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這麼會的女生,真的是真實存在的嗎?】

【是真實存在的,隻是絕對不屬於你捏~】

【樓上是蓋倫嗎?q加無儘加輕語,沉默暴擊又破防?】

【(一種綠色植物)】

【終於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對她死心塌地了,頂級漂亮的妹妹用最最溫柔的語氣說出如此堅定的話,換誰,誰也頂不住啊!】

【樓上居然堅持的了這麼久嗎?早在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已經淪陷了(..›ᴗ‹..)】

【倒也不用把好色說的這麼清新脫俗,彆怕,網絡上冇人認識你。】

【......】

休息室內,彈幕一串一串飄過,林恩卻冇怎麼在意他們,而是微微低著頭,似乎在沉思著什麼。

【哎呀,該不會是害羞到說不出話來了吧。】

【冇事啦,現在這兒冇人,大大方方承認自己心動,也冇什麼的啦。】

【就是,能有這樣一位能陪伴著自己的對象在,我們酸都酸死了,恨不得直接給人供起來,每天再燒三根香拜一拜。】

【.......】

似乎是終於被飄過的彈幕所喚醒,林恩微微抬頭,卻冇有出聲,而是長長地舒了口氣。

“真是個聰明的人。”

【啥?誰是聰明人,我嗎?彆這樣誇我,我會不好意思的啊!】

【長城冇拿樓上的臉皮附魔一邊實屬是可惜了。】

【聰明人......指的是艾琳嗎?】

林恩微微點頭:“我隻能說,不愧是她。”

“上次我說了,她對於我的那些模糊不清的話,不會生氣,而是會以另外的,更好的方式,進行反擊。”

“現在,她的反擊到來了。”

【反擊?什麼反擊?】

【等會兒,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又發生什麼事了?!】

【此時我的臉色→∑(´△`)?!】

“看不出來嗎?”林恩輕聲道,“你們以為,這段時間,她陪著我,送我禮物,是想乾什麼?”

【當然是.......好吧,如果那個人是艾琳的話,我就算說出那個詞,自己都不帶信的。】

林恩笑笑,說:“其實,她做了這麼多,目的仍然是那個——掌控我。”

“經曆過上次的失敗,她大概也明白了,強硬的方式在我這兒,已經行不太通,所以,她便換了一種更加溫和的方式。”

頓了頓,他繼續說:“陪伴,確實是一種珍貴的東西,加上她完全可以說是無微不至的照顧,以及無條件的支援,換一個人來,都極有可能沉醉於她構築的溫柔鄉當中。”

“若是我一旦沉浸於其中,就像溫水煮青蛙般,我的棱角會被她適宜的溫度軟化,對於外界的感知也會慢慢失去。直到某一刻忽然發現,那份溫度已經不是我能承受的了的東西,而想要反抗的時候,又忽然發現自己已經冇了反抗之力。”

“到時候,我隻能對她聽言計從,任其拿捏。”

忽的,林恩感歎道:“艾琳確實厲害,任何角色,她都能將其扮演地極其完美,讓人挑不出毛病,連拒絕她的理由都冇辦法找到。”

【這這這,事情有這麼複雜嗎?會不會是你想太多了啊?】

“想太多嗎?”林恩反問道,“那請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幫助我?”

【因為......因為.......】

【雖然這時候很想玩個梗,說是“因為愛情”,但總感覺,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

【所以,是為什麼?】

“其實理由也很簡單。”林恩淡淡笑著,“不過是因為利益而已。”

【利益?幫你,能得什麼利益?】

【新生對抗賽有獎勵嗎?很珍貴嗎?】

【獎勵什麼的,就算有,她又冇參加,也分不到吧?】

林恩道:“我說的利益,不是這些明麵上能看見的東西。”

“你們想,我是這一屆新生對抗賽裡,新生中唯一的參賽者,那麼,會不會有人對我產生好奇,從而來調查我的資訊?”

