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五位官員落馬!

僅有十一人被打入詔獄,都是身上揹著人命之流。

其餘六十四人,均被罷官去職流放南洋!

並且這裡麵,有四十餘人是舉族流放!

原本偌大一個朝堂,此刻竟憑空多出了幾分空曠之感。

當然,這七十五人並非都是朝臣,大部分是在京官員,少部分是地方官員。

然而無論如何,他們可都是功名在身的朝廷命官啊!

而且眼尖的老夏頭注意到了,那舉族流放的四十餘人,都是出身書香門第之家!

這一舉族流放,意味著這些官宦家族,全都得遷徙到南洋舊港!

漢王這招,不但陰損,而且毒辣!

首先是這些官宦家族分散各地,強製他們遷徙南洋,算是暫緩了當地土地兼併的惡劣情況,並且起到了殺雞儆猴的震懾效果。

其次都察院顧佐於開年第一次朝會上悍然出手,嚴懲大明朝裡的貪官汙吏,也可對百官形成震懾,讓他們不敢再如以前那般肆無忌憚!

而且這些官宦家族大都是書香門第之家,族內子弟可不是什麼黔首愚民,隻要培養得好,很快就能上任舊港政務,這無異於是送給了楊士奇一大批人才!

漢王啊漢王,你還真是用心良苦!

夏元吉暗自歎了口氣,他已經隱約猜到了,漢王會如何政治兼併田地的士紳!

你不是喜歡兼併嗎?

那好啊,將你發配出去,流放到那些蠻夷之地,去兼併吧!

能兼併多少算多少,朝廷不但不會怪罪你,甚至還可以給你頒獎!

這種陰損手段,也隻有這位漢王爺才做得出來!

相比於頭腦清醒的夏元吉,其他朝臣已經是被嚇得戰戰兢兢,就連楊榮等朝堂巨頭都不敢吭聲。

天知道這漢王會不會突然犯渾,讓顧佐直接辦了他們!

朱高煦瞧見他們這副模樣,覺得好笑無比。

“行了,反腐工作今兒個就先到此為止。”

“本王也不是眼裡容不得沙子的人,但是方纔這些蛀蟲實在是貪得太多了,不處理不足以平息民憤!”

“爾等要引以為戒,反貪新法已經落實,錦衣衛和都察院都會盯著你們,切莫再有什麼僥倖心理。”

聽見這話,群臣心中陡然長舒了一口氣,急忙連連點頭。

“還有一事,上次提到倭國主動請求我大明派遣使臣,調停他們國內幕府與天皇的矛盾。”

“也是趕了巧了,剛剛收到密報,琉球國南山國內發生了叛亂,國王汪應祖的長兄達勃期,見到自己的弟弟成為國王,享受榮華富貴,心中十分不滿,所以發動了叛亂,殺害了汪應祖,如今已自立為王。”

此話一出,滿朝嘩然。

那什麼達勃期,他怎麼敢的啊?

琉球國可是大明朝的藩屬國啊,朝貢始終不絕!

洪武五年正月,太祖高皇帝遣行人楊載向琉球三國釋出詔諭,此為大明第一次遣使琉球。

同年十二月,琉球中山國國王察度遣弟泰期等隨楊載入朝,貢獻方物。

到了洪武六年,山北王怕尼芝和南山王承察度也相繼向大明進貢。

至此,琉球北山、中山、南山三國開始向大明朝貢,使用大明年號,正式成為大明王朝的藩屬國。

也就是說,大明是琉球三國的宗主國,有權敕封任命琉球三國的國王!

而南山國王汪應祖,可是當今天子親自冊封的南山國王!

那達勃期竟然敢造反謀逆,殺害了汪應祖,這可是在挑釁大明天朝上國的威嚴,踐踏大明天子的威嚴啊!

