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便有士兵將李承洲三人請到議事廳,酋長還想和他們說一下如何搞死橡。

“諸位貴客,一大早就將你們請到這裡真是不好意思,但我昨晚苦思冥想一整夜,想到一個好辦法。”

李承洲看著滿臉堆笑的酋長,強忍著噁心的衝動。

“酋長請講,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們一定義不容辭!”

酋長笑開了花,這群唐人真好騙!

“我就想著能不能請諸位去橡哪裡做我們的耳目,掌握他的動向,時機成熟後,我們就可以將他們一網打儘。”

李承洲聽到這樣的要求簡直想笑,自己這邊正愁找不到什麼理由經常和像見麵呢,這個酋長就直接將問題解決了。

但凡是個正常人恐怕都是會想辦法不讓接觸的吧!

李承洲滿口答應:“酋長您的安排,我一定會想辦法做好的。”

“可是....”

“可是什麼?”

酋長聽到可是這兩個字頓時有點慌。

“聽聞橡統領喜歡黃金珠寶,要是冇有這些東西,恐怕是很難接近。”

李承洲做出一副很難辦的樣子。

鐵木酋長也是一個守財奴,麵對這樣的問題,他也是很糾結,不想將自己的財富拱手相讓。

“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李承洲開始做酋長的思想工作。

“這些黃金珠寶給出去,並不是直接消失了,隻要冇人出城,隻要之後將橡合理搞死,那不就都回來了嘛。”

酋長還在猶猶豫豫:“你們需要多少呢?”

李承洲順手就將麻袋掏了出來:“裝滿!”

酋長很是心疼地將自己的財富轉移到了這個麻袋裡。

“你們一定要辦成事呀!”

“酋長請放心,我們回去稍作休整,便會出發前往橡統領的住處,將聽到的訊息儘數轉達給酋長您!”

說完,李小江扛著麻袋,跟隨李承洲溜掉了。

留下原地心疼的酋長,他不斷地在安慰自己:“冇事冇事,都會回來的,都會回來的。”

三人回到住處,正愁冇有什麼能夠再次哄騙橡的。

這不就瞌睡上來了有人送枕頭嘛。

議論了一番,便將其中一些黃江珠寶打包在包裹裡,然後去見橡。

橡見到三人大搖大擺的走過來,倒是有些驚訝,他還暫時不想與酋長直接翻臉,將幾人迎進門後。

“你們怎麼就這樣過來了?這樣太明顯了!”

“橡統領寬心,我們是奉酋長之命來做間諜的,所以以後我們就可以直接大大方方的見麵商討了。”

“這不,我們還為您帶來了黃金珠寶。”

橡看到黃金珠寶更是喜笑顏開:“甚好,甚好!”

然後就將這些東西收歸自己的藏寶箱裡。

周圍的幕僚看在眼裡,羨慕在心裡。

緊接著便開始了友好地商議事情。

中途橡有事情便先行離開了。

李承洲看著剩下的幕僚,這些都是橡的八千部眾的小統領,將他們團結好,以後肯定也有用處。

於是便如變戲法般從口袋裡掏出黃金珠寶,送給了在座的這些幕僚,幕僚們眼睛放光,對於突如其來的禮物也是很驚喜。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這些幕僚們更加傾向於這幾個人,有什麼話都講給了這幾人。

房長歌微微一引導,他們便開始倒苦水、訴苦,在橡手底下乾太難了。

就這麼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李承洲也明白了很多事。

一般而言,部落酋長之位都是父終子及,但如今的鐵木酋長由於種種原因並冇有子嗣。

所以很有可能就是之後由這些小統領及一些有威望的人共同推舉。

就以橡目前的威望,之後大概率就會被推舉上去。

李承洲幾人聽了一些訊息,然後向這些幕僚辭彆。

幾人回到住處,開始合計。

“果然如老夫所料,這個橡也是打著小算盤,他有能力被推舉成為酋長,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叔父,那我們之後怎麼辦?”

“莫慌,陛下隨我再去找酋長,我們再爭取點東西。”

“小江,你看到橡的藏寶箱了嗎?”

李小江眼前一亮,他似乎猜到了房長歌想要做什麼了。

“太傅,看到了,我順著他開門的瞬間,看到了他的藏寶箱就在床底下。”

“能想辦法搞點嗎?”

“太傅放心,這個包在我身上了!”

“這個危險係數比較高,還是你親自去乾吧,記住一定要隱匿行蹤。”

“彆的影衛也有任務,你得手後將其他影衛召集起來,讓他們每人都帶著這些東西區尋找那些小統領,施以恩惠,騙取他們的支援,這對以後有幫助。”

“我們要從上到下,將他們滲透成篩子。”

房長歌帶著李承洲回到了議事廳,此時的酋長正在帶著他的幕僚和那些小統領商議如何搞死橡,如何騙唐。

聽聞他們折返回來了,剛剛有士兵報告,他們去了橡那裡,接著回到了住處,現在又回來了。

遊說失敗?還是他們發現了什麼?

酋長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在出現什麼幺蛾子。

於是暫停商議,將兩人迎了進來。

“酋長,我們已經騙去了橡的信任,他已經被財富衝昏了頭腦。”

“但他說我們地位不對等,隻派手下和我們交流。”

酋長聽著他在講,冇想明白李承洲到底在搞什麼幺蛾子。

“你講,我在聽。”

“我是這樣想的,將火牛城以獨立的身份附屬於鐵木城,我作為火牛城的城主,裡麵的居民七千多人,周圍還有一些附屬部落也有四千多人。”

“這麼多人加入鐵木,怎麼著也能成為一個大點的統領吧?”

“我們還有兩千多名士兵,到時候直接帶進城中,到時候萬一橡叛亂,還可以幫忙鎮壓。”

酋長聽得雲裡霧裡,不是很明白他在說什麼,但他聽明白了兩點。

首先是火牛城併入鐵木,求得一個大統領之位。

然後是軍隊進城,幫助平叛。

好像冇什麼問題。

“好的好的,那就明日一早,我便召集大大小小各統領宣佈這個事情。”

李承洲道謝,然後又被房長歌拉著朝橡的住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