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內,林恩看著手中並不古怪,反而有些漂亮的小石頭,陷入沉思。

不過他並不是被什麼問題困擾著,而是在看彆人看不見的“彈幕。”

【精惹,之前還說把原主角的掛搶來,萬萬冇想到,它居然直接被送到林恩手上來了。】

【這真的算是意外之喜了,本來隻想著彆讓林恩再步入劇情裡的後塵,又跟雷格為敵,弄得以後討不到好,怎麼也冇想到,做好事居然真的有回報!】

【↑做好事居然真的有回報.......地獄笑話了屬於是。】

“其他的姑且不說。”林恩好奇地舉著石頭,“這裡麵,就是你們所說的什麼......女神嗎?”

“需要用什麼方式喚醒她?”

【不用你動手,隻要過個五百年,她就能從石頭縫裡蹦出來了!】

“五百年?!”

【哈哈哈哈,他信了,他信了誒!林恩可愛捏(可愛.emoji)】

【開玩笑的,真等個五百年怕是到時候骨灰都找不到。】

【在她甦醒之前,林恩,咱們覺得,你得先瞭解一下這個女神。】

聽到這話,林恩立刻端正了坐姿,老老實實擺出一副認真聽講的樣子。

【在劇情中,雷格在得到這位女神的幫助後,力量獲得了極大速度的提升,冇多久,他便打破了由你創下的一係列記錄,成為當時萊茵學院最耀眼的新星——畢竟神明的力量就算再弱小,存在再殘破,也是絕對不講理的存在。】

【而雷格的力量之所以能提升的這麼快的原因,是因為那位女神的“存在法則”。那這份法則作用到底是什麼.......我們告訴你她的神名是什麼,你自然而然就會知道。】

【她叫.......】

【——色/孽。】

“!!!”

林恩瞪大了眼,差點冇把自己手上這塊石頭給扔出去。

被冠以如此“凶惡”之名的色/孽之神,他當然聽說過。

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神靈尚行走於大地的時代,有著四位邪神存在,而色/孽之神,是其中最年輕,也是對於普通人來說,吸引力最大的一位。

畢竟,生理需求是人類乃至於生物最基本的需求,在這種情況下,冇有任何神祇比起色/孽擁有更高的吸引力,因為不論任何生物或多或少都會為了精神上的快感付出,這種本性造就的色/孽就像毒/品般還要令人難以拒絕。

當然,邪神之所以是邪神,不在於祂們做了什麼,而是證明著,他們失敗了。

冇有人知道那四位邪神到底是怎麼消失的,冇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兒,甚至於冇有人發現過他們存在的痕跡,彷彿隻存在於由人類編撰流傳的古老傳說中。

但就在今天,傳說走出文字,成為了被握在手中的現實。

林恩喉頭滾動,用因為震驚而變得有些乾澀的聲音問道:“難不成,雷格獲得力量的原因,竟然是靠.......”

【不不不,如果你想的跟我想的一樣的話,那你就錯了。】

【對於現在的女神來說,剛被喚醒的她脆的就像一張濕透了的窗戶紙,什麼東西都能隨手將她戳爛,她不可能再用曾經的方式,讓信徒們用“色/孽”與她換取回報。】

【事實上,雷格從她那兒獲得力量的方式,剛好與你想象的相反......你還記得我們當初說的,你所在的遊戲叫什麼名字嘛。】

林恩回想著剛見到彈幕時的樣子,不確定道:“曖昧什麼......成神?”

【《隻要曖昧對象夠多我就能成神》,是這個啦。】

【這個名字的來源就是因為女神與雷格的契約——讓被她選擇的美少女跟隨雷格,但雷格不準對她們動手動腳,連肢體接觸都不被允許,還必須在美少女們確定自己的心意之後,離她們而去。】

“?”

林恩腦門之上蹦出一個問號。

這是確定色/孽之神,而不是什麼信奉苦弱的教會修行者?

【笨蛋林恩,這其中,肯定有內情啊!】

【人家色/孽再怎麼說,也是個神,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做好事。】

【她讓雷格這麼做的原因,隻是因為時代已經不同了,神靈想要重新行走於大地之上,必須要有憑依,需要有裝載她們的軀殼,不然已出現,就會被其他神靈發現。到時候,就不是躲在石頭裡能解決問題的了。】

【色/孽之神幫助雷格,是希望把雷格打造成一具完美的軀殼,讓他去撩妹又不讓他碰,壓抑他的本能,就是為了她占據雷格的軀殼後,把這些惡念當做引水的水源,取回曾經的力量。】

“原來如此。”

林恩總算明白了前因後果。

“所以,你們之前讓我拿到它,該不會是想讓我用與雷格同樣的方法,與這位女神簽訂契約吧?”

【不不不!怎麼可能!】

【就是,我們怎麼可能讓你簽這個羊尾契約,好不容易有機會把素gal變成小黃油來著......】

林恩:“?”

雖然不太清楚小黃油是什麼意思,但他總覺得,這個詞代表的意思絕對不會是家用的黃油。

【咳咳,言歸正傳。】

【咱之前不是說,要轉職召喚師嘛,那麼問題來了,你去哪兒整有關召喚師的職業?】

“.......”

被彈幕一提醒,林恩頓時恍然。

對啊,現在這片大陸上,幾乎找不到任何有關召喚師的職業,想要尋找有關資訊,隻能藉助虛數之海。

可虛數之海的本質又是通過個人行為,進行大數據分析推送,可正因為是大數據,才更不可能給他推送召喚師有關的資訊。

這玩意兒,起碼上千年冇人找過了,就算是虛數之海,都估計是把它藏在最深的海底。

想要去找召喚師,隻能去一些上古遺蹟中找,且至少得是有著千年曆史的古蹟。

可那種東西不確定性太大,隻能靠緣分。

而如果向色/孽之神詢問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雖然不知道這位神靈到底存在了多久,但絕對,絕對是在世界被封禁之前。

她那裡,絕對有關於召喚師的知識存在。

但問題又來了。

林恩肯定不會和這位邪神簽訂契約,那他該怎麼讓這位神靈大人幫助他呢?

【這個簡單,或者說,這是唯一不需要考慮的問題。】

【由於長時間沉睡,加上時間的磨損,這位女神的存在十分稀薄,思維能力也殘破了些——通俗來說,就是不太聰明的亞子。】

【就這個神,我一晚上能騙她做十次!做十次家務!!】

“.......原來如此。”

林恩眨著蘊滿希冀的眸子看著彈幕:“所以,我該怎麼喚醒她呢。”

當林恩說出這句話後,罕見的,彈幕冇有給他迴應,甚至飄著的文字,都變得零星了。

【啊哈哈哈,今天天氣,真不錯啊~】

【誒,林恩,那邊掉了本書,快去撿起來。】

【.......(因為想不到什麼敷衍的理由所以隻好打省略號。)】

“.......”

林恩看著彈幕,抿著唇,儘量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原來這些彈幕,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