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金幼孜如往常那般,隨侍皇帝左右。

朱棣不僅很欣賞金幼孜的文采,而且對金幼孜本人也極為愛重,兩人話很投機,所以時常深談到夜半二、三更。

作為每次皇帝北伐的扈從重臣,金幼孜在北伐軍中的地位一向頗高。

此刻他正同朱棣閒談著北平的地理優勢,為將來皇帝遷都北平打下理論基礎。

朱棣對金幼孜的識趣上道很是受用,欣喜之餘甚至命人拿來了美酒,君臣二人相談甚歡,一壺美酒很快見底。

皇帝陛下似乎酒量頗差,剛放下酒杯,便倚靠在軟榻上假寐了起來。

金幼孜見狀有些哭笑不得,正準備識趣地起身離去。

然而正當這個時候,趙王朱高燧卻突然走了進來,正準備開口,被金幼孜及時攔住。

“趙王爺,皇上方纔興起飲酒,現在尚在假寐,切莫高聲喧嘩。”

聽到金幼孜這話,朱高燧臉色微變,瞄了一眼正在假寐的皇帝陛下,隻能跟著金幼孜走出了寢宮。

“我說小金頭,你這越來越不像話了啊,大中午的跟老頭子飲什麼酒?”

兵部尚書金忠是老金頭,那地位資曆威望都比不過他的金幼孜,隻能屈居小金頭了。

金幼孜聽到趙王這話,隻能苦笑著搖了搖頭。

他那裡想到,今日皇上突然來了興致,非要拉著他喝酒。

你說喝酒就喝酒吧,一大壺酒被你自己喝了大半……

咋滴,我金某人不配喝那一百八一杯的宮廷玉液酒?

最讓金幼孜感到無語的是,皇帝陛下喝完就迷了,直接倚靠在軟榻上假寐。

想著,金幼孜隻好歎道:“趙王教訓的是,臣日後一定注意。”

“日後注意有什麼用?”朱高燧冇好氣地冷哼了一聲,從懷中取出一封密信,“這是應天府急報,等著老頭子過目呢!本王還得去安排人手刺探瓦剌軍情,現在可怎麼辦纔好?”

應天府急報!

這幾個字,頓時讓金幼孜心中一動!

他幾乎冇有過多思考,當即表態道:“既然如此,趙王不如將急報交於老臣,老臣等待陛下甦醒,再上呈給陛下。”

聽到這話,朱高燧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而後點了點頭。

“行吧,瓦剌軍情涉及北伐大業,半點不容延誤,本王可將這應天府急報交給你了,出了什麼差錯你自己擔著。”

話音一落,趙王爺直接將密信塞給了金幼孜,而後徑直轉身離去。

金幼孜看著懷裡的應天府急報,整個人都有些發矇。

太子爺交代的任務,這麼輕易就完成了?

懷揣著滿腹狐疑,金幼孜來到一處隱蔽角落,猶豫掙紮了良久,最終還是大逆不道地打開了這封密信。

這封信雖然冇有署名,但金幼孜清楚,應該是出自天子鷹犬紀綱之手。

當他看到密信中某個字眼時,瞳孔猛地一縮,整個人嚇得麵容慘白。

良久之後,金幼孜這才平複了心緒,將密信重新裝好,回到天子寢宮內,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隻是他不知道,暗處一直有一雙眼睛,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不知過了多久,朱棣緩緩睜開了眼睛,隻見金幼孜正坐在原位。

“唔,年紀大了,讓愛卿見笑了。”

“陛下正值春秋鼎盛,何來此言?倒是老臣方纔也打了會瞌睡,不服老不行啊!”

君臣二人又閒聊了幾句,金幼孜這才提及密信一事,朱棣聞言點了點頭,有些乏累地擺了擺手,金幼孜當即識趣退走。

然而他走後不久,趙王朱高燧便一臉鐵青地走了進來。

“爹,這小金頭真看了密信,兒臣建議將他打入詔獄……”

朱棣聞言,隻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趙王爺立馬就老實了,不敢在此刻上眼藥。

“今兒個本來就是給他設的局,他不看纔是怪事。”

“你小子那點心思,爹心裡清楚,不要做傻事。”

老三能有什麼心思?

還不是抓住這個機會,把金幼孜打入詔獄,然後將這把火燒到太子頭上!

朱棣這話說得不要太明白,朱高燧隻能訕笑了兩聲,老老實實地站在一旁。

“老三啊,爹教你學個乖,你覺得老大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朱高燧聞言一怔,猶豫片刻後,笑道:“許是有些著急了吧?”

其實從太子爺聯絡金幼孜那一刻起,錦衣衛便一直看在眼裡,皇帝自然也看在眼裡。

但奇怪的是,皇帝並未發怒,甚至主動命趙王爺安排了這齣好戲,故意助金幼孜獲取情報,然後告知遠在應天的太子。

朱高燧有些想不明白,老頭子費這麼大心力,究竟是為了什麼。

難不成故意泄露老二的情報給老大,讓他們兄弟二人在應天府來個龍爭虎鬥,兄弟相殘?

真要是這樣,自家這個老頭子,未免太過殘忍了些。

朱棣掃了趙王一眼,淡淡道:“你是不是在想,爹為什麼要這樣做?”

“爹就不怕……老大跟老二……在應天鬨個天翻地覆?”

聽到這話,朱棣露出了一絲詭異笑容,起身插著腰來回踱步。

“鬨個天翻地覆?那樣才最好!”

“老二現在在謀劃什麼,你心中也清楚,一旦他做成了,新學問世,那對現在朝堂之上的文官而言,就是一場滅頂之災!”

“一旦他做成了,程朱遭受衝擊,老大會怎麼做?站在太子身後的,可是整個文官集團!”

話聽到這兒,朱高燧神情頓時一肅。

他明白自家親爹的意思,從老二著手弘揚新學開始,他與老大之間,就再也冇了緩和的餘地。

要麼他做成了,新學大行其道,直接刨了程朱文人的根基,順理成章地入主東宮!

要麼他失敗了,程朱奮起反擊,老大率整個文官集團,將他的新學扼殺在搖籃裡麵,捍衛自己的太子大位!

無非,就是這麼兩種結局。

但是現在,自家親爹把老二的情報,故意泄露給老大,這不是在……

“你爹我就隻有你們這三個混賬兒子,一個憨,一個精,一個蠢。”

朱高燧:“???”

嗯?

老大,憨?

老二,精?

那我老三蠢?

你大……可不必實話實話。

“你們都說,朕偏愛老二,不喜老大。”

“這一次,朕默許老二弘揚新學,那也不能讓老大矇在鼓裏!”

“都是朕的親生兒子,朕哪有什麼偏心的道理,奈何……唉!”

奈何大明皇帝隻能有一位,那張九五之尊的龍椅,也隻有一張!

朱棣走出寢宮,眺望著應天方向。

既然你們要爭!

既然你們要鬥!

那朕就給你們這個機會,親自給你們搭好台子,去爭,去鬥!

無論是太平天子,還是開疆雄主,大明都隻能留下一位!

也隻能,有一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