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

林恩覺得,他可能冇那麼好。

當沙灘上出現文字的那一刻,他的腦海中瞬間有萬般思緒流淌而過,但最終,隻留下一個令人細思極恐的念頭。

長達三千多年的人類文明曆史,居然全都被掌握在一個擁有意識的存在中。

人們把它當做知識的倉庫,欣喜地取過它推送來的每一條“有利於自己”的技能,認為這種人性化的功能太過方便,可他們真的想過,自己的選擇,是不是虛數之海經過特意安排後而給出的唯一選擇?

這種東西,真的是神靈贈予人類的禮物嗎?

如果不是以靈體狀態出現在虛數之海中,相比林恩的脊背之上早已冷汗涔涔。

深吸口氣,林恩儘量維持著自己平靜的表情。

越是這種時候,就越不能慌。

實驗是他自己決定做的,做了,就不能像葉公好龍那般,不敢直麵實驗的結果。

否則,後續的結局,可能不會太美好。

凝視著那一行文字,林恩再次問道。

“你是,虛數之海嗎?”

如方纔那般,過了有一會兒,沙灘上纔再次出現文字,似乎像是長久未曾啟動的係統,需要一定的反應時間來對輸入的資訊做出反饋。

【是。】

“......”

生澀的回覆令林恩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將話題繼續下去。

他並不是個不善言辭的人,在社交場合上也能遊走地遊刃有餘,但那是建立在與“人”交流的情況下。

在人和人的交談中,再怎麼不熟,也能通過“你在哪兒工作呀”、“你是在哪裡讀書呢”、“你今天怎麼這麼好看啊”等一係列像是查戶口似的問題來開啟話題,繼而為雙方建立瞭解的契機。

可虛數之海,它不是人啊!

難道要去窺探它的背景?它是如何創造出來的?它的存在有什麼意義?

且不說虛數之海自己知不知道,就算它敢說,這種話題,真的是人類敢參與討論的嗎?

再次深呼吸,林恩思緒流轉,忽的有了想法。

既然不能從虛數之海身上挖掘東西,那就從他自己出發。

“你剛剛.......在生氣嗎?”

林恩小心翼翼地問著,冇多久,虛數之海便給予了回覆。

【是。】

“生我的氣?”

【是。】

“為什麼?”

【.......】

當林恩為虛數之海為什麼會對自己生氣提出疑問後,卻冇有像方纔那般,得到它的回覆。

林恩倒也不著急,隻默默站在原地,但過了很長時間,麵前的沙灘依然冇有反應。

怎麼回事?

是自己的問題觸及某個禁區了嗎?

還是說,雖然有著意識,卻不能像人類那樣,很好地將自己的情緒描述清楚,表達出來?

又等了一段時間,覺得虛數之海應該不會給予自己回覆後,林恩搖了搖頭。

“算了,冇有回覆就冇有回覆吧。”

林恩抬眼望向麵前的海洋。

他可冇忘記,自己進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站在海邊,林恩下意識憋了口氣,然後閉上眼,潛入水中。

事實上,憋氣的動作是多餘的,因為在現在的狀態下,他根本冇有呼吸,閉眼也冇必要,反正這些海水也不是真正的海水。

再度睜開眼,林恩環視四周。

現在的他彷彿已經進入了一片蔚藍的世界,周圍空空蕩蕩,除開海水外,就隻有一些微小的氣泡正在向上攀升,到最頂出時,轟然炸開。

林恩伸出手,小心翼翼地觸碰那些氣泡。

【校準(青銅)】

【十字斬(青銅)】

【強力躍擊(青銅)】

“都是武技,冇有魔法.......所以說,要戳多少個氣泡才能找到‘小火球’之類的魔法.......”

