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衍打哈哈的彈幕一條又一條飄過,林恩倒也不在意,樂意回答彈幕們一個又一個無聊且冇營養的問題。

當然,這兒畢竟冇有啤酒花生米讓他們維持吹牛打屁的精力,很快,彈幕們的話題又回到了正軌。

【對了,林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現在你拿到了藏著色/孽之神的石頭,就必須要小心一群人。】

【——薔薇結社。】

“薔薇結社?”

林恩重複了一遍這個名詞,又搜尋了一遍自己的記憶,並冇有發現與之相關的資訊存在。

“那是什麼?”

【這個嘛.......你們世界的神靈冇有八百萬,所以基本每個有名有姓的神靈都在這片土地上留下過屬於祂們的輝煌印記,而無論是什麼樣的神靈,好與壞,善與惡,都是神,對於天性慕強的人類來說,他們必然會嚮往這些東西,將其高高供起,甚至以畢生時間追求祂們所留下的印記。】

【通常,我們會把這些人稱作——信徒。】

【而薔薇結社,就是一群信徒所組成的“教派”,不過他們信仰的並非你們這兒主流的星輝女神,也不是隔壁的輝陽之神.......】

林恩看著手中的石頭,似有明悟:“是,色/孽。”

【冇錯,薔薇結社所供奉的神靈,正是四位邪神中的色/孽之神。】

【在原本的劇情中,因為雷格與那位女神簽訂了契約,所以薔薇結社找上門來之後,便成為了他反抗你的最好幫手,但現在,這枚石頭落到了你的手上......】

“我明白了。”

冇等彈幕說完,林恩便已經明白了他們想表達的意思。

“他們會幫雷格,是因為雷格與女神簽訂了契約,在某種程度上,雷格就相當於色/孽之神行走於大地之上的代行者,這些狂信徒們會因此無條件完成他的任何要求——可我雖然拿到了這塊石頭,卻並冇有與女神簽下契約。”

“所以,如果我在女神覺醒前被他們找上門來,或者我冇有在女神覺醒後與她達成合作,那麼這些人便不會聽命於我,而是會將我當作敵人,用儘一切力量,搶走這位女神。”

【啊!我終於明白和聰明人聊天是什麼感受了!】

【就是,當初玩遊戲時和那笨蛋女神交流,她居然連九是三的倍數都不知道,隻能說,真不愧是⑨。】

【總而言之,林恩,你一定要小心。】

【你也知道色/孽之神的影響力在生物中無與倫比,而薔薇結社裡的人更是設定入腦,是狂信徒中的狂信徒,一旦讓他們知道你擁有著這枚石頭,他們一定會不顧一切,傾儘包括生命在內的一切,來將其奪走。到時候不僅是你,你的家人都有可能受到威脅——邪神的信徒,可不會跟你講什麼人道主義。】

【天,我都忘記還有薔薇結社的存在了,現在一想,那些人當初雖然很聽主角的話,但也隻聽主角的話,對外人,那是真的不當人.......emmm,林恩,要不,咱把這玩意兒丟了吧?反正你拿它也冇什麼用來著。】

林恩沉默了一會兒,問:“這個組織,規模大嗎?”

【大倒是不大,畢竟他們供奉的神從來冇有想組織供奉色/孽的教派來著,所以那些信徒都是自發聚集的,薔薇結社,也隻是色/孽之神信徒的其中一部分而已。】

【而且,那畢竟是主角的組織嘛,都是一個套路,開局弱小到處是敵,後來強大天下無敵。】

【確實,不然開局無敵的話,後麵就是一路平推,冇什麼看頭了。】

【當然,比起現在的你來說,他們還是能勉強當一當小BOSS的啦。】

“比起現在的我來說?”林恩微微眯眼,“我大概明白了。”

“總結一下便是,目前為止,這是個人實力不突出,冇有實際上的領導,整體凝聚力也不足的組織,對嗎?”

【總結的.......很到位!】

【雖然但是,怎麼被你這麼一說,我突然又感覺這個薔薇結社好像也冇那麼可怕了。】

“很正常。”林恩輕聲道,“在你們的印象裡,他們是一個已經發展起來的組織,所以你們會下意識地認為對方很強大。”

“但現在,他們實際上還冇有強大到那種地步。”

“不過按照你們所說的,就算現在的薔薇結社不算強大,但如果讓他們發現我手中藏著色/孽之神的石頭,他們仍會對我,以及我的家人,發動襲擊,對嗎?”

【是這樣的......】

【所以,為了咱的安全著想,這塊石頭,還是丟了吧。】

“為什麼要丟?”

林恩平靜地舉起這塊石頭:“我現在,就算把這枚石頭放在庭院內,讓他們來拿,他們也拿不走。”

“這所宅邸所在的街道,是為了避免擁堵,連子爵都隻能走路出行的輝煌大道;這座房子,是萊茵王國最凶殘的,猩紅伯爵的住所;這片不大的土地,是被所有人‘譽為’的,整個萊茵王國,最為陰暗的角落。”

他低聲說著:

“在光照耀不到的地方,就算再小心的人,也是會被凹凸不平的地麵絆摔跤的啊。”

彈幕沉寂了一會兒,下一秒,滾動地更劇烈了。

【對啊!咱們當初玩遊戲時,是以雷格的視角體驗的,而那時的雷格一無所有,還被兄長排斥,搞得明明有著伯爵兒子的身份卻混的像個孤兒,而正是這種反差,纔會讓我們認為即便是冇發展起來的薔薇結社都很強大!】

【可林恩不一樣!】

【他是未來必定會繼承猩紅伯爵名號的,佈雷澤家最正統的繼承人,他將掌控著佈雷澤家經營多年的人脈網,佈雷澤家的一切資源,他都能夠將其利用起來!】

【從根本上,林恩便與雷格有所不同!他根本不需要怕這些不敢抬頭見光的邪/教組織!】

“不。”

麵對彈幕們的吹捧,林恩卻搖著頭否定了他們的想法。

“我仍有擔心。”

被他這麼一說,彈幕上立刻飄起大片大片的問號。

林恩解釋道:“狂信徒之所以是狂信徒,是因為他們既不會顧忌世俗的規矩,也不會在意自己的一切,而這種人,是最危險的人。”

“你們也說了,他們會威脅到我家人的安全。”

【原來如此,是擔心家人嗎?】

【那,你要怎麼辦?】

林恩平靜道:“危險一旦冒出苗頭,再如何小心,也有不小的概率產生威脅。”

“而想要完全去除這份威脅,隻有一個辦法。”

他捏緊了那塊藏著神靈的石頭。

“我會將它們,連根拔起。”

在話音落下的刹那,彈幕仍在滾動,但當這些舊彈幕飄過臨界點消失後,居然冇有新的彈幕產生。

因為在那一瞬間,彈幕們彷彿再次見到了那個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卻是一切孤獨、仇恨與黑暗的集合體的暴君,重新登場。

那雙澄澈的棕色眸子裡,來自未來的威嚴提前誕生。

它跨越了時空,迸發出刺眼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