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三個年輕人待到身上的酒味和煙火味散的差不多了,才搖搖晃晃回到營地,營地門口的守衛打開門,放他們進去。

三個年輕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邊走著還討論著下次如何出去。

經過廚房時,隱隱聽到廚師在裡麵罵人,三個人相視一笑,互相告彆,灰溜溜地各回各家。

範青煙有獨屬於自己的房間,戰斧他們也住上了熟練工匠們搭建的房子,畢竟放眼望去新大陸到處都是森林。工匠們順便還將營地範圍往大又擴了一圈。

李承洲回到房間,屁股還冇坐穩,就又被房長歌叫過去了。

熟悉的房間,熟悉的人,蒙彪依舊坐在熟悉的位置喝著茶。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範青煙也坐在房長歌旁邊。

李承洲向兩位長輩問好,然後坐定,等待房長歌的安排,等了良久,卻不見房長歌發話。

抬頭望去,正好看見房長歌看著自己:“公子先說說我們當前局勢和今後應該有何打算?”

李承洲覺得很難搞:“我對目前的局勢不太懂,對之後的發展也冇想法。”

房長歌並未放棄:“簡單講講,你先說出來,說出來我們再討論。”

李承洲見躲不過,隻能硬著頭皮說出自己的拙劣見解。

“我覺得我們今天這一仗還是挺成功的,冇人受傷,也能夠極大地震懾森林裡的部落。”

“我覺得我們應該據守原地,逐漸蠶食這周圍的部落。”

房長歌皺了皺眉頭,對著簡單的兩句話並不是很滿意。

“青煙,你來講講。”

範青煙整理了下自己的長袍,不緊不慢地開口講話。

“這個.....公子剛纔講的東西冇什麼問題。”

“我們的確極大地威懾了森林裡的部落,他們一群烏合之眾也早已分崩離析,他們今後應該不會再來進犯。”

“但我覺得我們據守原地未免有些太過於保守,我覺得我們應該趁此機會大肆擴張,將我們的勢力輻射出去。”

“但我覺得僅靠我們這營地裡的一千多人有點單薄,我們現在急需人口,大量的人口!森林裡的蠻族部落是我們最好的選擇,據我觀察,他們與我們基本冇什麼區彆,如果能夠爭取到他們作為盟友,那將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無論是補充兵員還是加快發展。”

“所以我們要趁著當前的勢頭,進入森林,收編蠻族們,甚至可以建城!”

“當我們有了城池作為基本盤,有了大量的人口作為後備力量,那我們隻需要逐步推進就可以征服這些蠻族,征服這片大陸。”

房長歌點了點頭,看向李承洲:“公子,你們今天應該已經見過了,這是老夫收的最後一個徒弟,最為聰慧,能文能武。今後必定能夠成為公子的一大助力!”

“青煙剛剛說的和我想的差不多,當然公子說的也冇什麼問題。”

“我也是覺得要團結蠻族,但不是與他們結盟,而是想辦法徹底收編同化,簡單的結盟並不能保證他們一直站在我們身後。”

“建城確實是應該的,這也是徹底同化他們的手段。將所有人分到城市的各個領域,由熟練的工匠帶著他們,幫助我們發展自身,對於部落的酋長統領這類,統統吸收進軍隊。將部落的成員和領袖之類的人物分開,這樣能夠儘最大程度地避免他們反水。”

“我們還要讓他們感到呆在我們城市中遠超在部落中的時候,才能讓他們自願留下。留下的人多了,才能發展農業、礦業,製造武器裝備,發展經濟。”

“但這都是建城之後的事,我們目前應該注重於如何將他們吸收進來,和我之前說的一樣,要讓他們感受到在我們這兒的便利和安全。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就算他們回去也會再次回來,甚至帶來更多的人。”

“我們也可以培養如戰斧那樣的人,幫助我們宣傳,帶動更多的人來到我們陣營。”

“現在我們還要討論一下建城的事宜。一個方法是以我們營地為基礎,進行擴建,改建成沿海城池。另一個方法是在海渡口建城,以後可以發展成要塞之類的。”

“公子你怎麼覺得?”

李承洲覺得範青煙和房長歌說的非常有道理:“我覺得你們說的對!對於選址我覺得就在沿海吧!沿海貿易發展起來可以快速發展經濟,以後或許需要打經濟戰。”

李承洲說完後發現大家都在看著他,蒙彪率先開口“這個所謂經濟戰?”

李承洲明白過來,秦朝的時候可能對於經濟戰關心的不多:“這個經濟戰就是通過貨幣的方式,掠奪敵人的財富。這個也挺複雜的,不過在沿海建城應該會比較好,我也觀察了一下,這一片也算是比較好的港口了。”

蒙彪剛想說什麼,但被房長歌攔住了:“既然公子開口,那就在沿海建城,反正隻是第一次,後麵還有機會。”

“那你們就最近想辦法吸收蠻族,多與蠻族接觸,和他們打成一片,吸收他們,然後讓他們回去拉人回來,最近軍士們的訓練也要停一停,讓他們去附近森林裡砍伐樹木,開采石材,我們需要在人數激增之前采集足夠的資源,準備好足夠的物資,隻要人數多起來我就會開始準備花名冊登記,安排開工建城。我們一定要一開始就統一度量,並努力統一文化,如果反抗激烈,也可以讓他們的文化與我們的文化共同發展——當然要以我們的文化為主。”

“我和蒙將軍會安排好營地裡一百多蠻族戰士的衣食,並會在合適的時機放他們回去,對能拉人回來的人重賞——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公子你就自己發展你的自己就好,青煙會好好幫助你的。”

“從明天開始,你就自己搞好自己吧,我的本事都教給青煙了。他完全可以幫助你做到你想做的。”

李承洲一臉懵逼:“????”

“就這麼草率就把我分出去了?”

房長歌不緊不慢地回答:“早早獨立對你也好,再說你還有蒙將軍的親衛陪著你,有青煙輔佐你,還有我為你提供後勤保障,你不要擔心。”

“奧,對了,建城之後就要立國,名正言才順,立國之後做的事情都會順順利利。公子這幾天準備一下登基的事情,如果這幾天收編蠻族的時候表現不好,到時候可就太丟臉了。”

李承洲聽著房長歌輕飄飄的話,覺得腦袋一陣大,所有一切都在房長歌的努力下飛速推進。

自己做皇帝?想都不敢想!

然而房長歌絲毫不給他反駁的機會,說完話就直接送客。

呆呆站在門外的李承洲承受了太多的資訊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