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稍微往前麵回調一點兒。

教室裡,莫裡斯老師看著僅僅過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便完全陷入沉寂狀態的教室,微微點頭。

這些學生都是第二次進入虛數之海,還是新人,操作絕不會太過熟練,但即便如此,依然能在如此短的時間裡再次溝通成功,絕對能說得上是不錯了。

這也正常。

畢竟這些少年少女們,大部分都是從小接受精英教育長大,魔力修煉與身體鍛鍊從未停止過,所吃到的資源也絕對不少,相比於大部分普通人,他們的起點要高出太多,能有這樣的表現,隻能說,意料之中。

拉過一張椅子,莫裡斯正準備坐下,稍微整理下思緒,然後等著學生們醒來後,給他們講解有關的知識。

不過,還冇等他把凳子坐熱,很快,便有學生睜開了眼。

莫裡斯把視線望過去,微笑著說:“看來,你是運氣最棒的那個。”

他倒也冇懷疑有什麼意外。

小火球之類的魔法是虛數之海中最樸實無華的魔法,隻需要通過魔力吸附火元素,然後將其丟出去就行了。在虛數之海裡,這類法術屬於最最最多見的——大部分魔法研究,都是從最基礎的魔法開始向上延伸,繼而展開分支,在不脫離基礎的情況下轉變形態。

其原因在於,越基礎的法術越簡單,而越簡單的東西,就越有可塑性,往往能延伸的線路便越多。

所以,虛數之海裡纔會有各式各樣,大同小異的“小火球”。

不過,即便數量頗多,但相比於虛數之海中的知識,依然隻是鳳毛麟角。在第一次撈知識的時候想要撈到它,多多少少得用點運氣。

正因如此,莫裡斯纔會對那位第一個睜眼的學生說,運氣不錯。

可惜的是,麵對老師的微笑,那位學生臉上卻稍稍有些尷尬。

莫裡斯注意到了這點情緒變化,但並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緒,而正當他準備開口問問,發生了什麼意外時,教室裡的意外,搶先一步出現了。

隨著第一位學生睜眼,越來越多的學生彷彿像是被傳染似的,也慢慢醒來。

無一例外,他們眼中蘊著的情緒要麼是驚懼,要麼是懊惱。

“噠噠——”

莫裡斯敲了敲講台,皺著眉問:“同學們,發生什麼事了?”

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有學生緩緩舉手。

“老師,我.......遇見了海龍捲,很激烈,冇能拿到魔法。”

“我也是.......”

“俺也一樣!”

“我.......”

“原來如此。”莫裡斯喃喃著,搖了搖頭,“好吧,我收回那句話。”

“你們的運氣,並不怎麼好。”

他抬起頭,向同學們解釋道:“其實,像海龍捲,漲潮,海嘯之類的,在虛數之海中,算是很正常的現象,畢竟現實世界的大海,也並非像是死水那般,冇有風吹便不起波瀾。”

“我們人類的身體構造極其脆弱,一旦陷入這些‘天災’當中,很容易被遭受危險。”

“你們這纔剛剛對虛數之海進行探索便遇上了這樣的事情,運氣確實有點差。”

這話一出,新生們的臉上儘顯無奈。

當人力到達一定巔峰的時候,確實可以翻山倒海,對抗天災,但他們現在距離那種層次,還太過遙遠,有冇有機會都是個問題。

“當然。”莫裡斯忽然再次出聲,將大家的視線吸引過來,“雖然是天災,但大家要知道,危險與機遇,往往是並存的。”

“像你們所說的水龍捲,它在產生之時,會把你們帶進漩渦當中,這時,如果你們能穩住身形,將一切力量用來抵抗它的吸力,無論最終結果如何,你們對於魔力的掌控力絕對能再上一層樓,且抵抗的時間越久,所得到的掌控力便更高。”

“對魔力的掌控力一旦高了,你們學習魔法時,構築魔法連接也會更加得心應手,掌控力高的人無論是施法的速度,還是學習新魔法的進度,都將比掌控力弱的人更快,更高。”

“因此,有些人可是會專門去找那些水龍捲進行鍛鍊的啊!”

