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茵王國,王都卡塔萊納。

輝煌大道,七十五號宅邸。

淩晨,四時五十七分。

“嗚......”

良好的生物鐘讓林恩在朦朧狀態下緩緩支起身子,揉揉眼,接著用大大的哈欠搭配上慵懶的伸展,拉開了他一天的序幕。

冇有試圖去拾起已經破碎的夢境碎片,林恩在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的趨勢下下了床,來到盥洗室,擰開水龍頭。

“呼——”

隨著清涼的水沖走睏倦,林恩長舒口氣,緩緩抬頭,凝視著鏡子裡的自己。

那是一個年紀約莫在十三四歲左右的少年,黑髮棕瞳,五官在魔法燭燈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精緻,但精緻之餘,卻又略顯青澀,眉宇與臉龐線條儘顯符合他這個年紀所應有的稚嫩之色,落到那些充滿母性光輝的女性們眼裡,獲得的評價應該是“我好愛”,而不會是“我可以”。

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咧開嘴,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後,林恩開始進行洗漱。

每天對醒來的自己露出一個微笑,是母親教他的東西,據說能讓自己的一天都在快樂中渡過。

當然,具體有冇有用,還得看在今天剩下的時間裡,會不會遇到臭的像是十七號街之外的水溝裡的淤泥那樣的傻X。

洗漱完成後,林恩提起放在櫃子邊的小布包,換上一身簡約輕便的服飾,隨後直接下樓。

現在時間尚早,客廳裡冇有人在,不過廚房那邊倒是有著叮叮噹噹的聲音傳來,應該是仆人在準備老爺們待會兒要用的早餐。

林恩冇有朝廚房那邊走去,而是直接推開那扇花紋繁多,古樸厚重的大門,來到寬大的庭院內,隨後放下布包,將裡麵放著的,隻比他人短一截的精製長劍取出。

“鏘——”

長劍出鞘,從天際傾瀉而下的陽光恰到好處落於其上,尚未來得及停留,立刻又被折射彈開,搭配著少年強有力的斬擊,銀色劍刃,好似能斬斷陽光。

與其他貴族家家傳劍術不同的是,佈雷澤家的劍術並不同時追求華麗與架勢,試圖以一套完美的COMBO擊敗對手。在佈雷澤劍術的理念中,防守是不存在的,所有招式與變招統統是衝著使對方失去反抗能力去的,所謂的防禦架勢,也隻不過是為了使持劍者在被以傷換傷後還有能斬出下一劍的能力而已。

從招式來看,這是一門極其危險的劍術,但放在佈雷澤家的人身上,倒也能算得上是最佳搭配。

隨著太陽逐漸從地平線上完全冒頭,林恩手中長劍折射的光也愈發淩冽。

晨練,是父親的安排,從他四歲開始,便被要求每天早晨練習一遍家傳劍術,距今為止,已經快十年了。

對此,林恩曾經也有過不少怨言。

他的貴族同學們雖然也會有所練習,但從冇有像他這麼早便起床,還冇有仆人伺候,並且,若是碰到惡劣天氣出現,其他人多少也能放個小假睡個懶覺,而他的練習在父親要求下,風雨無阻,就算遇到暴雨暴雪,他也得在先斬落雨雪,再談其他。

當然,怨言歸怨言,反抗是不存在的。

佈雷澤家是切實的一言堂,在任何事情上,隻要佈雷澤伯爵做出決斷,那麼其他人就算再有意見,也隻能憋著,就算是佈雷澤夫人都不能當麵提出,隻能在事後給伯爵先生吹吹枕邊風。

“鏘——”

長劍入鞘,斬斷胡思亂想。

林恩穩穩站在原地,調整呼吸,待到呼吸平穩之後,他才抬手擦掉額角的汗,轉身回屋。

相比於他出門時,現在的大廳顯然熱鬨了許多。

牆壁上的魔法燭燈已經亮起,攜著晨光驅散殘留的黑暗;仆人們於廚房與餐廳間進進出出,呈上色香味俱全的美味菜肴。

主位上,佈雷澤伯爵已經端坐於主位之上,抱著那份比所有人都要早到的早報細細觀摩。

當然,林恩知道,對於早報上的資訊,父親從不關注,他隻關注撰寫文字的人,是不是有想去找星輝女神報到的念頭——啊,在父親眼中,那些血管裡流淌著汙濁的黑泥,視野被狹隘的智商堵塞,渾身都是肥大脂肪活像一隻被圈養的種豬的渣滓們應該不可能有資格麵見女神吧。

林恩走向餐桌,卻冇有直接在父親右邊落座,而是微微躬身,行了一禮。

“日安,父親。”

“日安。”科爾·佈雷澤把那張嚴肅的臉從報紙後頭露出來,扯出個像又不像笑的笑,“練習完成了?”

“是。”林恩輕聲道,“不過依然冇有踏過您說的,驅劍如臂使指的境地。”

“無妨。”科爾擺了擺手,“劍術修行並非一日而成,況且你的練習過程冇有對手存在,進步甚微也是正常的事——常年練習的目的從來都不是為了進步,而是不讓自己的大腦對於這門技藝感到生疏。”

“是!”

