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艾琳那裡得到了禮物。

自己的房間中,林恩把玩著手裡的小吊墜,思緒飄回到談話的末尾。

“要走了嗎?不行哦,第一次約會,必須得留下點值得回憶的紀念呢。”

“約,約會?”

“難道不是嗎?還是說,你要否認這件事........這可糟了,我出門時,可是和家裡人說了‘我去和林恩約會去了’這樣話呢,唉,看來是我自作.......”

“是約會!”(極其肯定的語氣。)

“既然如此,跟我來吧。”

“.......這裡是?”

“篆刻著留影魔法的便捷留影館,並且附帶了拓印畫麵的功能.......彆動,乖,笑一個。”

“........”

看著吊墜裡的照片上笑意盎然的少女與被扯著臉迫不得已露出怪異笑容的少年,林恩輕輕搖了搖頭。

“真是.......糟糕。”

【可是,你在笑誒。】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隻有林恩在笑吧,不會隻有我一個人躺在床上露著姨母笑左右翻滾前後蠕動吧?】

【↑世另我?】

【林恩,你慘了!你墜入愛河了!!】

【艾琳,壞女人,嗚嗚嗚!】

【雖然約會的畫麵確實很甜,但是......】

【冇有但是,彆聽那個人胡說,老實發糖就對了!】

【我知道上麵那位在擔心什麼,畢竟在劇情裡,艾琳的行為必然會引起爭議,但是現在,這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了吧?】

【艾琳是個極其果決的人,一旦發現自己所選擇的人無法承擔她的需求,便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拋棄,令尋他人,但再怎麼說,在被完全放棄之前,艾琳的所作所為,無論是從任何角度,都挑不出毛病。】

【從行為上,她會保護她所選擇的人,從道德上,她也冇對不起誰,選擇主角也是在她完全失望之後,並不是在與他約定好共度未來的期間獨自離開。】

【總而言之,隻要滿足艾琳的需求,她就是最完美的戀人,無時無刻都能給你帶來最愉悅的戀愛體驗——當然,前提是,你必須滿足她的需求才行。】

【在她的需求中,可預測的未來潛力是其中一項,並且相對來說,還是比較重要的一項,而現在,還有誰拚潛力能拚得過林恩呢?】

【就是說啊!唯一有可能的原主角已經丟了掛,失去了競爭資格,現在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比林恩更有潛力!林琳cp給我鎖死啊!!】

【所以說,擔心是絕對多餘的,咱們隻要老老實實吃糖就行了,如果有機會,甚至還能幫林恩試試其他口味的糖......你們說是吧?】

【嘿嘿,嘿嘿!(黃色彈幕)】

【雖然但是,我們爭了這麼久,其中有的發言還不怎麼好聽,而林恩,居然冇阻止我們........】

【這個啊,你看他那樣子,像是有在注意到我們的爭論嗎?】

【......】

昏黃的燈光下,林恩小心翼翼的將吊墜放進抽屜,想了想,又拿出來在脖子上比劃比劃,然後又把這套動作重複了一遍,似乎很是糾結。

最終,他的選擇是找了一塊上好的絲綢手帕將其包裹好,然後塞進放在桌上最顯眼的位置上,方便每天起床換衣服時,都能注意到它,將其帶上。

完成之後,他忽然說:

“其實我有在看你們爭論。”

【誒,居然在有在看嗎?】

【那我們討論,你為什麼不說話啊?】

林恩沉默了一會兒,說:“舞台劇中,觀眾討論演員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演員卻不可能參與到觀眾當中。”

【演員?】

【你的意思是,今天一天都是在演戲嗎!可惡!還我感情!!】

林恩平靜道:“艾琳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們討論了那麼多,應該也清楚了一些,不過有一點,我需要指正。”

“她能完成戀人所能做的所有事情,甚至將一切事情做到最完美的地步,但唯獨,不能成為戀人。”

“我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之於她,之於我,都隻不過止於利益交換而已,她希望從我身上得到些什麼,我期待以她的身份背景來為我完成目的。”

“這一點,我想,我們都很清楚。”

【原來林恩已經發現艾琳冇有心的事實了嗎?】

【可是今天,為什麼.......】

【明明今天你也樂在其中的樣子啊!】

“你們從哪兒看出來我樂在其中了。”林恩反問道,“難道不應該覺得,我很狼狽嗎?”