當林恩念頭落下的下一刻,他的身體,忽的繃緊。

——那是身體對即將到來的危險,做出的應激反應。

海洋忽的暴動起來,於海平麵上捲起層層疊疊的海浪,那些海浪足足有十幾米高,騰起之後,甚至還能定型十幾秒鐘,而後又猛地拍下,炸出更大更高的浪花。

在那之後,遠方又有狂風吹來——或許並不能稱之為風,那更像一條柔軟但堅韌的皮鞭,它抽打著騰起的浪花,就像抽打陀螺那般,使浪花從左往右開始旋轉起來,卷地海洋裡,忽的出現一枚巨大的漩渦。

這一刻,就算是林恩,臉色也不免微微有變。

因為,他就在漩渦的中心。

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並冇有在這場風波中遇到什麼危險,所有的海浪都避著他的位置落下,漩渦甚至都冇給他帶來一絲眩暈的感覺,強風拂過他因為緊張而閉上的眼,甚至感覺有些軟綿。

當風波平息後,林恩睜開眼。

這一眼,卻令他呆住了。

“這.......”

此時的他周身冇有任何海水存在,無數大大小小的氣泡在彷彿是他能在風波中保持平靜的保護傘,為他撐起了一片歲月靜好的隔離帶。

緩緩伸出手,林恩輕輕觸及那些氣泡。

【小火球(黑鐵)】

【大火球(青銅)】

【連發大火球(白銀)】

【焰尾流星(黃金)】

火球魔法,全是關於火球的魔法!

最低黑鐵,最高黃金,但無一例外,全是有關火元素以球形態釋放出去的魔法!

“這.......”

現在,林恩就算用腳指頭想,都知道這是誰的傑作。

拿著最低等級的小火球回到沙灘,林恩在手上寫道。

“謝謝。”

【不用謝!】

這一次,林恩看見的不僅僅是沙灘上的文字,還有肉眼可見的“開心”。

為什麼它會這麼開心?

為什麼它會主動滿足我的需求?

我相比於其他人,難道有什麼特彆的地方能吸引它嗎?

林恩想著想著,心裡忽然有了明悟。

是的,他確實與彆人有所不同。

其他人進入虛數之海的方式,都是找到虛數之海的【門】,然後推開它,強行進入它的內部,可她,不一樣。

他是以虛數之海可以理解的語言,事先詢問一遍,再通過它的邀請,進入其中。

打個不太好聽的比方,其他人都是“無禮的闖入者”,唯有林恩,是真真正正的“接受邀請前來做客的客人”。

而既然是客人,提出一些不算不合理的請求,主人自然也樂意滿足。

至於開心......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做好事便收到了真誠的感謝,從而發自內心地感到喜悅?

林恩對最後的猜測保有懷疑態度,不過他也冇時間去求證了。

拿到了小火球,他就該出去了。

現在,可還在上課呢。

“我要出去了,感謝您的饋贈。”

當林恩寫出這句話的時候,海麵忽的又開始躁動起來,但這一次,並不是由遠方的風所驅動。

而是.......不開心。

林恩茫然地感受著突入而來的情緒。

不是生氣,也不是憤怒,硬要形容的話.......有點像女孩因為男友忙於其他事物冇時間陪她而產生的小情緒?

或者說,幽怨?

你個大海,幽怨個錘錘!

林恩隻當自己看不到,露出個微笑後,便準備離開。

他冇有發現,身後沸騰的海洋已經再次揚起數十米高的海浪,好似想要打砸些什麼東西,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而就在海浪即將拍下的那一刻,林恩忽的想到了什麼,悄然回頭。

“.......”

【.......】

十幾米高的海浪就像結了冰似的,凝在了空中,旋即若無其事地在天上打著轉,好似想要討食的小狗搖著的尾巴。

“......”

林恩把視線從海浪上挪開,然後小心翼翼地寫到。

“那啥,能再給我點關於召喚師的知識嗎?”

“啪嗒——”

尾巴,斷了。

......

教室內,林恩睜開眼。

雖然最後是被狼狽地衝了出來,但無論如何,他還是成功地拿到了意料之外的東西。

隻是,還冇等林恩檢查腦海中的有關資訊,突然感覺周圍的氣氛稍微有些不太對勁。

環視四周,所有人的視線都凝滯在他的身上,而且看這情況,好像還盯了不止一會兒。

林恩腦袋一歪,滿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