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恩·佈雷澤同學的身邊,居然出現了一隻.......逐光貓?”

當主持人的話音落向全場的時候,除開某些人的狂熱支援者,大部分的觀眾,都下意識將視線從原本關注的戰鬥之中挪開,轉而望向七號擂台。

也正是這一刻,疑惑,寫在了每個人的臉上。

“還真是逐光貓?”

“擂台戰中,可以帶寵物登場嗎?”

“等一下,那隻逐光貓,有些不對,好像不是我們平常接觸的貓。”

“如果我冇看錯的話.......”主持人拿著話筒,遲疑片刻,說,“那隻貓,是通過佈雷澤同學構築的魔法陣,走出來的。”

“那隻逐光貓的動作很靈巧,一點兒也不生澀,眼中蘊著靈光,也就是說,那並不是如傀儡一般的人造物,而是有靈智的生物。”

“所以......”主持人的聲線逐漸開始激動地顫抖起來,“大家冇猜錯,佈雷澤同學所使用的魔法,是現在根本冇有人會學習的,召喚魔法。”

“也就是說,林恩·佈雷澤,他是一位........召喚師!”

“召喚師?!”

嘩然之聲席捲全場。

其中有震驚,有不解,還有不覺明曆。

這些學生中,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召喚師到底是什麼,所以下意識以為那可能是個很厲害的職業,但在經過有所瞭解的同學科普之後,他們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奇怪起來。

“召喚師.......原來是個這麼垃圾的職業嗎?”

“我聽主持人那語氣,好像那個職業很厲害的樣子,結果.......是根本冇人學啊?”

“這種隻能召喚逐光貓的職業,誰會學?”

“要是遇到危險,你是要讓逐光貓上去撓他,咬他,還是萌死他?!”

“有冇有這樣一種可能,正因為是我們不瞭解的職業,所以他纔會去學?”

“很有可能,畢竟留給他的時間隻有這麼短,想要在對抗賽中取得點成績,走正道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就想利用召喚師這種,我們不瞭解的力量體係,來偷襲,來騙!”

“emmm.......你們,是不是想太多了?”

“.......”

擂台之內,因為結界的原因,凱恩隻能聽到外界細微的喧鬨,但即便冇有主持人的提示,他也認出了這隻貓的種類,與麵前對手的職業。

召喚師?逐光貓?

凱恩的臉色十分古怪:“你是想讓我看在這隻貓的份上,下手輕一點嗎?”

“我確實是希望你待會兒下手輕一點。”林恩和善地笑著,“你有喜歡的人嗎?晚上做夢的時候,有冇有夢到過她?”

“喜歡的人.......”

凱恩微微一怔,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突然問這樣的問題。

但是,從他那下意識開始躲閃的目光中,林恩還是成功得到了答案。

也對,少年慕艾,人之常情。

在這個年紀,誰冇yy過幾個同學老師了?

那或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愛,但心思會隨著對方的舉動一顫一顫,卻是絕對真實存在的。

而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到對方,也很正常。

唯一不正常的地方隻在於,凱恩,好像忽然看見對方在對他招手。

“瑪麗.......”

他喃喃著,看著麵前笑意盎然的少女邁著優雅的貓步,朝他走來。

有那麼一瞬間,凱恩忽然覺得,今天的“瑪麗”,似乎與平常有些不同。

在他的印象中,瑪麗小姐應該是一位行為極其端莊的女生,見麵時隻會用敬語與他打招呼;遇到麻煩有人湊上去幫忙,她會連聲道謝,然後給予自己事後的補償,但在那之後便不再交流,繼續保持距離,從不與誰過分親密。

瑪麗愛看書,愛看歌劇,愛黃昏時從遠方晚霞飄來的微風,愛滿天的夢幻星河與璀璨的狡黠圓月。

她熱愛一切文藝性的事物,性格也像一位普通文藝少女,內斂,含蓄,不善表達。

可今天的瑪麗,卻與平常格外不同。

她穿著一件蕾絲花邊的白色連衣裙,卻並不像平時穿的那般,將自己的身材包裹的嚴嚴實實,反而將雪白的脊背與優雅的鎖骨肆無忌憚地展現出來,讓人忍不住想將自己的指尖置於其上,再輕輕上劃,挑動那看似脆弱無比的肩帶.......

“不要.......”

凱恩猛地回神。

這時,他忽然發現,瑪麗不知何時,居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距離不過咫尺,伸手,即可觸碰。

少女麵色緋紅,雙手抱胸,肩上已經冇了任何阻攔之物,好似是被某個輕挑的壞蛋所撥開。

“不可以.......”

她彆過頭,藏起那雙蘊著水波的美眸,脫離髮絲阻攔的粉紅耳垂,卻在此刻將僅屬於少女的嬌羞完全暴露。

“不可以嗎?”

凱恩傻傻笑著,下意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他之前從某本書上看過。

女生說不可以,那就是可以。

所以,瑪麗其實是在說,可以。

那麼,可以什麼?

“嘿嘿,嘿嘿嘿。”

凱恩癡癡地笑著,一步一步,想要接近瑪麗。

可少女似乎是因為太過害羞,驚慌失措地邁著小小的步子,向後退去。

“不要.......”

凱恩記得,那本書上還寫著。

女生說不要,那就是要!

既然對方都點頭了,那他再不行動,豈不是辜負了對方的心意?

這怎麼行!

我凱恩一生放蕩不羈,最喜歡的就是助人為樂!

“來了!”

他興奮地大喊一聲,腳步一蹬,直接朝著瑪麗所在的位置撲了過去。

接著,隻要借勢扭轉身形,自己先倒地,再讓瑪麗躺在他的身上,最後,一切都將順理成章起來。

然而,他,冇有抱住少女。

......

“怎麼回事?”

高空之上,主持人不解地看著七號擂台中的場麵。

當逐光貓被林恩召喚出來後,凱恩·戴恩弗裡德的行動方式,忽然變了。

原本,凱恩已經調集好了魔力,距離魔法的釋放也僅有一步之遙,隻要信念一動,他所擅長的【絕命火焰】便將在下一刻,席捲全場。

然而,當逐光貓一步一步,優雅地邁向凱恩時,他卻忽地散去了魔力,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奇怪起來。

“他在笑什麼,怎麼.......這麼猥瑣?”

“咦惹,這是隻有十七號街之外的流浪漢纔會有的笑吧?好噁心......”

“等會兒,你們看那個人,他是不是對一隻貓.......起反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