“事實上,我之前從未想過艾琳會做出這樣的舉動,所以見麵即陷入了被動當中,而艾琳又立刻抓住了這個機會,步步為營,使經驗不足的我完全冇有任何還手之力,完全失策。”

“這樣,還不狼狽嗎?”

【好怪的分析。】

【雖然但是......好吧,冇真情實感的糖,確實不怎麼甜。】

【這這這,這就是,戀愛即戰爭嗎?】

“並非戰爭,隻是,商人總希望在談判桌上多壘上寫資本罷了。”

林恩深吸口氣:“總而言之,這次,是我輸了。”

他起身翻出日曆,然後拿著筆在九月三日上畫了個圈。

今天,是必須記下來的一天。

他又轉頭看向那枚吊墜。

聊天時,彈幕有和他聊過“臥薪嚐膽”的故事。

現在,這枚吊墜,就是那枚印刻著失敗的膽。

“我允許我的失敗,但,隻能有一次。”

......

林恩的假期,結束了。

通常,萊茵學院組織溝通虛數之海的日子約是五天左右,具體期限可能有所初入,但大體差不了太多。

在這五天裡,全學院的學生將迎來極其稀少的長期放假,不過今年由於特殊原因,導致儀式結束的日子比平常早了兩天,所以,在假期來到第三天的時候,學生們便接到了學校的上課通知。

【林恩,咱們這次新生入學,不會捱打吧?】

【兩天假啊兩天假,被你這一操作,大家直接少了兩天休息,這得是多大的怨唸啊!】

【代入一下,本來已經做好了旅行的計劃,結果剛到半路,學校突然發來通知,說明天上課——天,如果我有怒氣條的話,這下應該直接滿了。】

林恩撓撓臉,倒也冇有真正相信彈幕們開玩笑的話。

不過對於少了兩天假期的事,他心裡也有所遺憾。

前天拜托過艾琳去調查【薔薇結社】後,還冇有得到具體的訊息回覆,但萬一就是這兩天,訊息出來了呢?

如果還是假期,他就有空調集資源,直接把【薔薇結社】抹去,但一旦上學,他可能就冇那麼多空餘時間了。

畢竟,現在的他已經算是本院的新生了,而新生的學業相對來說,都是最重的。

去除威脅很重要,但學習,同樣重要。

“算了,反正艾琳也暫時冇給我回覆。”林恩對著鏡子裡的自己露出個燦爛的笑臉,“換了新地方上學,也要加油哦。”

.......

馬車停在了萊茵學院門前,但並不是他穿了好幾年的那座有著巨型石碑的大門。

作為萊茵學院最重要的部分,本院的大門遠不如外院那般,從外表看起來便大氣磅礴,反而更簡約一些,僅僅隻有一座簡單的金色拱形大門佇立著。整座大門冇有任何的裝飾性物品,有且僅有由萊茵王國開國國王提筆所寫下的“萊茵王家學院”幾個大字。

不過,當林恩踏入大門的範圍,準備穿過它,進入學院時,便立刻發現了,這座拱門,絕不止有表麵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因為在他一隻腳踏進大門籠罩的區域時,自身的魔力,忽然在他並冇有主動操控的情況下,動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枚約莫拇指大的石頭從天而降,落至林恩眼前,綻放出柔和的淡藍色輝光。

輝光初時星星點點,但很快便在數量的堆積下凝成一條線,繼而互相鏈接,形成一副方框,而方框之中,又有著由藍光勾勒而成的幾行文字。

【林恩·佈雷澤】

【137魔法係一班】

【您的教室在魔法係教學樓的一樓101,請沿著以下道路前進】

【(地圖)】

“居然還有著身份識彆的功能嗎?”

林恩眨眨眼,將地圖記下,很快便來到了被分配的教室前。

【101教室誒,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她應該就在這裡吧?】

【誒!對啊!】

【話說,艾琳好像是戰士係的來著,而戰士係離魔法係的距離,還挺遠。】

【我懂了,劇情線分支來了是吧。】

【嘿嘿,那咱們是不是可以攛掇下林恩,去跟她.......咳咳,交流交流?】

林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