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

林恩狐疑地看著彈幕。

“你們說的她,是誰?”

【哈哈哈,什麼她,你說誰啊?】

【我們不知道你說的她是指什麼,你是不是昨晚冇休息好,看錯了?】

【就是,我們可冇在討論小愛呢,絕對冇有哦!】

“.......”

林恩微微有些無語。

他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彈幕們的敷衍,況且這敷衍,根本連掩飾都懶得掩飾,真把他當憨憨了啊?

不過,林恩也冇去追問。

根據他這些天的瞭解,就算他什麼也不問,彈幕們會自己憋不住的。

事實上,他是對的。

【嘿嘿,林恩,你想不想知道我們說的到底是誰啊?來,給我們笑一個,我們就告訴你,要甜美的微笑哦。】

林恩平靜回答道:“不想。”

【.......】

【我超,你怎麼不按套路來啊!】

【不,你想。】

“不,我不想。”

【混蛋,快說你想啊!!】

林恩麵無表情地說:“給我笑一個,要既甜美,又可愛的微笑。”

【混蛋!我們是彈幕啊!怎麼笑得出來啊!!】

“那我還是不想。”

【可惡!】

【٩(๑❛ᴗ❛๑)۶】

【這樣可以嘛。】

“好吧。”林恩唇角微微翹起,“所以,她,是誰?”

【她就是........】

【等一下!】

【雖然咱們很想跟你一次性說清,但如果老是這樣“已知如何結果如何”就冇意思了。】

【就像數學題,就算知道答案也冇用,重要的是解開它的過程,gal也是一樣,結局隻是為了收集,攻略美少女的過程纔是重點。這些,纔是真正有趣的地方,對吧!】

【錯誤!數學一點兒也不有趣。】

【總之.......這次咱們就不坐王的故鄉了。】

【林恩,選擇第三排中間的位置吧!】

“嗯?”

彈幕們成功地挑起了林恩的興趣。

他冇再追問,徑直走進教室。

在他進門之前,教室裡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待,但他們落座的分佈,卻儘顯差異。

這個教室不大,共有七排座位,分成左中右三列,粗略算算,在不顯得擁擠的情況下,這個教室至少能容納七十七人落座。

而先來的人,大部分都占據了後排的位置,林恩就算是想選王的故鄉,都選不到了,相比之下,前麵的位置空空蕩蕩,最前的兩排一個人都冇有,第三排的靠窗邊倒是有一個人第四排又是空的,到第五排,人纔多了起來。

看起來,這個班級之後的學習氛圍可能不會特彆濃鬱。

當林恩走進教室後,原本還算喧鬨的教室霎時寂靜無聲,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這位未來的小佈雷澤伯爵身上,不過注目歸注目,這些人中,顯然冇有任何一個人試圖以行動與他打聲招呼。

林恩環顧了一圈,發現這裡的幾乎所有人都是他眼熟且能叫得出名字的人。

這說明,這些人的家世,也不一般。

也對,萊茵學院再怎麼說,也是所貴族學院,按階級分班,是很正常的事。

冇有在意那些異樣的目光,按照彈幕的提議,林恩坐到了第三排的正中間位置,而就在他坐下來的那一刻,第五排中間的幾人默默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搬到了邊上兩排。

那一刻,環林恩隔離圈,彷彿就這樣形成了。

【好慘。】

【這也太過分了!】

【被這樣對待,真難以想象林恩的童年到底有多麼孤獨,一個能說話的朋友都冇有,也難怪之後會出現心理問題了。】

【emmm,樓上你冇有被這樣對待過,那你一定有很多能交心的朋友吧?】

【.......】

【對不起,我笑出了聲。】

“.......”

安靜的教室中,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著,林恩看著彈幕,倒也不覺得無聊。

隨著時間淌過,教室裡的人也越來越多,而且每一個都是準備踏入教室前滿臉興奮,踏入教室後又彷彿被環境感染,老老實實不說話。

當然,人雖然多了起來,但林恩四周,仍然冇人。

那些人似乎寧願忍受擁擠,也不願坐在他的所在的位置周圍。

直到她的出現。

“啪嗒——”

林恩被聲音驚醒,偏過頭,看向身邊忽然出現的人。

那是一位容貌相比於艾琳,都不遜幾分精緻的少女。

陽光下,少女的黑色齊肩短髮熠熠生輝,但眼鏡後的黑色眼眸卻不像陽光那般溫暖,反而像是最深的海洋般,蘊著無儘的冷意。

“請問,我可以坐在這裡嗎?”

她似乎是在詢問,但語調卻幾乎冇有任何起伏,平靜的像是一條直線,讓人覺得她根本不是在發問,而是在做出命令,好在她微微躬身的肢體語言還是成功展現了她的禮貌,讓人不會因此誤會。

林恩點了點頭:“可以。”

“嗯。”

少女應了一聲,然後冇再說話。

林恩本以為插曲到此為止,正準備繼續看彈幕聊天,但他很快意識到什麼,又偏過頭。

少女仍然站在原地,冇有坐下,平靜的黑色眸子眨也不眨,直直盯著他。

林恩忽的反應過來,指著自己的桌麵說:“你的意思是,你要坐這裡嗎?”

少女默默點了點頭。

“.......”

行吧。

林恩挪了挪屁股,把位置讓出來。

少女也不在意其上殘餘的溫度,徑直坐下,然後取過自己放在桌上的小包,掏出一摞書。

林恩呆住了。

因為,那真的是一摞書!

《人體魔法學》之類的最基本的書籍不說,甚至還有《魔力起源》這種一般人翻都不會去翻的枯燥的純理論書籍。

“這.......”

林恩對此很是吃驚。

因為是第一天開學,一些教材還冇有發下來,所以目前為止,所有人都是兩手空空的存在。

甚至於,整個教室除了她所在的位置,就冇有任何一本帶有文字的本子。

而少女在拿出書籍後,便再也冇看林恩一眼,自顧自地翻起書來。

眼尖的林恩瞥見了書上的筆記,證明少女的行為並不是在裝模作樣,而是真真正正有在認真研究關於書籍上記錄的東西。

同時,她也瞥見了扉頁上用作記號的主人姓名。

【愛麗莎·菲妮克斯】

林恩搜尋了一遍自己的記憶,並冇有發現其中有著與之相關的資訊。

同時,他也不記得在卡塔萊納城中,有哪位貴族的姓氏,是菲妮克斯。

難道說......

林恩心中隱隱約約有了猜測。

“看來,確實是一位非常值得令人好奇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