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報名了新生對抗賽?”

圖書館內正醉心於查閱資料的林恩聽到熟悉的聲音後,微微抬頭。

毫無疑問,在這個學院裡,能主動跟他打招呼的,除了他的未婚妻之外,冇有其他人。

“是。”林恩點頭迴應道,旋即目光從少女精緻的臉頰上緩緩下滑,落在她捧著的那疊紙張上。

“這是.......”

也不怪他發問。

因為在那疊紙的第一張上,林恩看到了自己的相片。

“一些參加新生對抗賽的人的資料。”艾琳將那疊不算太厚的紙推給他,“聽到你報名之後,我便想,你可能需要這些東西,所以,就給你找來了。”

“當然,如果是全部的參賽者,收集到的東西肯定不止這麼一點兒。”艾琳輕笑道,“我自作主張,把一些可能冇有太大威脅的人給過濾掉了.......你先看看吧。”

“謝謝。”

林恩輕聲道謝,旋即隨手翻了翻。

第一張紙上的,是他自己。

“這個不是我收集的。”艾琳托著腦袋,隨口道,“這些是彆人找的,關於你的資訊。”

林恩看著這張除了自己照片、性彆以及年齡之外,基本等於“白紙”的資料,微微搖頭。

“看來他們的情報收集能力不怎麼樣。”

“或許不是情報收集能力不行,而是在他們看來,你根本就冇有值得在意的點。”艾琳攤攤手,“誰讓你是新生呢?”

林恩笑笑,也冇有否認。

學習時間擺在這兒,一個剛入門的新人,確實比較難和一群已經學了一兩年的人碰一個。

掌握的知識數量姑且不談,像魔力儲備,以及魔法的熟練度,這些,都是需要用時間來積累的。

冇有底蘊的新生,似乎確實不值一提。

林恩繼續翻看關於對手們的資料,不過也冇有細細深究,僅大致瀏覽一番。

新生對抗賽采用的是抽簽製,不是挑戰製,林恩冇有選擇對手的權利。

所以,把每個對手的資料都詳細瞭解一遍,冇什麼太大的必要。

當林恩差不多把紙上所寫的明顯資料都翻看一遍後,臉色也逐漸變得凝重起來。

事實證明,艾琳的眼光與判斷能力,還是非常優秀的。

這些資料裡,著重描述的一共有三項。

選手的魔力量,掌握的魔法,以及,最擅長的魔法。

在艾琳過濾後拿出來的選手資料中,魔力量最低的人,至少將虛數星環的三分之一染成了白銀之色,最高的,足足有一半之多。

看起來,這一點似乎冇什麼值得稱道的,但要知道,林恩在虛數之海的幫助下修煉了這麼多天,腦袋頂上的星環顏色還是一點冇變。

以林恩現在的魔力儲量,維持黃金級的【明鏡之眸】,最多隻能支援約莫三分鐘左右,而半枚白銀之環所代表的魔力量,供給黃金級的持續性魔法維持一個小時,完全冇有問題,就算是單次釋放,也能甩個十次左右。

至於他們所掌握的魔法數量,反倒冇那麼值得令人注意,需要重視的,是魔法的質量。

由於二、三年級的學生學習魔法的時間相對來說,還是比較短,所以,他們擁有的魔法,其實也不多。

幾乎所有人選擇的都是專精於某一項魔法,其他的魔法都是為了拿手魔法的缺點查缺補漏。

“呼——”

林恩緩緩吐出一口濁氣。

紙麵實力上來看,他似乎確實不值一提。

這些資料裡,如果有戰鬥力排行,排最高的是十的話,那他充其量,隻有一。

“看完了?”艾琳眯眼笑道,“感覺如何?”

林恩遲疑了一會兒,說:“很棘手。”

“但不是不能解決?”

林恩點點頭:“我在虛數之海中找到的魔法,有些特殊,屬於能乾擾對方神誌的魔法。”

“輔助類嗎?”艾琳眉頭微皺,“輔助類魔法對於戰士們來說比較好用,畢竟肉搏交戰當中,一個失神,就可能決定最終的勝負,但你是魔法師,你們之間的交戰並非硬碰硬......”

忽的,她的話語突然頓住,臉色變得愈發古怪起來。

“你的意思是.......”

林恩輕笑著微微點頭:“除開虛數之海中掌握的魔法之外,我還有一項技能,而這,就是我之於他們的有利點所在。”

“其實這項技能,他們曾經應該也會——大部分貴族家庭中,都有著流傳已久的劍術或武藝。其作用,或許是強身健體,或許是對抗殺敵,但無論怎樣,它們都是能夠拿來實戰的。”

“但也說了,是曾經。”艾琳笑吟吟道,“在進入魔法係後,基本上所有的學生都會將曾經學到的劍技或武藝放下,轉頭研究更加擁有吸引力的神秘魔法。”

“冇錯。”林恩打了個響指,接過話頭,“劍技與武藝一旦練成,忘記它們,一般不太可能,但如果長時間冇有使用,肌肉對這些技藝的記憶,便會感到無比生澀,到時候雖然還能拿出來,但絕不可能保持原本應有實力的十之二三——更何況,上擂台之前,這些魔法師們,真的會記得帶上長劍嗎?”

頓了頓,他指著自己,說:“與他們不同的是,我還冇有完全成為一名魔法師,就算是今天早晨,我也在練習佈雷澤家的家傳劍術,並且,狀態保持的還不錯。”

“一旦他們的判斷能力被我的魔法乾擾,我有把握在三秒之內,剝奪他們繼續戰鬥的能力。”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艾琳輕輕笑道,“看來,魔法師們會因為他們的大意,吃到苦果。”

“隻是.......”她遲疑了一會兒,說,“這種手段,最多隻能使用一兩次吧?”

“經過一兩次交戰,他們肯定會將你的手段剖析乾淨,到時候,便會對你的魔法有所防備,再預判性的針對你的劍術,使你無法近身的話.......”

“那我就輸了。”林恩攤攤手,說,“所以,我必須把我僅有的手段,利用到極致。”

“能在不使用劍術打到對方的情況下,就不用;能避免暴露我的魔力量到底能堅持多久,就要儘量避免。”

“在硬實力不夠的情況下,我必須把每一個招式,都用成一定能殺死比賽的終結技。”

艾琳眨眨眼,似是有些驚訝地問道:“原來,你是奔著第一去的嗎?”

林恩輕笑著反問。

“參加比賽的人,誰會不想拿第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