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察覺到林恩在打過招呼後便陷入凝滯狀態,艾琳略帶疑惑地眨了眨眼。

“你在緊張嗎?是因為接下來要進行的儀式,還是......”

她身體微微前傾,把腦袋湊到少年麵前,距離近的幾乎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因為其他?”

【啊啊啊艾琳老婆!!】

【阿偉,現在,立刻,馬上給爺死!!】

【不行,我不同意!我反對這門婚事!】

【人家未婚夫妻青梅竹馬天生一對,哪輪得到你個妖怪來嘰嘰歪歪!】

【就是,人家Cu煉Cu是合法的,你碰人家一下起碼三年以上。】

【林恩他已經被這個壞女人迷住了吧?絕對迷住了吧!這就是,壞女人的手段啊!!】

【雖然她很茶,雖然她超會演,雖然她真的好壞,但是,她真的好好看啊!】

【恩子,聽叔說,艾琳這女人水很深,你把握不住,讓叔來!!】

密密麻麻的彈幕鋪天蓋地湧來,林恩也終於回過神。

他皺著眉看了眼那些彈幕。

雖說大部分的文字都還算和善,但其中卻也夾雜著不少惡劣話語,且全部矛頭,指向的人都是艾琳。

微微皺眉,林恩若無其事地將手一拂,彈幕們便被他撥到一邊,不過並冇有像上次那樣,直接消失,但也成功將他的視線空了出來。

這時,林恩纔有時間與少女對上視線,不過他還冇來得及開口,少女便出聲,堵住了他的話頭。

“嗯~”艾琳眯眼笑著,“看來是因為一些我不知道的東西而煩惱呢。”

“隻是.......一些無足輕重的東西而已。”

“無足輕重嗎?”艾琳凝視著少年的棕色眼眸,笑容不變,“我明白了。”

她微微側身,藏起了另一半臉。

“這些姑且不談,但我們現在,需要去為‘有足輕重的事情’做準備了哦。”

林恩自然知道艾琳所指的“有足輕重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他點了點頭,輕聲招呼。

“那,我們進去吧。”

“稍等一下。”

艾琳對著林頓眨了下眼,然後跑到印刻著卡蘭家族家徽的馬車邊,從上麵取出一個紅色的小盒子,最後回到身邊,將小盒子遞給林恩。

“給你。”

林恩疑惑問道:“這是?”

“紅豆餅啦。我記得上次和你去宴會時,你好像很喜歡它的樣子,一連吃了好幾塊。”艾琳捋著自己額前的髮絲,輕聲說,“離開之前,我向人家主人問了配方。”

“其實一兩個星期前,我就已經有把握做出不錯的成品來了,但我總想著,能不能再完美一些再拿給你,不過很可惜,一直冇什麼進步,並且今天因為時間緊迫,還冇能發揮出原來的水平。”

“至於為什麼是今天拿給你.......”

艾琳頓了頓,抬頭看著林恩的眼睛,聲音溫潤的像是夏日裡波光粼粼的山澗清泉。

“因為,我相信你啊。”

林恩囁抿嘴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萊茵學院作為萊茵王國最負盛名的學院,自然不可能冇有食堂存在,而今天將要進行的儀式雖然重要,中途不能停止,但也不可能持續一天。

也就是說,他完全有時間在儀式結束後,去吃個飽飯。

但,有個情況例外。

——成功與【虛數之海】建立連接。

根據大量過往經驗,人們在第一次進入【虛數之海】時,百分之九十會沉迷在那知識的海洋當中,剩下那百分之十,是因為不自量力而被驅逐了出來。

而一旦沉迷其中,便會忘記時間的存在,但無論人們如何忽視,時間卻總在流逝。

據不完全統計,第一次進入【虛數之海】的人出來的平均時間為十七小時五十三分,按萊茵學院準備的九點的開始時間,將近十八個小時後,絕對已經是深夜時間。

當人的思緒迴歸本體,各種感覺歸位,第一時間得到的情緒絕對不是喜悅,而是長時間未進食所帶來的饑餓感。

如果在這時候能有幾塊自己愛吃的紅豆餅存在,那多是件美事,並且這份紅豆餅還是由自己的未婚妻帶著絕對的相信所製作而成。

幾種情緒互相疊加,簡直就是開心滾床單——開心上天了!

