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

林恩被少女說出的詞組整愣了。

所謂的進化,指的是生物種群在世代傳承中與前代物種產生相異現象的遺傳變化,他給冰冰加裝新魔法,又不是想改變它的基因,讓它的後代產生與母體產生變異。而冇有遺傳的後代,又跟進化有什麼關係?

“你想的,是教科書上所說的宏觀進化。”

愛麗莎似乎看出了林恩心中所想,平靜道:“我所指的進化,是指從低等生物進化到高等生物。”

“哦?”林恩來了興致,“具體是指?”

“從靈魂性質開始改變。”愛麗莎說,“例如,你試圖讓一隻身為靈體的貓學會人類的魔法,改變它蘊藏在靈魂中的生物本能,這種行為在我看來,便是使貓的思維能力逐漸向著人類靠近。”

“一般情況下,動物的思考能力極其薄弱,所有行動都是憑藉著本能與後天生存中所獲得的經驗進行展開,而一旦他們擁有了人類的思考能力,那麼他們的這一項弱點便被抹去,成為相對於原本,更優秀的生物。”

“而這,也就是我所說的——進化。”

“......”

聽完愛麗莎的解釋,林恩稍微沉思了一會兒,搖了搖頭,說。

“不是,我並冇有再試圖幫助貓,向更高層次的生物進化。”

他給冰冰安裝魔法,並不能改變冰冰的行為方式,隻是在它的體內安裝了一個可以讓它自己驅動運行的程式而已,並冇有真正改變冰冰的行為方式。

安裝再多魔法,它也還是那隻貓,除非是說,給它裝了些帶有影響神誌的,擁有巨大副作用的魔法——但那肯定不是進化,反而更應該叫退化。

“這樣嗎?”

愛麗莎聽到林恩的回答,隻簡單應了一句,再也冇有其他情緒表露,也冇有繼續追問的意思,好像真的隻是因為好奇,才隨口提了一嘴。

頓了頓,她再次開口道道:“作為交換,我可以回答你一個問題——但我不建議你把這個問題浪費在反問我為什麼要問你上。”

“如果你想知道,我完全可以回答你的疑惑,並且作為交換的問題,仍可保留。”

林恩抬手做了個手勢:“請。”

“冇有什麼特彆的原因。”愛麗莎說,“隻是,關於進化之類的東西,是我正在研究的方向。”

“研究的方向嗎.......”

林恩大致明白愛麗莎為什麼會突然問一句自己聽不太懂的話了。

從她的話來看,她似乎是一位關於魔法的研究人員——其實幾乎所有的魔法師都是研究人員,因為想要往更高的層次走,就必須要研究出屬於自己的魔法,如此一來,免不了需要大量的知識作為營養。

而既然是研究,遇到困難是很常見的事情,一旦遇到困難,便需要做出各種方案來解決問題,若是這種困難畢竟棘手,那他們則需要在尋找知識的途中,順便收集一些靈感。

所以,在萊茵學院的魔法係內經常流傳著一句話:“儘量不要拒絕彆人那些摸不著頭腦的提問,因為那些東西,將來或許可能成為你解決問題的答案。”

“原來,您是在研究這些東西.......”林恩話說到一半,忽的止住了話頭。

因為,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這位愛麗莎小姐,似乎和他是同班同學來著。

而既然是同班同學,那就意味著,她還是新生。

你一個新生,就開始研究起“進化”這種東西了?!

“隻是個人興趣,稍微想瞭解下有關知識而已。”愛麗莎簡單地解釋了林恩的疑惑,旋即問道,“所以,你想到該問我些什麼了嗎?”

“隻要不是太過離奇的東西,我想,我應該能給予您,我所理解的答案。”

林恩搖搖頭:“我最大的困惑已經在方纔與您的交流中得到解答,暫時冇有什麼問題。”

愛麗莎微微頷首:“我明白了。”

“無妨,您如果有問題,可以隨時來問我,這個交換條件,冇有時間限製。”

林恩微笑道:“如果有機會的話。”

愛麗莎再次微不可聞地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之後便繼續將注意力重新放在了書上,冇再看林恩一眼。

林恩的問題得到瞭解決,也冇了繼續呆在圖書館的理由。

隻是,正當他準備收拾東西離開之時,卻見到在不遠處,有一位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休息區的入口,左看右看,似乎在尋找空位。

當林恩視線望過去的那一刻,對方也彷彿有所察覺,同樣把視線望了過來。

然後,她嫣然一笑,邁著步子,朝林恩所在的方向走來。

林恩搖了搖頭。

看來自己今晚回家的時間,可能要稍微晚點了。

“下午好,艾......”

“啪——”

輕微但突兀的合書聲打斷了林恩的問好。

他下意識地偏過頭,看向少女。

此時的愛麗莎眉頭微蹙,皺著鼻子,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您......怎麼了?”

“我聞到了一股像是腐爛的榴蓮般的臭味。”愛麗莎屏住呼吸,說,“是**的味道。”

她微微抬眼,看向緩步走來的少女:“**是人類天生便有的體味,無法去除,但一般人所擁有的,都比較輕,且會對此加以掩飾,儘量避免將這份醜陋暴露在外。可她,即便有所掩飾,卻也無法壓製出溢散的氣味。”

“我比較喜歡空氣清新點的地方——至少,不能過於汙濁。”

說完,愛麗莎拎著她的書,離開這裡。

林恩看著她找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若有所思,不過冇等他完全進入思考狀態,一聲呼喚便悄然傳來。

“下午好,林恩。”艾琳麵帶微笑地看著他,眼角的餘光卻止不住地落在那位已經遠去的少女身上。

“下午好,艾琳。”

林恩同樣還以微笑,眼神平靜,似乎並冇有看出麵前少女眼神中蘊含的深意似的。

“.......”

艾琳臉上的笑容不自覺地收斂了些,但很快,又重新綻放開來。

她在愛麗莎之前坐的位置的旁邊坐下,然後拖著腦袋,看著林恩。

“我正準備找你來著。”

“你拜托我的事,有訊息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