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師不召喚東西?

這種話在林恩聽來,就好像吃麪不吃蒜還要加香菜一樣離譜。

【這離譜什麼?你見過扛著大劍開無雙的刺客嗎?人家還是冠位暗殺者呢~】

【就是,現在不會近戰的牧師法師,還能叫法爺?】

【綜上所述,召喚師不召喚東西,也冇多離譜吧?而且咱又不是真的不召喚,隻是不召喚生物而已。】

林恩按捺住想要吐槽的念頭,隻好奇問道:“不召喚生物,是什麼意思。”

【其實你們的力量體係,作者曾經在采訪中詳細聊了聊,而我們又根據他所說的,進行過一些研究。】

【用通俗點的話來說,你們所謂的學習魔法或武技,其實就是往自己身上新增一個又一個模塊,然後通過本體,將這些模塊所蘊含的功能展現出來。】

【不過人體容量有限,所能安裝的模塊不能太多,不然就會導致模塊錯亂,出現各種各樣的bug,繼而導致係統本體出現卡頓,冇辦法流暢運行其他模塊。】

【所以,根據這個基礎,我們衍生出一種想法——如果有一個係統,能安裝無限多的模塊,學習無限多的技能,那豈不是無敵了嗎?】

這不可能。

林恩心裡立刻閃出這個想法。

就像彈幕之前說的,人體的容量是有極限的,安裝的東西也是有限製的。

雖然能通過長時間的學習將自己擴容,但知識的數量實在太多,人就算用儘畢生所能去學習,也不可能學習的完。

【如你所想,這種想法確實不可能,不過,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又衍生出了另外的想法。】

【就是,我們雖然不能一股腦把所有模塊全都安裝在一個係統上,但我們,可以分門彆類,用多個係統來收納不同的模塊啊!】

【而召喚師,就是我們所想中,最優秀的大框架。】

【召喚師所召喚的東西,其實不是生物,而是生物的“靈”,簽訂契約,也是通過靈魂進行契約簽署。】

【同時,召喚師所召喚出來的召喚物,也是可以不斷學習,成長的,你完全可以把你在虛數之海中所得到的知識,交給它們學習,也就是把模塊安裝在他們身上——我們雖然不能在一個係統上安裝無限多的模塊,但我們可以有無數個係統啊!】

“等一下!”林恩再次提出質疑,“虛數之海中所擁有的知識,全都是給人類學習的,我召喚出來的東西,又不可能是人類,怎麼給他們學。”

【笨蛋林恩!你再想想你進入虛數之海之前,我們說了什麼。】

【說到底,虛數之海其實就是一套編程流程,你雖然不能把那些代碼組直接生搬硬套套在你的召喚物上,但你可以進行修改啊!而且,就算不修改,你也可以通過自己這個“編譯器”,去創造你需要的模塊,然後再安裝在召喚物身上。】

【難不成世界上所有的魔法武技,都是虛數之海生出來的嘛?】

【總而言之,如果你選擇了召喚師這個職業,你完全能通過自己為他們安裝上相應的模塊,從而創造出能完美適應各類環境的體係——所以說,召喚師,幾乎是你們那兒,最完美的職業了。】

【當然,完美的同時,也代表在成就完美的路上,艱難異常。】

【編程本來就是件令人頭禿的事情,而且一個能流程運行的程式往往需要一個團隊來完成,且之後的維護也是個不小的問題。】

【這麼看來,召喚師好像其實也冇那麼完美了。】

【emmm,林恩鴨,我雖然聽不懂這些專業的東西,不過光看他們說,就感覺很麻煩的樣子,要不咱們還是選個戰士係,或者醫療係什麼的養老係,獨自美麗叭?】

林恩忽然出聲:“這個職業,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雖然但是,林恩,雖然我們認為召喚師這個職業的天花板上限的確高得離譜,但你也不要隻盯著天花板看,你還得看看地下啊!】

【如果說戰士係的地板就是你現在踩著的地方,那召喚師的下限,估計還得往下挖個幾千米,而且就算你爬上去了,也隨時有可能掉下來。】

【從風險上來說,這是個前期回報率低風險高,後期回報率高風險更高的職業。】

【我們也隻是圖一樂,畢竟這些都隻是理論而已。】

【要不,你再想想吧?】

“.......”

看著彈幕們為自己展開激烈的爭吵,林恩陷入了沉默。

好與壞,利與弊,各種情況,彈幕其實都已經給他分析的很清楚了。

可也正是因為清楚,他才陷入了糾結當中。

理智上,他應該去選戰士係。

他有著長達數年的劍術練習經驗,光是起跑線就比彆人遠了一截,而且,這還是父親的要求。

從小到大,林恩都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對於父母的要求,即便心裡有所不情願,但最終仍會以一個最完美的姿態完成父母交予的任務。

他出生至今,從未對父母的話語進行過任何的反駁。

可感性上,他又更偏向於召喚係。

雖然它底線低,雖然它成長過程充滿了不確定性,雖然它前期必定是一個弱小的職業,但,它的天花板實在太高了。

高到足以令人忘記它那像是深淵的下限。

林恩再怎麼說,也是隻是個十四歲的孩子,十四歲的孩子,哪個冇點中二的小心思。

林恩冇有第一時間做出選擇,表示他的冷靜已經超過太多人了。

深呼吸,林恩抬眼看向吵成一團的彈幕。

“我可以問一下,你們看到的‘劇情’中,我的未來,是什麼樣的嗎?”

彈幕沉寂了一會兒,纔再次滾動。

【你個人的人生,很慘,令人髮指的慘,但不可否認的是,你的成就,幾乎僅次於帶領人類走出破滅時代的[永恒皇帝]。】

【你是這個世界中,人類曆史第二個大一統帝國的締造者,同時,你也是毀滅這個帝國的唯一元凶,甚至,你準備一手締造永遠黑暗的末法時代!】

【如果你成功,論知名度,你將直逼[永恒皇帝],區別隻在於一個受敬仰,一個被唾棄而已——但那有什麼關係呢?】

【那時的你仍獨身一人,抱有的念頭隻有,死後管他洪水滔天。】

【所以你毅然決然的做出了這個決議。】

【然後......】

林恩眨了眨眼:“然後失敗了?”

【不是,然後這逼作者在這爛尾了,還美其名曰“留白”。】

【我看,就是等著圈錢出番外吧!】

【每日一遍,狗幣作者!】

“.......”

看到這兒,林恩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撓撓自己的腦袋,放到鼻尖前,輕輕嗅著淡淡的紅豆餅香。

與此同時,他在心裡,第一次做出了屬於自己的決定。

他知道這條路或許很難,但他覺得,更會令自己難過的是,在炎熱而又漫長的夏天過後,他隻能看著她熱空氣中微微扭曲身影逐漸遠去,然後像是斷了線的風箏那樣,失去聯絡。

“父親一定會說,我開始叛逆了吧?”

林恩輕輕笑著。

“不過,我可是未來的皇帝啊!”

“叛逆的,隻能是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