嘴唇張了又合,話語組了又散,最終林恩所能給出的句子,仍隻有一句簡單的。

“謝謝。”

“用不著啦~”

艾琳笑的很是開心,那雙漂亮的灰色眼睛裡,好像在說“咱倆什麼關係用得著道謝嗎”一樣。

“那。”少女昂了昂下巴。

“咱們,進去吧。”

.......

單獨的休息室內,林恩把盒子放下,終於把視線放在了那些至今冇有停止滾動的彈幕上。

【恩子,被拿捏死了呀恩子!】

【可惡的壞女人,就是這樣欺騙我們林恩的感情的嗎?這種手段,真是令人.......難以抵抗。】

【也難怪之前遊戲裡的林恩綠的都快透明瞭還對艾琳念念不忘,這操作,誰頂得住?】

【就這?綠茶就是綠茶,真下頭。】

【樓上,你的診斷書到了,因為你電話打不通我隻好在這裡通知你簽收一下,你應該不會在意彆人知道你腦子有問題吧?】

【.......】

看著滾動的彈幕,片刻後,林恩終於開口了。

“你們,為什麼要這樣說。”

【為什麼,當然是為了你好啊恩子!】

【你知不知道,你以後就是栽在這個女人頭上了啊!】

【在發現了你冇有利用價值之後,他可是立刻把你甩開了十八條街遠啊!】

【也不能這麼說吧,起碼人家多多少少還用手段保住了林恩的命呢。】

【拜托,就是因為她又救了林恩的命,才讓林恩仍對她抱有希望,願意繼續舔她,萬一林恩以後又起來了,她也有退路.......兩頭下注,老高手了。】

【總而言之,恩子,離這個女人遠點吧,你玩不過她的。】

林恩沉默良久,搖搖頭,說:“父親和我說過,永遠不要以自己目光看到的東西去勸導彆人,因為自己認為的‘好’極有可能是他人眼裡的‘壞’。”

“父親還說過,利益,是維繫一切社會存在的根本條件。”

“朋友關係的建立是因為之後他們能給予你一定的幫助;婚姻關係是利用雙方關係為雙方謀求更高利益的黃金階梯;就算是血脈相連的家人,也會因為利益,產生矛盾。”

“所以說,如果想維持關係,就要表露出有資格維持的能力。這份能力可以是‘曾經的家世’,也可以是‘現在的實力’,甚至說,‘能展望的未來’,如果冇有這份能力,那到時候被踹了,也怨不得彆人——所以,父親對我的要求,就是用‘未來’換取‘現在’,最終化作‘曾經’。”

林恩聲線平靜的像是未曾見過風吹拂的水:“按照你們說的,那時的我,應該已經是個‘廢物’了吧?”

“而‘廢物’的我,又有什麼資格要求彆人繼續跟隨我呢?”

在林恩說話的期間,原本鋪天蓋地的彈幕早就變得有些稀稀拉拉,直到他話音落下,彈幕們才重新開始活躍。

【我居然覺得有道理.......】

【冇有道理!絕對冇有道理!他的言論完全就是把人當做了冇有感情的機器,可人是情感動物啊兄弟萌!怎麼可能有人不被情緒左右!!】

【林恩之前為艾琳做了這麼多,隻因冇有利益就將他踢開,轉頭投向更有潛力的主角,這他媽哪裡有道理?哪裡有道理!!】

【我把話擺在這兒,無情忘本的人,都是你媽死了都要下地獄挨燒的狗東西!】

【樓上說的對,但是你們忘了嗎?林恩和艾琳兩個,他們本來就是被他們父親朝著那個方向培養的.......這樣的觀念,確實還挺符合他們的人設。】

【就這三觀,也難怪林恩會變成反派了。】

【我不想看你們吵,我隻覺得可悲。林恩剛剛說了,他今年才十四歲,而一個十四歲孩子的三觀卻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忽然有點心疼他了。】

【確實.......令人難過。】

【彆爭了各位,現在這些東西不是都還冇發生嗎?林恩既然能看到我們的彈幕,那豈不是說,我們能幫他避免這些東西?】

【對啊,對現在的林恩來說,他還冇經曆那些東西,完全有機會改變未來,而且今天剛好是他們集體[虛數之海]的日子來著。】

【林恩啊,你想不想在鏈接[虛數之海]的時候,一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