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歸好奇,但也止於好奇。

林恩並不喜歡對自己不熱衷的事物追根究底,也不會莫名其妙對一個陌生人查戶口——即便彈幕們正不停地攛掇他與對方進行交流。

對他來說,彈幕能給予幫助冇錯,他也會聽從彈幕們的建議,但這並不代表彈幕能影響他的行為方式。

在經過短暫的分析之後,林恩認為與身邊這位陌生少女進行交流短時間內不可能給他帶來什麼,而長期收益也暫時看不清,所以,他拒絕了彈幕們的起鬨,轉而將注意力集中在另外一件更有意義的事情上。

也就是,聽課。

“大家好,從今天開始,我是你們接下來幾年的輔導員兼魔法基礎課老師。”

相貌普通,但看起來很是順眼的中年男人站在講台上,沉靜地自我介紹道。

“我的名字是......”

“莫裡斯·倫道夫!”

冇等輔導員說完,下方立刻有人興奮地搶答道。

莫裡斯老師溫和地笑了笑:“看來,你們當中有不少人認識我嘛。”

那是自然。

作為萊茵王國最有名的【**師】之一,莫裡斯·倫道夫的名字不可謂不響亮。

隻說一點——萊茵魔法學院的防禦陣法,並不是擁有稱號的院長來主持,而是由他,親手設計,就算是院長,也隻提供了輔助服務。

能讓整個萊茵王國僅有的三位擁有稱號的存在之一為他打下手,就這,有幾人能做到?

所以,在萊茵學院內,隻論名氣,莫裡斯完全不遜於院長曼斯菲爾德。

而當這樣一位存在出現在學生們麵前,即便在座的新生個個非富即貴,但心中仍升起了好似“見名人”般的激動。

“好了。”莫裡斯老師敲了敲黑板,微笑著說,“大家安靜一下,現在,可到了上課時間了,這可是我們的第一節課,總得讓它成為我們多年之後也能回憶起來的美好記憶吧?”

“是!”學生們應了一聲,教室裡便再度恢複平靜。

莫裡斯滿意地點了點頭:“當然,雖然是第一節課,但我不會像其他老師那樣,要求你們一個一個站起來做自我介紹——相信你們之間,大部分都互相認識吧?”

他輕輕敲著桌麵:“不認識的話,下課可以去互相交流交流,但在上課時間裡,你們必須得好好認真聽課,明白嗎?”

“明白!”

“那,彆的我也不多說了。”

莫裡斯笑了笑,說:“我教你們的,是魔法基礎課,不過現在,我要跟你們講的卻並非魔法,而是虛數之海。”

“這是你們在正式踏入魔法學之前,必須要瞭解的東西——因為在未來,你們將耗費無數時間,於其中探尋。”

聽到如此認真的囑托,學生們激動的心逐漸沉下,端正身子,屏息凝神地準備迎接接下來的話語。

“虛數之海,如字麵意思所說,它確實就像無垠的海洋,而大家也知道,海洋當中,有著數不清的生物生存著。那麼,虛數之海中的‘生物’是什麼呢?”

“是知識。”

“無論武技也好,魔法也好,甚至一些神秘的鍊金學配方,都是虛數之海中的‘生物’,而我們,將扮演漁民,從這片無儘之海中,捕獲我們所需要的獵物。”

“可是大家也知道,一般生存在海平麵左右的生物,都並非什麼珍貴的小傢夥,而當我們到了一定層次,需要更優秀的營養來補充自身時,我們該怎麼辦?”

“答案是,下潛。”

“隻是,就像真正的海洋那般,其中蘊含的壓力並非我們的身體能承受得了的,並且越往海洋深處追尋,黑暗的角落便愈發密集,無時無刻不在威脅我們的安全。”

這彷彿像是警告般的話讓學生們忍不住一呆。

“虛數之海中,居然還有危險嗎?”

“不要小瞧這些‘生物’啊。”莫裡斯意味深長地說,“知識,依靠人的智慧所誕生,而虛數之海的海洋,則是他們最好的養分,將其養出些許靈智來,也並非不可能。”

頓了頓,他繼續說:“剛剛我隻是稍微介紹了一下關於虛數之海的簡易情報,接下來,我要給你們講的,是它的構造。”

“你們在進入虛數之海後,有觀察天空嗎?”

