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林恩接到這則通知的時候,他是很茫然的。

這則通知找的人其實是他的父母,不過由於佈雷澤伯爵今天不在家,佈雷澤夫人則去了教堂做定期禮拜,整個佈雷澤家中,能接受通知的人也隻有他了。

本來林恩今天也不該在家的,不過因為昨天他留了後手,提前去了魔法係報到,在冇有正式開學前,他處於一個完全放假的狀態。

所以這則通知總的來說,來的還算湊巧,不算撲空。

——在佈雷澤家,林恩有資格代替父母,處理關於弟弟妹妹的事件。

收下信筏,林恩搖搖頭,將自己收拾了一番,換上極少穿上的華貴衣裝,坐上印著佈雷澤家徽的馬車。

這一趟,他是以“佈雷澤家的人”的身份去往的學校,所以不能換上那身學院製服,排麵這一塊,必須得拉上——對於貴族們來說,麵子,絕對是件非常值得重視的事情。

馬車速度在城內奔行時不算快,但從輝煌大道到萊茵學院的距離也不遠,所以林恩很快便重新來到了這所他帶了多年的學院的門前。

踩著石板路,冇多久,林恩便輕車熟路地來到了學院行政樓下。

“哐哐哐——”

“請進。”

辦公室內,老師格林深吸口氣,準備將胸腹中準備好的,應對佈雷澤伯爵的方案統統掏出來,不過當他看見來人時,忽地鬆了口氣。

“是佈雷澤家的大公子啊。”格林對著林恩露出個燦爛的笑臉。

其實他與林恩並不熟,但從昨天開始,在這個學院中,就再也不可能有人不認識林恩了。

第一次嘗試,僅用十三分鐘便成功與【虛數之海】建立連接,同時帶起的共鳴波動比起以往更加劇烈,使得不少同學都在那天溝通成功。

而學生們的成就,往往與老師們的獎金有所掛鉤。

這是什麼?這是恩人啊!

所以即便林恩的姓氏是佈雷澤,也足以使絕大多數老師笑臉相迎。

對於老師的笑臉,林恩也微笑著給予迴應。

旋即,他也冇忘記自己來這兒的目的是什麼。

看了眼牆邊低頭不說話也不看自己的弟弟妹妹,林恩重新把視線放在男人身上。

“請問老師,我的弟弟與妹妹在學院中,遭遇了什麼事?”

說到這兒,格林的笑容便收斂了許多。

“嗯......”格林老師看著牆邊的兩人,說,“雷格與羅莎琳德,逃課了。”

“逃課?”林恩訝異道,“隻是逃課?”

“.......”

格林老師被他這話噎了一下。

好吧,其實在萊茵學院內,逃課不算什麼大事,也是個事實。

這裡麵的學生非富即貴,雖然大部分都有著十足的上進心,但多多少少,總有幾個是不那麼聽話的傢夥。

翻牆逃課什麼的,對他們來說隻是家常便飯而已。

而對於這樣的行為,學院向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理不睬,完全達不到請家長的地步。

作為學院學生的一員,林恩顯然是知道這種現象的,所以纔會發出這種疑問。

乾咳兩聲,格林老師收起尷尬,拿出了屬於老師的嚴肅。

“如果隻是逃課,我們確實犯不著請您前來,但他們逃課之後,去的地方,可不普通。”

格林麵無表情地說:“他們翻進了[夢幻花園]。”

“夢,夢幻花園?”

林恩算是知道為什麼學院會如此重視這件事了。

他其實也是在昨天由老師帶他參觀時,才知道這個地方。

【夢幻花園】從字麵意義上來看,是個花園,實際上,也是個花園。

唯一特彆的地方在於,它裡麵的花,全都是用於供給鍊金係的學生們使用的素材。

而鍊金係所用的東西,特質為直接致死的物質可能比較少,但其作用,絕對是千奇百怪,一旦在冇有防護措施的情況下觸碰到,自己還因為外行而冇點危機意識,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林恩轉過頭,疑惑問道:“你們,是怎麼知道這裡的?”

萊茵學院分為本院和外院,雖然地方都在一起,但隔離的卻異常嚴謹,外院的學生,基本不可能接觸到有關內院的事物——這是為了保護好奇心旺盛的學生們在接觸到神秘之後,無法自拔,導致在鏈接虛數之海時出現問題。

畢竟,外院的學生年紀都不算太大,極少有著能控製自己的自製力。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雷格和羅莎琳德,居然翻進了本院,還進到了鍊金係的工坊當中?

“是我帶羅莎進去的。”雷格麵無表情地抬起頭,似乎要在這一刻,展現出“哥哥必須保護妹妹”的使命。

麵對雷格的回答,林恩的臉色驟然冷冽下來。

“我問的是,你們,是怎麼知道[夢幻花園]這個地方的?”

雷格抬眼與林恩對上視線,並冇有第一時間回答。

“.......”

嗅到了火藥氣氛的格林老師左看看右看看,最終老老實實地閉上了嘴,不再多言。

他隻是個小老師,可冇資格參與大貴族們的家事。

但凡多說幾句,指不定今天躺在萊茵河裡的人,又得多了一個。

“你們.......先商量商量。”格林老師尷尬地笑了笑,逃也似地離開了辦公室。

當門被關上的那一刻,辦公室裡的氣氛更加壓抑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突破閾值,炸裂開來。

這時,另一邊的羅莎琳德終於出聲了。

她不敢抬頭,隻顫聲說:“是,是我看到了那些花,覺得很漂亮,所以跟雷格說,想去裡麵看看.......”

林恩敲了敲桌子:“也就是說,這次,並不是你們第一次進入‘本院’?甚至,可能不是第十次?”

【夢幻花園】作為眾所周知的鍊金係地盤,一般人是不會有什麼意願進去的,而且裡麵也冇太多珍貴素材,保衛力量並不嚴格,但再怎麼不嚴格,也是需要經過認證才能進去。

而雷格能帶著羅莎琳德成功竄進去,絕對是經過了長時間的打探纔對。

“是。”雷格把腦袋扭向一邊,看著窗子,簡單的地回答道。

林恩深吸口氣,問:“你們是怎麼進去的。”

“觀察。”雷格的視線在窗外越飄越遠,“我觀察到,[夢幻花園]的防衛並不嚴格,門衛經常會在中午時間午休,同時這個時間段的人也是最少的,加上這幾天是學院組織學生鏈接虛數之海的日子,學院為了確保那些學生不被打擾,會限製其他學生的出行。”

“天衣無縫的安排。”林恩將胸口的濁氣吐出,“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鏈接虛數之海的第二天,將會是最重要的一天,因為大部分人都是在經過第一天的一次或多次的失敗後才得以成功,繼而帶動其他人——但你冇想到,這一次,有人在第一天便完成了這個成就,導致第一天便有大量人員成功與虛數之海達成了鏈接。”

“而在這些人中,又有人恰巧選擇了鍊金係,導致老師在帶領他們參觀鍊金係設施的時候,發現了闖入的你們,對嗎?”

雷格收回視線,重新低下了頭,但任誰都能捕捉到他眼中的那份氣憤。

林恩被他這種姿態氣笑了。

“所以雷格,你是在,怪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