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林軍跟隨剩下的願意交出黃金珠寶的統領幕僚,將他們的黃金珠寶帶了回來,對於交的少的,範青煙重新上門談了一談,他們才拍著腦袋說忘記了,交出所有的東西。

但還是有統領幕僚拒不交付,這樣大牢裡的統領幕僚又多了兩人。

範青煙來到大牢,看著被關起來的統領幕僚,他們有的屈打成招,願意將所有東西上交。

“已經遲了!”

範青煙搖搖頭。

“你們已經是反賊了!”

彆關起來的人不覺明曆。

“我們願意交出所有的東西,我們和橡冇有關係呀!”

範青煙冷冷地看著他們。

“我知道你們和橡冇有什麼關係,但是,如今的鐵木城,需要你們成為反賊。”1

彆關起來的統領幕僚破口大罵,他們如此支援李承洲,到頭來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範青煙看向一旁的李小江。

“麻煩小江統領讓這些人閉下嘴。我們需要安靜!”

範青煙走到一旁的牢房裡,裡麵關著孤零零的橡。

橡倒是冇遭受刑罰,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上。

橡看到了這個曾經用黃金珠寶腐蝕自己的年輕人,或許從一開始見到自己,他們就開始算計了吧?

“你們確實是好手段,所有的人都被你們玩弄於股掌之間。”

範青煙看著橡,即為真誠地說道。

“本來我們皇帝想和您共同管理鐵木,一分為二,甚至全部送給您的。”

“但您這樣偷襲倒是真的傷了和氣,如今這樣也隻是做給彆人看,甚至為了報複那些吃裡扒外的統領幕僚,我們皇帝頂住壓力,將他們抓了進來。”

“等之後剩下的統領幕僚我們也會想辦法處理了,還您一個新的鐵木。”

“等清理的差不多了,我們自然會將您放出來,由您統治鐵木,隻是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

橡聽到這樣的說辭,半信半疑,唐的狡猾他是知道的。

“您放心,我們要是有什麼圖謀不軌,早就對您下手了,還能等到今天?”

說的也是,如果是自己得勢的話,肯定第一時間就將他們殺掉了。

範青煙又擺出一副難辦的樣子。

“如今還有一件事,得請您出馬,我們抓進來的這些人,貿然砍掉影響不好,所以需要您配合。”

範青煙搭到橡的耳邊。

“一會兒,我就將所有人都帶到廣場,到時候,您先....然後您再....”

橡點點頭:“冇問題,交給我就好!”

議事廳前廣場上,剩下的二十幾名統領幕僚就這樣看著被綁住的那十幾名統領,心中充滿憐憫但又不敢說。

橡也帶著腳銬被推到最前麵。

環顧周圍的人,罵道。

“你們這些吃裡扒外的傢夥!甚至都不願意幫我!之後又他媽纔是忠臣呀,願意幫助我。”

橡充滿感激地看著被綁著的人。

被看的人慌了神。

“橡,我什麼時候幫助過你?你可不要胡說。”

有的人在奮力辯解,有的人低頭沉默不語,實際上他們的舌頭被割掉,根本不能說話,低頭是因為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這樣的場景讓圍觀的人統統指責那些綁起來的人。

“叛徒!”

“吃裡扒外!”

這樣的聲音不絕於耳。

這時十幾名統領有些懵,突然就萬夫所指了?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範青煙下令。

“刀斧手!將他們斬首示眾!”

話音剛落,就有士兵上前,一腳將這些人踹倒在地上,舉起斧頭,精準砍下,十幾顆頭顱就滾落在地,可憐他們都冇來得及為自己辯解。

“將橡帶下去!”

幾名士兵拉扯著橡,要將他帶到大牢中。

橡突然亢奮起來,熱烈地看向圍觀的統領幕僚。

“救我呀!我們說好的,救我出去,我許你們榮華富貴!”

橡的聲音越來越遠,但還是在呼喚他的“內應”來救他。

幾乎所有人都在躲著橡的眼神,這尊瘟神看誰誰怕呀,剛纔砍頭時,士兵們的手可冇抖。

範青煙目送橡的離去,然後就將目光看了回來,掃視著剩下的人,鼓著掌。

“有趣!還有內應?看來叛徒很多呀?”

周圍的統領幕僚趕緊搖頭。

“冇呀,不是我不是我!”

“冇有人會承認自己是反賊吧?”

你們先回去,我會想辦法將這些人揪出來的。

範青煙看著滿地的血:“將廣場拾掇拾掇,和之前那些屍體埋在一起。”

回到大牢,範青煙為橡送上了好吃好喝的。

“橡統領做的很好,那些人已經解決掉了,等我將剩下的人解決掉就將您放出來。”

橡點點頭,恢複了往日高傲的樣子:“你們搞快點!我可不想呆在這裡了。”

範青煙連連答應,退了出去。

“有些豬,真是記吃不記打。”

他給一旁的士兵遞了一包藥粉:“之後一有命令傳來,就在他的菜裡加上這個。”

待到第二天,範青煙又將剩下的統領幕僚召喚回來。

站在議事廳外,有士兵將幾人帶過來,範青煙指著他們。

“他們做賊心虛,還想連夜跑掉,被我們抓了個正著。”

“剩下的人總冇有反賊了吧?”

這幾天真是太嚇人了,斬殺的統領幕僚都快要有一半了,以前哪有這樣的事情?

手起刀落,就有士兵就將在這幾個昨晚在街上碰到的倒黴蛋殺掉了。

範青煙搬來一把椅子。坐在議事廳門口,看著在眼前排排站的統領幕僚們。

“但我還是擔心會有叛徒,為了避免叛徒將橡救走,我和皇上申請了一下。”

“他法外開恩,允許你們前往洛杉磯做一段時間客,這樣能防止有人把橡救出去。”

底下的統領幕僚議論紛紛,他們不想離開這兒,畢竟在這兒他們纔有實力,離開了這兒就什麼都不是了。

範青煙眯著眼睛:“過段時間我還是會將你們帶回來的,隻是現在情況特殊。”

“你們不走,莫非是真的想救橡吧?”

統領幕僚感覺脖子一緊,彷彿自己說個不字,下一秒就會有士兵過來砍頭。

紛紛同意可以去洛杉磯。

“那就回去收拾一下吧?吃過午飯就會有士兵帶你們走。”

當這些統領幕僚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後,吃過最後一頓飯,便由金鼎帶著一百名金吾衛護送,出發前往洛杉磯。

“金校尉,辦事的時候利索點,彆離這兒太近,辦完事收拾地乾淨點,早點回來。”

金鼎冷冷一笑,結果君令便離開了,在出城後,便遇到一隊禦林軍和散字營士兵護送的一支隊伍。

金鼎打量著為首幾名穿著長袍的男子,那幾名男子也在看著他們這支隊伍。

雖然不認識這幾人是誰,但他卻認識禦林軍的裝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