“有!”有人舉手回答道,“天上有一圈星星。”

“冇錯。”莫裡斯笑笑,說,“我們通常把那一圈星星,稱之為虛數星環。”

“根據研究,有人猜測我們之所以能穿越現實,進入虛數之海,正是通過那圈星環,墜落而下,也就是我們在初次鏈接時所尋找的‘門’。而在通過它時,我們的靈魂力量便與其完成溝通,建立了連接.......至於連接成功了有什麼用,咱們先暫時放著。”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星環之下的東西。”

“論形態,虛數之海確實像海洋,但要論構造,則不然,反而更像一座埋在地裡的高塔,我們剛剛登錄時,是在其最頂層,想要獲得更好的知識,就隻能往下探索。”

“總體來說,虛數之海共分為四層,每一層,其蘊藏的魔力都有著奇特的屬性存在。”

“第一次,也就是我們剛剛登錄的那一層,它的特彆屬性,叫做‘數量’。”

“這時有人可能會問,所謂的‘數量’,指的是不是‘知識’的數量——錯了!”

“剛剛說過,其特殊屬性,隻存在於‘魔力’上。”

“那這些特殊的魔力又有何用處呢?”

“答案是,汲取,提升自己,然後向著更深處進發。”

“一般來說,我們在鏈接虛數之海後,除非特彆情況,不然,之後的魔力修煉也是在虛數之海中進行——世界上冇有哪個地方的魔力量是比虛數之海更為充足的了。在這裡,我們完全不用擔心效率問題。”

“至於為什麼在虛數之海中的魔力能傳輸到身體中.......有人說是因為靈魂與身體的鏈接原因,有人說是因為靈魂相當於另一個身體的緣故,但無論什麼猜測,最終都冇有得到過真正的肯定,隻止步於猜測。”

“說到魔力修煉,這時,我們又要把方纔提到的‘星環’拿出來了。”

莫裡斯老師淡聲道:“我們體內的魔力量,會直接反應在天上的星環上。星環又會因為我們汲取的虛數之海內的魔力發生反應,最終體現便是——變顏色。”

“大家見到的星環應該是五彩斑斕的,而一旦開始在虛數之海中進行修煉,汲取了足量的魔力,星環便會漸漸變成白銀之色,而星環的顏色越飽滿,說明我們能探索的深度也越深。”

“當七彩星環完全化作白銀星環,也代表著我們的身體所能承受的魔力數量,已經達到了頂峰,能探索的區域,也就到此為止。”

“而魔力數量達到頂峰後,我們又該如何繼續提升呢?”

“——數量夠了,那隻能提升質量了。”

“所以,虛數之海的第二層魔力的特殊屬性,便是‘質量’。”

“在白銀星環溢滿後,我們需要通過某種特殊的考驗,進入第二層。到了第二層,我們會逐漸用更優秀的魔力替換掉原本的魔力,星環也會從神秘的銀,轉變為耀眼的金。”

“那完全變為黃金星環後,再想提升,又該怎麼辦呢?”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體內的魔力,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都已經達到了巔峰,一點兒不能多又一點兒少不了,成色無比完美。但就算是這樣,我們還想繼續向上爬,該用什麼辦法?”

“這時的我們,被規則所束縛,想要提升,就隻能打破規則。”

“大家懂了吧,第三層的特殊屬性,就是‘規則’。”

“進入第三層後,我們的星環顏色會有些特殊——就像我們所在的世界一樣,明文規定很多,但也有著更多不成文的條例,所以,這時的星環,將會成為被賦予無色透明的狀態。”

莫裡斯頓了頓,繼續說:“至於第四層,我就冇辦法和你們說明瞭。”

“因為,已經很久很久冇有人進入過虛數之海的第四層了,上一位有著明確記載,進入過第四層的人,是千年前的黃金之王,在那之後,再也冇有人成功踏入過那個領域。”

當這句話落下尾音後,莫裡斯再度笑了笑,問。

“我想,到這裡,你們應該知道咱們的法師、**師,到底是通過什麼來分級了的吧?”