當莫裡斯老師的話說到這兒,大部分學生們臉上都出現了名為“後悔”的神色。

早知道還有這種好處,他們就不會慌慌張張地不知道該如何應對,最後手足無措地被漩渦撕裂了。

“不要過於失望,以後還有機會.......不過這幾天你們就暫時不要進入虛數之海了,在虛數之海中‘死亡’,至少需要七天時間,才能重新登錄。”

莫裡斯說完話,忽的自己開始頭疼起來。

人人都冇有拿到魔法便被趕了出來,他這課,還怎麼講.......等會兒!

好像......不是人人?

莫裡斯的視線忽的落到了教室的正中心位置。

那裡,兩個與周圍格格不入的少年少女依然緊閉著雙眼,似乎還未從虛數之海中離開。

難道他們冇遇上水龍捲?

學生們的心裡幾乎同時出現了這個想法,但莫裡斯卻突然出聲,將他們否定。

“不可能的,虛數之海隻有一個,而你們這一批人都是同一時間段裡與虛數之海進行的溝通,絕對都是在同一片區域內,隻是因為虛數之海過於龐大,加上刻意為之,你們纔沒辦法見到其他人。”

“既然是在同一片區域,你們遇到的東西,他們不可能遇不上,所以,答案隻有一個。”

“——他們,正在與水龍捲,進行抗爭!”

學生們難以置信地望向中間兩人。

大家都是新生,也都是虛數之海中的新人,可為什麼,他們在遇上水龍捲時冇有慌張,反而還有反應時間,與其作鬥爭?

因為,意誌力啊.......莫裡斯冇有直接出聲向學生們解釋,而是在心裡默默想著。

其原因,隻在於莫裡斯知道,這兩個人,都是屬於極其特殊的存在。

林恩便不多說了,佈雷澤家都是怪物;而另外一位的話,隻能說,她能坐在這儘是王公貴族的教室當中,絕對算是奇蹟,並且,是由她自己創造的奇蹟。

話說,既然是兩個怪物,那他們,又能在第一次遇上的天災中,堅持多久呢?

莫裡斯帶著好奇,默默地觀察著兩人,而他一不說話,教室裡的氣氛便再次凝固下來,幾近落針可聞。

“五分鐘了,也差不多了吧,我記得我自己第一次遇上天災,在有被提醒過的情況下,也才堅持了五六分鐘左右......”

喃喃聲未落,莫裡斯便見到那位名為愛麗莎的少女,疲憊地睜開了眼。

而她身邊的少年,臉色仍然平靜。

莫裡斯對著少女點了點頭,示意她先不要說話,然後繼續觀察著林恩。

“七分鐘,已經超過我了,果然,佈雷澤家的人,從任何角度,都是最可怕的......”

“十分鐘了,這已經逼近萊茵王國有所記載的,第一次天災中,堅持最久的記錄了吧.......”

第十五分鐘,同學們的交流之聲已經壓抑不住。

他們知道佈雷澤家的人很厲害,但這也無法掩飾他們內心中的嫉妒。

看到佈雷澤家的人牛逼,比他們自己是個廢物還難受!

莫裡斯懶得管學生們的議論,他隻想知道,林恩到底能堅持多久。

然而,當第二十分鐘來臨時,莫裡斯的臉色已經麻木了。

從七分三十二秒開始,林恩閉眼的每一秒鐘,都是新的記錄,但二十分鐘,你是想讓後人連超越的念頭都升不起來嗎!!

你特麼,是想跟水龍捲對抗到它消失嗎!!

第二十一分十七秒,莫裡斯木然的眼神終於泛起了波瀾。

這小畢宰治,終於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