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哥看著這一老一少。

“你們是一起的吧?有什麼好東西,拿出來吧!”

老頭已經緊張地說不出話來,李承洲隻能硬著頭皮上。

“鹿哥,我們當時還問你要不要報酬,你說的不要呀!鹿哥你不能不講誠信呀!這以後還怎麼做生意?”

周圍的獵人鬨堂大笑,嘲笑李承洲的天真。

“那你就當是我不講誠信吧!這生意我們就隻當是個添頭,冇有能讓我心動的東西就去死吧。”

“等等等等!我們有。”

李承洲將包裡的食物還有獸皮衣服拿了出來。

“鹿哥你看?”

“你這是在逗我嗎?前幾個人也是這樣,現在他們已經開始燃燒了。”

眼看著鹿哥將刀提起來了,李承洲哇哇大叫。

“哥!哥!哥等一下!我還有。”

李承洲從懷裡掏出臨行前從大殿裡拿的韓劍單獨送給他的禮物,這是一柄短劍,韓劍打造的唯一一把合金短刀,比鐵器還要鋒利,李承洲帶著它用來防身。

但現在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為了活命隻能將這柄短刀獻祭出去。

鹿哥拿起這把短刀端詳,用手指輕輕劃過刀刃,手指就被劃破了。

李承洲隻恨當時冇有淬毒,不然肯定讓這小子死於非命!

李承洲陪著笑,當孫子可真不好受。

鹿哥將匕首收起來。

“這東西確實不錯,感覺要比我手中的刀還要鋒利,我可以放過你們兩個,但是你得告訴我這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李承洲便開始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這是我在火牛城鐵礦區旁邊溜達時撿到的。”

“那你還說什麼你手下一百多號人,區區鐵器的價格你還能負擔得起的,你還記不記得你對一個小販說過這些話?”

這些人果然勾搭在一起,李承洲之前就這樣猜想過,而且已經想好了答案。

“這個呀,是我裝逼編的,我要是有一百多號人,肯定由他們護送前往白鳥城了。”

鹿哥想了想也是,揮了揮手。

“去吧,明日和我們一起獵殺野牛,表現的好就放你們走。”

幾個活下來的人如釋重負趕緊離開了,生怕鹿哥反悔。

當李承洲離開後,遠處樹上的李小江放下了手中的弩,他已經瞄準了鹿哥,剛剛他舉刀的時候,李小江差點就扣動了扳機,但凡他手中的刀舉地再高一些,他的頭顱就會被洞穿。

李小江擦了下冷汗:“媽的。這群刁民,事後一定要將他們全部逮捕!”

為了破解售賣鐵器的案件,李小江留下了四個人帶著金劍辦案,自己帶著三個人繼續尾隨保護李承洲。

這幾人繼續看著遠處的李承洲,以防發生什麼意外。

李承洲和老頭趕緊跑到一個帳篷旁邊,兩個人頭上的冷汗在刷刷的冒。

這是李承洲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那幾個人的慘叫聲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兩個人互相安慰著。

“老頭,我們明天什麼時候跑呀?”

“小子,你以為我不想跑?明天看準時機,我們就跑,這兒離白鳥城應該不足四十公裡了,明天隻要我們跑的早,就可以在黑夜降臨前到達白鳥城。”

為了儲存體力以備明日逃跑,兩個人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在李承洲還未被叫醒前,幾輛輜重車由幾名民夫摸樣的人推著要出城。

城門的士兵攔住這隊民夫的去路。

“車裡裝的什麼?打開看看。”

為首的民夫並不懼怕,他直接上前一步對著說道。

“這是縣令大人送往火牛城,想要獻給陛下的上好毛皮,你們有什麼資格看?”

幾名守城的士兵麵麵相覷,不論是縣令還是陛下,冇一個是他們敢惹的。

這隊士兵的隊長走了上來。

“你們有什麼能夠證明這車裡裝的是毛皮?”

那民夫冷哼一聲,從身上掏出一塊令牌,扔了過去。

“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看看,這是不是縣令大人的令牌?”

這名隊長拿起這塊令牌端詳,他之前有幸見過縣令的令牌,這塊令牌不論是做工還是分量,和之前自己看過的那塊令牌簡直一模一樣。

但這小隊長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就算是手持縣令大人的令牌,也得檢查一下車裡的貨物,這是縣令大人昨日的吩咐,在下實在不敢違抗,還望兄弟行個方便,打開車廂給我們看看。”

為首的民夫不耐煩,讓手下將車廂打開。

“看看,這是不是上好的毛皮?”

有士兵想掀開毛皮看看下麵的東西,這民夫看見了立馬喝止。

“拿開你的臟手,這是獻給陛下的,也是你能碰的?”

士兵訕訕收回伸出的手,經過小隊長的檢視,這確實是上好的毛皮,一般人根本享用不上,一揮手。

“放行!”

“慢著!”

民夫剛剛喜悅的心情立馬被澆滅了,他很生氣。

“哪個敢多嘴?”

來者正是守在南門的影衛。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他車裡的東西也得掏出來檢查上三遍。”

“你好大的口氣!你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

影衛開門見山,直接將手中的金劍拔出。

“金劍在此,如陛下親臨!”

在場的人肅然起敬,紛紛跪倒在地上。

“現在可以翻看車上的東西了嗎?”

“大人,這是要送給陛下的,這些毛皮可都是比較細膩的,摸著摸著就壞了。”

“翻!什麼這些那些的?給我翻個底朝天!出了事算我的!”

有了這名影衛的保證,士兵們打開輜重車,要翻看輜重車裡裝的東西。

民夫們眼看事情敗露,從車上抽出早已準備好的橫刀,向著守城的士兵撲過去,手持石矛的士兵怎麼可能是手持橫刀的“民夫”的對手。

一時間士兵節節敗退,這些所謂的“民夫”的身手要比守城的士兵的身手還要好。

在一旁的影衛感慨道。

“整個軍營隻有小江統領更換了武器,老子都還冇用到這些裝備呢,你們竟然要比我還先使用!簡直忍不了了!”

影衛大步跨進戰場中,瞬間扭轉了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