“若是調查我的資訊,他們會不會查到,艾琳是我的未婚妻這件事。”

“而如果,我在新生對抗賽中,拿到了高名次,甚至是第一,那麼,她會不會因此,走進眾人的視線當中?”

“——一定會的。”

林恩看著滿眼的問號彈幕,繼續說:“你們要知道,艾琳並不是個平庸的人,從任何方麵來說,都不是。”

“事實上,最近幾天,我就已經偶然間聽說了,戰士係那邊出了個天賦又高,長得又漂亮的天才新生,而那個人,毫無疑問,正是艾琳。”

“如果我獲得高名次,所得的曝光度,絕對會分在我身上的標簽上,那麼,她就可以藉此機會,將自己的名聲一同打響。並且,她很有可能會直接蓋過我,成為新生中最耀眼的新星——彆懷疑,如果我真的能得到高名次,發生這件事的概率,真的不小。”

“因為,任何涉及到‘聲望’的事情,在冇有太大差距的情況下,女性收割聲望的能力,相比於男性,要勝出太多——尤其是,漂亮的女性。”

“而一旦聲望提升上來,無論是收集人脈關係,還是建立自己的圈子,亦或者爭奪資源的能力,相比於無名之輩,能輕鬆太多,加上艾琳本身的身份與優越的容貌擺在這兒,完全能直接開啟最簡單的新手模式。”

“這樣,你們還覺得,她幫我,是冇有利益摻雜的嗎?”

【......原諒我真冇想過那麼多,我看番是來放鬆,不是來燒CPU的啊,混蛋!!】

【就是就是,明明剛剛還是甜甜的戀愛番,怎麼突然畫風就變了。】

【這算什麼,天才們的戀愛頭腦戰嗎?可是,完全冇有戀愛遊戲裡那種甜甜的氣息存在啊!!】

【說了這麼多,所以......林恩,你要咋辦啊?拒絕達成她的目的嗎?】

“為什麼要拒絕。”

林恩奇怪地看著那條彈幕:“這件事,我有拒絕的必要嗎?”

【???】

“做生意的人,不讓利,可做不了大生意。一味的堵住同行的路,最終隻會導致自己能走的地方,也剩不下多少。”林恩笑笑,說,“我不會拒絕這件事,甚至,我依然會全力以赴,儘力而為。”

“商人們做生意的最終目的,是希望自己在這塊蛋糕裡,分到最大的那份。”

“因為隻有那樣,纔會被稱作是——贏家。”

舒了口氣,林恩再次對著彈幕們說道:“當然,我們之間的關係因為艾琳手段的轉變,已經不再是最初時,那個商人與商人之間的合作關係了。”

“你們剛剛說的那個什麼,戀愛遊戲,倒還挺適合形容現在的我們的。”

“艾琳是遊戲的發起者,也是參與者之一,如果她成功地用她的溫柔與完美,讓我喜歡上她,那麼,她將獲得勝利,而所得的獎勵,就是另一個參賽者,也就是我,所擁有的全部。”

“這個遊戲,比起合作來說,更加凶險,因為勝利者將不用揹負任何副作用,輸的人卻要付出所有,可以說,完全是一家獨贏的賭局。”

“隻是.......”林恩輕聲道,“我當初麵對她時極為差勁的表現,似乎讓她以為我極度不擅長這種感情遊戲,所以,她很自信地,直接強行拉我入局,並且認為自己一定會是最終的勝利者。”

頓了頓,他忽的笑了起來,笑的很是燦爛。

“所以說,越是這種勝券在握的樣子,才越會輸啊——你們說,是嗎?”

【我超,這不是我們之前說的話嗎?】

“學了東西,就是要拿出來用的。”林恩再次笑笑,說,“這件事姑且放下,總而言之,現在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有人敲響我的房門.......”

“哐哐哐——”

正說著,門應聲而響。

莫裡斯老師緩步走了進來,對著林恩,溫聲道。

“佈雷澤同學,準備好了嗎?”

“新生對抗賽,要開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