學生們齊齊點頭。

在世俗認知中,力量體係隻有簡短的三個半個階級。

拿法師來舉例的話,便是法師學徒、正式法師、**師、及擁有稱號的法師。

結合莫裡斯說的話,法師學徒對應的是虛數之海中的白銀星環,正式法師是黃金星環,**師,則是透明星環。

而在那之上的半個階級,則是因為“稱號”的特殊。

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有資格被以“稱號”稱呼其本人的,想得到這種待遇,要麼是有著出色的功績,要麼對於某位現存的神靈有著虔誠的信仰,方能從皇帝或那位神的教派的領導瑞手中,拿到他們代神贈與的“稱號。”

而在成功獲得稱號之後,這些人,便將擁有一份超越世俗認知的能力。

像萊茵學院院長曼斯菲爾德,他的【惡兆棄子】稱號來源於他曾經是【惡兆神靈】的忠實信徒,結果卻被信仰所拋棄,改信星輝女神,並因此獲得了祂的認可,最終得到這枚可以【察覺自己的幸運時刻】的稱號。

總的來說,稱號就相當於一個極其強力的buff,能讓實力已經溢滿,處於平級的人們,分出高低。

“好了。”莫裡斯拍拍手,“大家已經初步瞭解了有關虛數之海的大概資訊了吧?”

“瞭解!”

“那麼.......”莫裡斯拉長了尾音,忽的又變了個調,“你們以為我要說,現在該講關於魔法的知識了嗎?”

“不不不。”他擺擺手,說,“現在,我要你們進入虛數之海,去尋找一份簡單的魔法。”

“簡單到像是小水球,小火球這樣,不需要任何時間,立刻能學會的,最簡單的魔法。”

莫裡斯說:“隻有我在講的話,學習效率遠不如你們拿著魔法邊聽邊實踐來的更高。”

“明白了!”學生們應道。

莫裡斯打了個響指。

下一刻,空氣中忽地泛起瞭如水波般的漣漪,漣漪逐步擴散,蔓延至整個教室。

當那漣漪消散之時,教室內再也聽不見外麵的任何一點兒聲音、

“那麼,去吧!”

這一次,大家冇有再說話,而是直接閉上了眼。

林恩也依照老師的要求,平複心緒,準備再次與虛數之海進行溝通。

然而,正當他準備故技重施,在手上寫字讓虛數之海放他進去時,意外卻出現了。

.......

沙灘上,林恩狼狽地坐在地上,滿頭問號。

“我這是,被虛數之海強行拽進來了?”

方纔,在他準備與虛數之海再次溝通時,靈體忽的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吸力,仿若黑洞一般,直接把他吸了進去。

然後,他便出現在這裡了。

而之所以說是“拽”,是因為他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這股吸力,多多少少帶了點個人情緒在裡頭。

那種情緒,叫“生氣”。

緩過神來後,林恩立刻陷入了迷惑當中。

“生氣?虛數之海?虛數之海居然會有情緒?虛數之海居然會生氣??”

“虛數之海又不是生物,怎麼可能會生氣.......”

林恩止住了想法。

方纔,莫裡斯老師說了,知識,會通過汲取養分,獲得淺薄的靈智,那麼,虛數之海作為神靈贈與的禮物,有冇有可能,也獲得靈智呢?

是的,這是件說出去絕不會有人相信的事情,因為千百年來,人們早已在潛意識中,把虛數之海當做貯存知識的倉庫,可冇有人信,就絕對不可能嗎?

林恩忽然想到一件事。

在虛數之海中,你一旦拿到了什麼樣的知識,之後湧來的,便都會是那種類型的東西。

所有人都覺得這是個很方便的功能,但從來冇有人思考過,這種“方便”,到底是神靈做出的“硬性規定”,還是因為虛數之海無時無刻不在觀察著人們而產生的自發行為。

“冇有人知道,那,由我來探索!”

深呼吸,林恩在手臂上寫下一行字,然後高高舉起。

那上麵寫著人類最原始的問候話語。

“你好!”

然而,冇有反應。

林恩舉著手,站在原地足足站了一份多鐘,除開海風的吹拂與海浪的翻湧聲,他冇感受到任何東西。

情緒倒是有一點,但那是屬於他自己的“尷尬”。

“........”

林恩默默地收回手。

“好在這裡冇有其他人.......就是嘛,虛數之海怎麼可能有靈智呢,是我想太多了.......”

話語被掐斷了。

林恩木著臉,機械性地低下頭,看著沙灘上忽的出現幾條凹陷的痕跡。

那些痕跡互相連接,最終構成一個清晰明瞭的單詞。

“——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