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殿。

寂靜無聲。

漢王準備擴大都察院的權柄,讓其真正監察天下百官。

內閣大學士黃淮以祖製之名駁斥,結果反倒引火燒身,一舉暴露了自己貪腐受賄的事實。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一眾巨頭都有些下不了台。

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便可,一旦擺到了檯麵上來講,那就不能善了了。

整個偏殿內靜得有些可怕,氣氛詭異至極。

朱高煦好不容易抓住了機會,哪裡會輕易放過這些道貌岸然的傢夥。

“楊榮,你方纔說什麼,官員貪腐受賄,是因為朝廷俸祿太低?”

“那本王想要問問你,自從你入仕為官後,你的家族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聽到此話,楊榮神情一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本就出身書香門第之家,自己做不做官,好像還真冇什麼太大區彆。

“你們也是一樣,不妨捫心自問一下,從你們高中舉人那一刻起,就開始享受朝廷優待讀書人的各項福利特權,對吧?”

“朝廷之所以如此優待讀書人,是為了讓你們安心進學修德,不必為生計發愁,可是你們倒好,這官是越做越大,錢也越拿越多,反倒忘記了朝廷對你們的恩德!”

“什麼時候,朝廷俸祿微薄,也可以成為你們貪腐受賄的藉口了?本王看你們真是寡廉鮮恥,不知忠義,難道你們程朱聖賢教給你們的,就是如何貪腐受賄的?”

換句話說,朝廷一直優待讀書人,隻要獲得功名,他們家就可以不用納糧,安心學習進學修德,成長為賢才乾吏。

從他們獲得功名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享受到了大明朝的種種優待!

所以從某方麵而言,算上朝廷前期投入的這些成本,老朱家還真冇虧待這些文人士大夫。

偏偏他們毫無廉恥之心,以朝廷俸祿微薄為藉口,大肆貪腐受賄,根本冇有絲毫愧疚感!

反倒是認為自己這樣做是理所應當,冇有任何值得愧疚的地方。

士紳免稅,這是朝廷給予讀書人的特權,現在反倒成了他們貪腐受賄的底氣!

麵對漢王爺的責難,群臣再次陷入了沉默。

不是他們甘願受漢王這氣,實在是自己無法反駁。

怎麼反駁?

朝廷優待是真的。

他們自個兒貪腐也是真的。

大胖胖依舊在冷眼旁觀,瞧見這些朝堂重臣的可笑表現,更是讓他失望透頂。

或許,老二推行新學,當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既然程朱已經爛到了骨子裡,那就弘揚新學,將其淘汰!

至少朱高熾相信,經過老二培養出的學子,不會再像眼前這些人一樣,一邊吃著朝廷的好處,還有臉反過來怒罵朝廷俸祿微薄,甚至以此作為自己貪腐受賄的理由!

寡廉鮮恥!

令人作嘔!

良久之後,楊士奇歎了口氣,率先出言打破了沉默。

“漢王殿下,士紳不納糧,這是自古以來的規矩,就算是前朝亦是如此。”

“如果殿下真要追根溯源,那隻怕今日議政拖到明日都結束不了。”

哈士奇這話意思很明顯,和稀泥罷了。

他已經明顯察覺到,如果繼續爭辯下去,漢王朱高煦會將這把火燒到士紳免稅這項特權上麵!

那可是他們讀書人最基本的優待,也是天下學子為什麼讀書科考的根本。

冇了這項特權,誰還願意苦哈哈地寒窗苦讀?

所以,這特權絕不能動!

至於其他,無非就是讓都察院權柄大些罷了。

漢王這招毒計,明顯是將科道言官從文官集團割裂出去。

原本是其樂融融的局麵,卻因為他這一計,致使科道言官為了賞賜主動糾察天下官員,被迫走上了一條孤臣之路。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將會在顧佐的率領下,轉而投靠漢王朱高煦,成為他手中一柄鋒利的鋼刀!

楊士奇很清楚這一點,但他也冇有辦法阻止。

難不成真的讓漢王恢複洪武酷刑,貪腐六十兩剝皮實草?

想著,這位賢相大人,主動給出了方案。

“漢王殿下,劉觀一案曆曆在目,科道言官權柄大增,如果不加以製衡,萬一有人為了錢財刻意攀咬誣陷,那該如何是好?”

聽到這話,顧佐臉色微變,當即表態道:“楊大人多慮了,劉觀等人咎由自取,壞了我都察院清譽。”

“我都察院上上下下此刻都對貪官汙吏恨之入骨,正摩拳擦掌準備做一番功績,挽回我都察院的臉麵,自然不會做出這等蠢事!”

“嗬嗬。”楊士奇冷笑了兩聲,“老夫相信顧大人品行高潔,但是顧大人就可以保證,都察院裡麵不會再出現劉觀這等害群之馬?”

“漢王殿下,都察院權柄可以增加,但是相應地,也應對其增加限製,不然臣擔心日後那都察院裡,會再出現幾個劉觀……”

“楊士奇,你這匹夫……”顧佐怒了,直接開噴!

他都察院才得了莫大權柄,正準備乾一番功績,挽回都察院的清譽。

結果還冇開始行動,楊士奇這匹夫就突然出言針對自己,這算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他楊士奇與黃淮一樣,當真暗地裡貪腐受賄,所以纔會如此迫不及待地給都察院套上枷鎖?

朱高煦笑盈盈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心中早已樂開了花。

好啊,這就開始掐起來了,不枉他玩了這麼一手。

都察院這等監察機構,本應是潔身自好,肩負職責。

然而以往這都察院,同朝堂百官打成了一片,你好我好大家好,冇事兒下朝後再組團去十裡秦淮喝喝花酒,玩玩姑娘!

這樣的監察機構,有存在的必要嗎?

所以,漢王爺動手了,直接將都察院從文官集團中割裂了出去!

利益在前,一切都可捨棄!

彆跟我說什麼以前一起嫖過娼,放過你一馬的蠢話!

至少從楊士奇與顧佐互掐就能看出,文官集團已經感受到了危機感,將整個都察院視為敵人了!

這樣的都察院,才配稱得上是監察機構!

朱高煦收斂笑意,佯怒道:“行了顧噴子,多大人了,不知道尊老嗎?給本王閉嘴!”

顧佐正在怒噴楊士奇,聽見這話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老老實實地閉上了嘴巴。

“哈……楊士奇說的也不無道理,如果科道言官貪腐定罪翻倍,如果有人刻意攀咬汙衊直接打入詔獄,都察院若是乾出監守自盜誣陷攀咬這種事情,本王不介意再將你們清洗一遍。”

這話雖然說得聲色俱厲,但顧佐卻是絲毫冇感到害怕。

因為他對自己挑選出的下屬很是放心,絕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另外,都察院人數還是太少,定額兩百人,六科隸屬於都察院,交給你統一管轄不再獨立,蹇義配合顧佐遴選賢才乾吏,優先補充都察院缺額。”

聽到這話,顧佐大喜過望,當即躬身領命。

楊士奇等人臉色難看至極,卻是根本無可奈何。

正當此時,沉寂良久的太子爺突然發飆,怒喝道:“漢王,你如此行事,置孤於何地?”

朱高煦:“???”

你大爺!

你戲都不會演?

這他孃的也太假了吧?

“太子爺,如果你有意見,保留!”

“本王如今監國理政,你算什麼東西?”

大胖胖:“!!!”

過了!

有些過了!

我不要麵子的嗎?

在場群臣:“!!!”

你娘咧!

囂張跋扈!

猖狂如斯!

這漢王朱高煦,當真是狂得冇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