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出七萬兩!”

一道霸氣的聲音響起,直接提價一萬兩,引得眾人側目而視。

就連朱高煦都有些驚訝,這麼大手筆,這人誰啊,土豪嗎?

那可是七萬兩雪花紋銀啊!

在永樂初期,一兩銀子就夠一戶平民人家一年的開銷!

而一個七品知縣,一年的俸祿也不過是四十五兩紋銀!

也就是說,這七萬兩銀子,足夠一戶平民人家,開銷七萬年,也夠一個七品知縣一千五百多年的俸祿……

麻了!

我人麻了!

朱高煦搓了搓臉龐,恨恨咒罵道:“這些狗大戶,真他孃的有錢!”

周忱神情麻木地點了點頭,還未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待到眾人看去,隻見出言的人,是個身材消瘦的黑矮個,雙眼卻是閃爍著精明。

周忱掏出一本名冊,細心解釋道:“王爺,據裘廣德所說,此人乃是蒲商王文顯,家財萬貫,以鹽商起家,為商善心計,識重輕,能時低昂,以故致饒;與人交,信義秋霜,能析利於毫毛,故人樂取其資斧,又善勢伸縮……”

聞聽此言,朱高煦露出了瞭然之色。

原來是山西晉商的狗大戶啊!

提及晉商,就不得不提及一項大明朝的國政——開中法。

太祖朱元璋雖然把蒙元趕出了中原,建立了大明王朝,但是退居漠北的元朝殘餘勢力仍實力不俗,一直伺機南下光複大元,成為大明朝的嚴重邊患。

隨即為抵禦蒙元南侵,朝廷又在東起鴨綠江、西抵嘉峪關的北部邊防線上相繼設立了遼東、宣府、薊州、大同、太原、延綏、寧夏、固原、甘肅九個邊防重鎮,史稱“九邊重鎮”。

但是為瞭解決長城沿線駐軍的軍糧運輸問題,太祖朱元璋借鑒宋代的“鈔引法”實施“開中法”,軍隊守邊,商人供餉,以鹽為中介,故曰“開中”。

簡單來說,就是把食鹽的專賣權授給商人,條件是由商人承擔運糧任務,讓商人們運糧到邊疆,由封疆大吏發給鹽引,然後再回到指定的鹽場憑票買鹽,之後再賣到指定的地方去,由此就產生了不少糧商、鹽商。

山西是傳統的產鹽地,又靠近順天府,緊鄰蒙古草原,其北邊駐守的軍隊較多,所以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和地理優勢。

這些晉商牢牢抓住機會,充分發揮了運城的食鹽、糧食和上黨的絲綢、鐵器的商業價值,最出名的就是蒲州的王家和張家。

大明名臣張四維和王崇古,正是出身於蒲州的鹽商世家。

現在是永樂年間,晉商隻是初見雛形。

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已經賺得盆滿缽滿了,比如眼前這個王文顯。

張口就是七萬兩,平民百姓難以想象的天文數字。

王文顯笑著向眾人拱了拱手,和善開口道:“諸位,這第一個名額,不如就讓給王某吧……”

“嗬,七萬一千兩!”

王文顯話音未落,隻見又有一人霸氣開口。

雖然這人隻是小小提價一千兩,卻是差點把王文顯給氣炸了。

誰這麼不給自己麵子?

王文顯臉色黑如鍋底,扭頭看去,隻見出言的人,一身儒士打扮,在一眾富商巨賈裡麵,顯得那是格格不入。

朱高煦也看向此人,不由得有些愕然。

“恂如,這狗大戶又是誰?”

周忱在快速翻看著名冊,思索片刻後道:“此人應該是徽商汪福光,業鹺東海,賈鹽於江淮間,艘至乾隻,率子弟貿易往來,如履平地,為商擇人任時,籌得先機,遂累資钜萬……”

得,又他孃的是個鹽商狗大戶,不過屬於徽商那一幫。

徽商皆處於貧困山區,山地依原麓,田瘠確,所產至薄,種地無以生存,所以徽州子民大多外出經商,宋代開始活躍,到了大明更是各地亂竄。

歙硯、徽墨、澄心堂紙、汪伯立筆等徽州四寶的問世,更是徹底打響了徽商的名氣。

但徽州商人都有一個特點,商而兼士,賈而好儒,以儒家文化來指導經商,成了獨具特色的儒商。

汪福光同樣含笑起身,看著臉色鐵青的王文顯,笑道:“鄙人汪福光,恰巧在京,今日難道趕巧碰上本次品鑒會,還請王兄高抬貴手,把這第一個名額……”

“八萬兩!”

王文顯懶得跟他廢話,直接提價九千兩,勢要奪下這第一個名額。

汪福光見狀收起了笑容,不急不緩地喝道:“八萬一千兩!”

眾人見狀,徹底傻眼。

這兩位鹽商巨頭,今日是杠上了嗎?

周忱很是不解,下意識地問道:“王爺,不是還有八個名額嗎?”

“他們二人為什麼要因為這一個名額,就非要花重金爭搶,還不惜撕破臉皮?”

朱高煦聞言一愣,隨即冇好氣地解釋道:“恂如啊,你隻看到了表象,這第一個名額,不隻是捐監的資格,更代表著一份人情。”

“此次品鑒會,是以我這個漢王的名義舉辦的,他們二人一上來就重金爭搶,給此次品鑒會開了一個好頭,這份人情就算他們不提,我這個漢王也得承認。”

周忱聞言一愣,隨即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日後你少不了與這些商賈打交道,要始終牢記一句話,商人以逐利為生,他們的每一個舉動,都是為了利益!”

“看似多花了些錢財,但卻是得了漢王一個人情,更何況這點錢財對他們而言,根本就是不值一提,這筆賬對於眼前這兩個狗大戶來說,自然是算得明白的。”

聽了這話,周忱心悅誠服地點了點頭。

“王爺高見,恂如明白了。”

此刻王文顯與汪福光還在不斷競價,隻是當價格接近二十萬兩時,兩人加價的幅度都小了許多。

“王爺,為何會這樣?難道您的一個人情,隻值二十萬兩嗎?”

“非也,低價五萬兩起拍,如今已經加到了二十萬兩,整整翻了四倍!”

朱高煦耐心解釋道:“繼續加價下去,後麵的人還怎麼拍?那樣隻會得不償失,這二人非但冇有替我掙個開門紅,反倒是壞了此次品鑒會,漢王的人情冇了,反倒是會惹來漢王的怒火!”

“二十萬兩是個底線,汪福光兩人都清楚這一點,所以很快就有結果了。”

果不其然,朱高煦話音剛落,王文顯便直接加價到二十萬兩,而汪福光猶豫片刻後,果斷選擇了放棄。

自此,品鑒會七號區域,落入王文顯手中。

周忱見狀卻是徹底呆滯了,因為他們整整劃分了一百零八個區域!

就算刨除他們那些小心思,那保守估計也至少上千萬兩白銀!

麻了!

徹底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