一時之間,滿朝文武議論紛紛,儘皆出言譴責批判,但也僅此而已罷了。

朱高煦聽得有些膩歪,希冀著有人在這個時候出聲。

畢竟這琉球王國,就是日後被倭國掌控的琉球群島,位於灣灣島和倭國九州島之間,蜿蜒近一千公裡。

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以東北亞和東南亞貿易的中轉站著稱,貿易發達,號稱“萬國津梁”。

這種得天獨厚的戰略要地,自然要掌控在大明手中,而且它完全可以作為大明水師征伐倭國的前沿基地。

嗯,灣灣島現在叫做“雞籠山”,這回順便讓水師給打下來。

開疆拓土嘛,不寒磣!

正當此時,武官之首成國公朱勇突然出列,朗聲高喝道:“太子殿下,漢王殿下,琉球三國乃是我大明朝的藩屬國,南山國王汪應祖更是我大明天子親自冊封的南山國主!”

“那達勃期倒行逆施,謀害國主,辱我大明,其罪當誅,臣請即刻發兵征討達勃期,將其擒回大明治罪!”

好!

不愧是將門子弟!

朱高煦聽那些文官嗶嗶賴賴了大半天,總算是聽到了自己想聽的聲音。

成國公朱勇,名將朱能之子,這小子現在才二十一歲,尚且處於學習階段。

但曆史記載中,他日後不久就會跟隨朱老四揮師北伐,立下不小戰功,等到仁宣上位後,又多次獨立統軍打敗蒙古,算得上是將門虎子。

不過這小子唯一的毛病,就是生了一副勇將麵孔,實則卻是勇略不足,還禮敬士大夫,搞起了文人士大夫那些繁文縟節。

嗯,骨子裡少了些血性,摻雜榮華富貴後,變了質了。

然而他最終的結局,卻是與英國公張輔一樣令人惋惜,隨大明戰神北征瓦剌,於鷂兒嶺中伏戰死,年僅五十九。

一想到這兒,朱高煦看向他的眼神,也頓時變得柔和了起來。

英國公與成國公這兩家勳臣,可都是世代忠烈啊!

“惟貞(朱勇字)這話,深得本王之心,諸位覺得如何?”

此話一出,群臣停止了議論,瞬間鴉雀無聲。

他們此刻都有些懵逼,聲討歸聲討,批判歸批判,但是你一言不合就要打人家,這像什麼話嘛?

楊榮輕咳了兩聲,硬著頭皮開口道:“漢王殿下,我大明可冇有出兵征討藩屬國的先例啊……”

“冇有嗎?那安南怎麼變成交趾的?還不是因為他國內大亂,朝廷前去幫忙平叛,平著平著陳朝王室就死光了,所以我們大明纔多出了交趾一省嘛!”

“這琉球也是一樣的啊,國內逆臣作亂,我大明前去助他平叛,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這是我大明身為宗主國的責任和義務啊,而且與你們儒家思想無比契合……”

群臣:“???”

你娘咧!

你可真會吹牛逼啊!

前腳剛說了安南,後腳就扯到琉球!

你以為我們都是傻子,看不出你安得什麼居心?

金忠突然眉頭一皺,覺得事情並不簡單。

“漢王殿下,這調停歸調停,可不敢隨意起兵戈啊!”

“當年安南胡氏逆賊先是多次欺瞞哄騙,而後又襲擊我大明天使,所以皇上震怒之下才決意出兵安南,助安南陳朝複國……”

“喲,老金頭,還活著?”朱高煦壞笑一聲,賤賤開口問道。

金忠:“???”

你大爺!

你啥意思啊?

老子之前跟你說話你不是回答了?

合著你丫是巴不得老子早死早超生對吧?

“行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反正水師也要去倭國一趟,讓他們順手把琉球的事兒解決了吧!”

“本王向你們保證,絕不妄動兵戈,水師此去琉球定以調停為主……”

“反正下西洋還早,讓我大明水師去東洋轉轉吧,彰顯一下我大明國威!”

聽到這話,鄭和三人組直接蒙了。

你他娘地現在當著群臣的麵兒做出保證,到時候琉球打下來了,倭國打下來了……

合著打算到時候讓我們三人背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