“去整理吧。”科爾重新把視線放在報紙上,隨口道,“另外,記得把羅莎叫起來。”

“我知道了。”

林恩點點頭,轉身上樓。

他先是回到自己房間,用仆人泡好的熱洗澡水清洗了一遍身體,然後換上一身繪著圓形星星標誌的黑色製服,再走出房間,穿過迴廊,最終停在最裡麵的房間門前。

抬手敲了三下房門,林恩輕聲喚道:“羅莎。”

冇有迴應。

似乎已經習慣了的林恩冇再試圖繼續呼喚,而是直接伸手擰開把手,推門進入。

房間很大,內部裝飾也十分華麗,不過相對於滿書架幾乎冇動過的書籍,還是那張大床與大床上的人更能吸引人的注意。

時至清晨,房間裡的燈卻都亮著,女孩柔美的臉頰卻隱冇在枕頭與被褥構建而成的黑暗當中,似乎不願麵對外頭刺眼的陽光。

為了避免妹妹鬨騰,林恩冇有走到對方床前,而是站在門邊,調整呼吸,而後。

“羅莎琳德!!”

充斥著兄長威嚴的喝聲嚇得床上的女孩直接彈了起來,散亂的金髮遮蔽了她那雙像是夏日下的海洋般蔚藍的澄澈眸子,雪白的肌膚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透明到幾乎能看見到皮膚下青色的血管。

當女孩從驚嚇中緩過神來,同時看清來人時,她的小臉立刻垮了下來。

作為家裡三個孩子中最受寵的那個,羅莎琳德卻冇有拿著這份寵愛肆無忌憚地撒野。

原因無他,隻是腦袋上有兩個壓著她的人存在罷了。

巧的是,林恩就是其中之一。

“林恩哥哥!”

羅莎琳德揪著被子弱弱地喊了一聲。

林恩點點頭,說:“今天父親在,早點下來。”

“父親在?”

羅莎琳德小臉一白,也冇下一句話了,立刻跳下床,鑽進盥洗室裡草草抹了兩把,然後蹭地一下就竄了出去。

當林恩慢慢悠悠重新下樓時,女孩已經在討好地給父親倒紅茶了。

除開妹妹之外,林恩的母親,以及另一個弟弟,雷格·佈雷澤也已經坐到了屬於他的位置上。

相比於妹妹的跳脫與林恩的沉著,雷格的性格更加沉悶一些,即便是在父親麵前,他也是埋著腦袋不說話的狀態,隻有在妹妹給他也倒上一杯熱氣騰騰的紅茶時,他纔會抬起頭,露出一個不那麼好看的微笑。

當所有人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時,佈雷澤家今天的早餐便也正式開始。

不過相比於普通人家餐時的左吵右鬨,佈雷澤家的餐桌上顯然有些過分安靜,除開刀叉碰碗碟的聲音之外,再也冇其他聲音出現。

這倒不是因為佈雷澤家規規定“食不言寢不語”,而是坐在主位上的父親氣勢過於強大,在他不苟言笑的麵容之下,幾乎冇人會先開口。

能打破這種氛圍的,隻有伯爵先生。

“林恩。”

林恩抬頭,茫然地看向呼喚自己的父親:“怎麼了,父親?”

伯爵先生看著兒子的臉,言簡意賅道:“今天儘力即可,很少有人能在第一次溝通中,與[虛數之海]建立連接。”

“我知道了!”

麵對父親提前性的寬慰,林恩的應對倒是顯得很平常,但他隱約注意到,坐在一邊埋頭吃飯的雷格卻突然頓住了動作。

伯爵先生雖然嚴厲,但並非是塊耿直的木頭,誇人或是勸慰之類的話,他也會說,不過,不多。

這些話,大部分都給了林恩,而對於雷格這個二兒子,他甚至都不怎麼用笑臉來麵對他。

伯爵先生在說完那句話後,又吃了幾口東西,便拄著手杖,在妻子與孩子們的祝福聲中出了家門,而他這一走,餐廳內的氣氛肉眼可見地輕鬆多了。

“雷格,我要吃這個!”

羅莎琳德扒著桌子握著叉子,試圖染指雷格餐盤中的烤香腸,眼角餘光卻一直落在林恩身上,似乎是有些害怕大哥對自己的行為有所不滿,而雷格顯然也冇有拒絕的意思,隻默默把自己的餐盤往妹妹那邊推了推。

佈雷澤夫人對眼前這小打小鬨也冇什麼反應,隻無奈地搖了搖頭:“羅莎琳德,說了多少次,你要叫雷格叫哥哥,不能這麼冇有禮貌。”

羅莎琳德看了眼冇任何反應的林恩,然後鼓著被食物撐起的小臉,縮回座位冇再出聲,而雷格又重新低下頭,也不說話。

另一邊,林恩擦擦嘴,準備和眾人道彆。

今天是萊茵學院組織有資格的學生們集體溝通[虛數之海]的日子,完成之後,鏈接成功的學生們將要選擇他們在之後的日子裡,會踏上什麼樣的道路,而冇完成的學生們將會總結經驗,在第二天繼續嘗試。

總而言之,無論能不能溝通成功,今天的林恩,都會很忙碌。

不過,正當林恩準備開口告彆時,他的眼前,忽然飄出幾行奇奇怪怪的文字。

【終於等到你!火鉗劉明!】

【我的艾琳老婆終於會動了!!】

【艾琳鐵綠茶!羅莎琳德纔是天下第一!我說的!耶蘇蘇都攔不住!!】

【伊薇特!(愛心.emoji),伊薇特!(愛心.emoji)】

【galgame動畫化,會不會河蟹好多精彩部分啊.......好吧,這galgame素的可以,連個啵啵劇情都冇有,也冇啥能河蟹的。】

【夢開始的地方.......等會兒,我超!這是哪?帥哥你誰啊?!】

林恩腦袋一歪,緩緩打出幾個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