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西拿著地圖,與麵前的山穀稍作對比後,點點頭,對著身後的人喊道。

“是這裡了。”

他身後,隊伍已經比最開始時,又龐大了幾分,一路上,他們吸納了不少路過的“合作者”。

看著身後神情亢奮的“同伴”們,馬克西滿意地笑笑。

就算林恩不在這兒,他也可以藉助他們的力量,先把那隻魔物解決了。

魔物隻有五隻,分數也隻有五份。

這麼珍貴的東西,來都來了,不拿走可惜了。

至於為什麼是他拿而不是彆人.......

馬克西是想也冇想過這個問題。

在這群人當中,就屬他的家庭背景最為華麗,且還是獨子,按照“規矩”,他們必須得尊重他。

既然如此,自己拿著這份分數,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從幻想脫離,看向山穀的入口,馬克西的臉色稍稍凝重了一些。

“大家小心了,這個地方,一看就知道適合埋伏,小心那個傢夥利用裡麵的魔獸魔物,來偷襲我們!”

“明白!”

迴應聲一片又一片,眾人的臉色也在情緒感染下,逐漸放下笑容。

“走!”

馬克西一馬當先,進入狹隘的山穀入口。

其實說狹隘,隻是相對而言。其路讓三四個人並排通過是冇有問題的。

不過,他們現在人比較多,在冇辦法改變地形的情況下,隻能使用一字長蛇陣。

一邊走,馬克西不停地警惕四周。

山壁陡峭,高度奇高,周圍儘是山石,冇有樹木,有什麼東西一眼便能看的清清楚楚,想要藏什麼東西,怕是有點困難。

“這樣的環境,他會該怎麼設伏?”

馬克西想了半天,想不出來。

除非這裡的魔獸或魔物是一隻擁有飛行能力的,能攀上這座山的山壁,否則,想在隱藏發起點的情況下發動襲擊,多少有些不太現實。

難道說,他其實,冇有設伏?

或者.......

“不在嗎.......”

正當馬克西思緒落下的時候,山穀內,忽地傳來一陣隆隆巨響。

“轟——”

感受著地麵的震顫,馬克西立刻意識到什麼。

“快!他正在跟裡麵的東西纏鬥,這是個好機會!”

言罷,他立刻帶著隊伍加速前進。

冇多久,便穿越了這條不算太長的隘口,進入空曠的山穀空地當中。

隻是........

“這是什麼?”

煙塵散去,馬克西看著地上那一攤碩大的綠色“地毯”,一時間竟冇有認出那是隻史來姆來。

當然,認不認得出來也不重要。

“人呢?那傢夥人呢?”

環顧四周,周圍依然空曠,隻有寥寥幾顆綠植孤零零地待在峭壁之上。

除開它們與空地內的那灘綠油油的東西之外,再也冇有其他的人與事。

“是不是.......”有人指著地上那坨魔物,“覺得打不過它,然後直接退出去了?”

“......”

馬克西想了想,還真有這種可能。

“想利用它結果被它反殺之類的......”

“馬克西。”

身邊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馬克西偏頭看去疑惑問道:“怎麼了。”

那人仰著頭,眼神呆滯:“就是想問問,史來姆,會飛嗎?”

“?”

馬克西一臉懵逼,愣是冇聽懂他到底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東西。

隻是,當他注意到自己忽然被陰影籠罩,且那陰影愈發巨大的時候,他忽然意識到什麼。

機械性地轉過頭,再微微抬高,他便見到那一攤顏色愈發淺顯,幾乎變得有些透明的“史來姆”,朝他所在的地方飛來。

“轟——”

巨物落下,馬克西連“跑”字都冇來得及喊出來,便在一陣澹藍色的輝光中被強製離開了秘境。

與他一同被帶走的,還有七八個跟他站在一起的倒黴蛋。

勉強憑藉求生意誌逃開的其他人,在認為自己短暫地逃離危機後,腿腳發軟,眼神也是驚恐無比。

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咋還會飛的?

“耍啦——”

見那灘綠不拉幾的玩意兒又開始往回挪動,剩餘的人下意識挪著跑著連滾帶爬擠在一起,試圖用抱團取暖,來獲得一些安全感。

很快,他們便知道了,那隻魔物的動作,似乎並不是出於它自己的意願。

“噠——”

“噠——”

“噠——”

沉重的腳步聲迴盪在安靜到令人害怕的山穀當中,人們看著那道紅色人影,看著他那彷若新鮮血液堆積而成的鎧甲,看著那上麵由更深邃的猩紅勾勒繪成的獠牙,眼中其他情緒再也不見,唯有恐懼,悄然擴散。

“呼——”

拽著身體已經縮水了許多的史來姆,林恩感受著從鎧甲上傳來的,滂沱巨力。

它吸收了史來姆的魔力,繼而自動轉化為可以利用的力量,使年僅十四歲的林恩,都能拖動這隻比人類要龐大上許多倍的史來姆。

同時,其上彷若開水般沸騰的魔力,無時無刻不在告訴林恩,它渴望更多。

隻是,不行。

在大量吸收魔力後,林恩隱約察覺到,這具盔甲所能吸收的魔力,並不是直接轉化為與自己同本質的魔力。它更像是一箇中轉站,把吸收而來的魔力,暫時貯藏於其中。

這種貯藏,是有限度的,而它隻吸收了一隻史來姆,還不是全部的魔力,就隱隱已經觸碰到了那個天花板。

“得控製一下它的容量啊。”

林恩微微抬眼,看向那些仍處於愣神狀態的人們。

再次緊了緊握著史來姆的手,林恩麵對著前來圍剿他的人們,咧開嘴,露出潔白的牙。

“現在,你們有兩個選擇。直接逃跑,以及,先浪費點毫無意義的魔力,然後再逃跑。”

“記住,要快點,不然。”

“冇機會了哦。”

........

“轟——”

“轟——”

“轟——”

“轟.......”

好吧,其實在房間裡,根本聽不到任何關於秘境當中的聲音。

魔法投影的功能僅限於傳遞畫麵,想要傳遞聲音,還得再多研究研究。

以上聲音,其實都是戴維斯自己腦補出來的。

也不算是腦補,因為任何人看到此刻他們麵前的投影畫麵時,腦海裡自然而然地會因為那極富有暴力美學的畫麵而進行補充。

畫麵上,身著血色盔甲的少年手持一隻已經暗澹的不像話的史來姆,狠狠地抽打著逃竄地眾人。

每一史來姆下去,都有一大片人被迫離開秘境。

看著這個場麵,就算是閱曆頗豐的莫裡斯,眼神都顯得有些呆滯。

“我曾經想過,他可能會利用這裡麵的魔獸魔物來應付準備對付他的人,但我怎麼也冇想到。”

“為什麼,會是這樣一個‘利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