲走了三刻鐘纔到。

此時雖然還未到點卯的時候,但翰林們卻已經到了七七八八。

人人都在忙碌自己的事。

通政司每天傳送而來的題本、奏章數百本,他們12個人需要花費大量的力氣進行分類,甚至還要分彆檢查,防止有所遺漏。

王夫之不得不承認,光是這些分類,就足以耗費大量的心神。

一件小事,囉裡八嗦的談了兩三千字都不夠,四六駢文,對仗工整,簡直就是一道八股文。

百來字就能說明白的,非得擴充幾十倍。

而且你也不能忽略,一些細節順手一過,往往掌握著重要資訊。

看透這些虛實結合的文章,很考驗眼力。

如這篇,四川巡撫上稟,及至秋收,四川遷移了十餘萬百姓入河南,落腳點在荊州,結果許多人就不想走了,似乎貪戀湖北的肥沃。

看似說的是移民,但細裡探究,卻是對湖北省的不滿,按理指責其辦事不力。

但若是瞭解其過往,就能明白,川鹽東出後,在湖廣占據了大量的份額,而如今卻漸漸的被淮鹽侵蝕。

四川責怪湖北忘恩負義,湖北則說四川貪得無厭。

另外在糧食方麵,長江上遊的暗礁險灘藉助火藥的威力,清除了大半,中小型運輸方麵還是可行的。

而最近,川糧和楚糧都是大熟,因為都藉助著長江運送至江南賺取利潤,兩省又是競爭對手。

而商業的繁榮,則促進商稅的征收,影響的是地方財政。

畢竟商稅是五五分成,已經躍居地方各縣大頭,僅次於農稅。

午休時,黃宗羲聊起了這事:“一篇普通奏疏,非得看上三五遍不可,才能粗解其深意。”

“各省大員的筆力,咱們遠遠不及。”

同僚們紛紛讚同。

“咦——”忽然,有人驚訝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隻見其拿起大明公報,眉頭緊蹙,亦喜亦憂,表情變化頗多。

“你們快看,這文章,也忒大膽了,竟然,竟然能抨擊此事。”

黃宗羲等奪來一瞧,就見其直接從前兩日的錢莊案入手,先是罵了幾句商賈,然後直接轉彎,矛頭直指官場。

言語貪腐餘毒未消,舊風肆虐,某些人死性不改,不念太祖皇帝的之言語,侵吞民脂民膏。

最後,總結一句:崇禎民亂,雖曰天災,實乃**也。

“言及革新,半句不離祖製,談入貪腐,雙耳不聞太祖事。”

“祖製如同擦腳布,用完即扔——”

辛辣的點評,格外的提神醒腦。

簡直是罵到了某些人的三寸,年輕的翰林們分外興奮,感覺到不可思議。

公報不是照本宣科嗎?怎麼還有點評罵戰了?

石破天驚,石破天驚啊!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中堂。

那是內閣大臣們的位置。

王夫之哪怕此時三十餘歲,但也精神振奮,感覺一股從腳後跟衝至後腦勺的激動。

“苦也!”

中堂,內閣四任互相望了一眼,滿臉苦澀。

大明公報本來就掛在他們旗下,這鍋他們背定了。

“陛下這是什麼意思?”張慎言有些哆嗦道,嘴唇微微顫抖。

多年來的發行,讓大明公報傳遞至天下,彆的不提,各縣衙、府衙必然是要訂閱的,其影響極大。

“陛下怕是對吏治有看法。”

閻崇信搖了搖頭,滿臉無奈道:“也對,任用前朝官吏,雖說方便了些,但卻有不少的禍患。”

“這些年忙著戰爭,紹武新政倒是冇怎麼推行了。”

“冇錯。”趙舒點點頭,歎道:“重新編戶的,隻有湖廣和江南三省,以及順天府……”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