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洲終於逃離了房長歌和蒙彪的魔爪,原來他們之前不過問事情隻是因為對這些不感興趣,麵對他們感興趣的東西,比如馬匹,他們完全可以問個通宵。

李承洲實在是熬不住看,趕緊找藉口逃離了房長歌的房間,主要是那兩人的問話太犀利了,李承洲根本接不住。

龍舟的空間太密,馬兒以後吃什麼,這些問題李承洲根本答不上來,隻能搪塞而過,甚至他連夢幻倒流的原理都不是很清楚。

小靈將他從召喚空間趕出來了,不然他還能問的更多。

之後去召喚空間一定要收斂點,小靈已經很多次將他從召喚空間趕出去了。

或者下次先不講故事,等問完小靈再講。

李承洲早上起床,並冇有開早朝,他覺得這個朝會太費時間了,有這時間倒不如讓百官自己乾事情,真正有什麼事情再來找自己。

他溜溜達達,找到了正在幫忙協調修路的範青煙。範青煙指揮著這些人,從中選出幾個主要負責的人,讓他們帶著各自的人各司其職。

李承洲蹲在一旁。

“青煙兄,兩千人擠在這裡會不會有點擠?”

“不然能怎麼辦呢?兩千人總不能讓他們一半人坐著看吧?”

“可以讓一半人去炎陽城?讓他們從另外一邊開始修。兩邊各一千人,分批上陣,這樣就可以效率最大化。”

“陛下說的有道理,可是派過去的一千人吃飯這些怎麼解決?”

“這個好辦,到時候我讓各地負責附近修路人員的夥食。”

“好,我這就去安排!”

李承洲一把拽住了正想離開的範青煙。

“青煙兄,先不要走,我還有事情想和你商量。”

“有什麼事情能比修路事大嗎?”

“你彆說,還真有!”

“那你說說看。”

“比如說鑄造錢幣的事情。”

範青煙聽到這件事情,趕緊將手裡的話丟給了負責這件事的小吏。

“走走走,借一步說話。”

範青煙將李承洲拉走,他想好好和李承洲說說這件事情。

兩個人來到範青煙的房間。

“承洲兄快講講,你打算怎麼鑄造錢幣?”

“不會呀,不會纔來找你的。”

範青煙不可思議地看著李承洲。

“你怎麼回事?不會?不會你來找我神秘兮兮地說要鑄造錢幣?”

“就是不會呀!錢幣如何製造,重量幾何?形狀如何?”

“我會?”

“你會呀。”

“誰說的?”

“房老說的。”

範青煙瞬間啞口無言。

“好吧好吧,我確實會一點,之前房老受邀鑄造秦新幣,我那時候還小,跟著房老參與了那次鑄幣。”

“我就說你是會的。快講講,這個怎麼做?”

範青煙翻了翻白眼。

“這玩意哪能是這麼簡單就可以做出來的,首先要有銅礦。”

“銅礦多得是。這你不要擔心。”

“你說的是青銅城?青銅城隻有一處銅礦,想要負擔這麼多城池的開銷所用怕是很艱難。”

“青煙兄,你還記得紅山城不?”

“當然記得呀,我們剛剛從那裡回來,怎麼了。”

“你猜他為什麼叫做紅山城?”

“難道是因為有銅礦?”

“紅山城附近確實有大量銅礦,純度極高,甚至顯露出紅色。”

“你去看了?”

“是的,我去看了看,確實有一座紅銅山,稍加冶煉就可以煉出紅銅,很容易就可以將銅煉出。”

李承洲看著範青煙,眼中都快冒出小星星了。

範青煙推開李承洲:“陛下,自重!有話好好講,不要離我這麼近。”

“青煙兄,到底怎麼搞,鑄造錢幣第一步應該乾啥,快點說。”

範青煙明顯逃不掉,隻能被動接受這個悲慘的命運。

“第一步當然是調配資源了,兩座銅礦,應該怎麼分配人手?”

“怎麼分配?”

“總不能直接分配給紅山城和青銅城吧?”

“不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憑啥這兩座城池要乾這個,彆的城池隻需要享受?”

“那咋辦?”

“我也不敢說什麼好辦法,畢竟現在各個城池人手都很緊張,都不能調配太多人手。也不能將這個任務分配給全國的城池,人員從全國各地集中到那兩座城池太困難了。”

“我倒是有個好辦法。”

李承洲想起了前世的招標,如果能將所有的城池縣令都集中起來,讓他們互相競爭,這樣也能解決這個問題。

“你有什麼好辦法?”

範青煙不相信李承洲能說出什麼好辦法。

看著範青煙不相信的眼神,李承洲揉了揉鼻子。

“怎麼就這麼看不起人?不相信我能想出好辦法?”

“相信,當然相信,你說你的辦法。”

“我們可以將這些縣令召集起來,或者讓他們派人過來,參加招標,凡是承接開采銅礦的城池,可以享受一定的待遇。”

“比如說?”

“冶煉出銅,做成銅錢後可以留下其中一部分,十分之一?”

範青煙趕緊捂住了李承洲的嘴。

“我靠,陛下,這種話可不要亂說。十分之一,你知道那是多大的量嗎?到後期他們富可敵國可不是簡單的說說。”

“那就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你說的這個辦法挺好的,倒是可以借鑒,但是具體能給出多少好處,之後我們一會兒可以慢慢研究一下。”

“那現在呢?”

“現在當然得說一下具體的開采情況呀。應該派多少人去開采,多少人用模具做出銅錢,每日產量多少這些事情了。”

“那像銅錢如何發行,具體購買力如何,這些事情怎麼安排呢?”

“這都是後話,我們得先冶煉出銅礦不是嗎?”

“要不要將戰斧也叫過來?”

“叫過來吧,我們一起商量一下這件事。”

李承洲讓門外的士兵將戰斧叫來商量事情。

戰斧正在兵營裡訓練士兵,蒙彪在旁邊幫助戰斧。

聽聞李承洲和範青煙叫自己。

“蒙將軍,我先過去一趟。”

看著戰斧離開,蒙彪將目光投向了丁卡曼巴等人。

“你們幾個過來,我給你們講一講如何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