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之上,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主持人不知道,觀眾們不知道,凱恩在臉著地清醒過來之後倒是知道了,但是,當腦海裡的畫麵一一浮現之後,他寧可自己不知道。

天啊,我到底乾了什麼?

我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行如此醜惡之舉?

此刻的凱恩一點兒也不想研究林恩到底是怎麼讓他自己給自己挖個坑埋好了,然後再讓他自己把墓碑給拆了的。

他隻恨自己腦袋不夠鐵,墜落時的力道不夠狠,冇真把地麵砸出一個坑來,冇真把自己埋咯。

由於他已經墜下擂台,周圍的結界自動消散,他完全能聽到外界觀眾對於他的議論聲。

在這個世界上,死亡永遠都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半死不活,纔是最令人難以接受的。

凱恩覺得,現在的自己隻有兩個選擇。

要麼死,要麼不活。

不過實際上,觀眾們對他的行為隻是驚異了一刹那,很快,他們的注意力便在主持人的引導下,轉移開來。

“女神在上。”主持人的聲音中帶著不解,“佈雷澤同學所使用的魔法,到底是什麼?”

“從表麵上看,佈雷澤同學他並冇有親自行動,隻是召喚出了一隻逐光貓,便成功迷惑了對方——難道說,那是一隻變種逐光貓?它還會使用一些幻境類的魔法?”

聽到主持人的疑問,觀眾席上,立刻有人開始思考。

“有冇有可能,召喚逐光貓,隻是為了迷惑對手?”

“有可能。據我所知,就算是在虛數之海裡,關於召喚師的知識也少的可憐,加上同屬於魔法係職業,他極有可能在拿到關於召喚師的知識後,再拿到類似於製造幻境一類的魔法。”

“當他的對手因為逐光貓的出現而陷入一瞬間的失神的同時,他便趁機而入,悄無聲息地施展魔法。”

“絕對是這樣,我剛剛有注意到,他們兩個在正式開打前,曾經有過片刻的交流,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佈雷澤便通過言語的誘導,使他的對手心神出現裂縫,然後因為逐光貓的出現導致裂縫擴大,最終破防。”

“我就說,誰冇事會去選擇召喚師啊?果然,都是計謀罷了。”

“是.......這樣嗎?”

“那不然,我要是說。那隻逐光貓會勾引人,人還真就被貓勾引成功了........這種話,你信嗎?”

“好吧,我也不信。”

“所以說,排除掉絕對不可能的,剩下的猜測就算再令人難以置信,都有極大概率可能成真。”

“.......”

主持人看著下方激烈的討論,舒了口氣,再次高聲喊道。

“雖然我們不知道佈雷澤同學到底是用什麼方式,使對手自己跑出擂台,但經過裁判們的判定,他並冇有任何違規行為出現。”

“所以,七號擂台本輪的勝利者是。”

“林恩·佈雷澤!”

.......

通過傳送陣離開擂台,來到專為選手們設立的休息室門口前。

扶著牆壁,林恩揉了揉眉心。

“這就是.......[明鏡之眸]的副作用嗎?”

在他的腦海中,冰冰正處於一個難以遏製的狂躁狀態。

由於施展【明鏡之眸】的施術者是冰冰,所以,其副作用,顯然也落在了它的身上。

凱恩在【明鏡之眸】中,窺探到的惡意是他的澀欲,並且因為冰冰的引誘加持,使得這份慾念再被放大了幾分,從而導致凱恩難以自控地出現不雅行為。

但是,隨著這份慾念因為副作用的原因,反饋到冰冰身上後,使得本就處於非正常期的冰冰幾乎淪陷。

也就好在冰冰是靈體構成的召喚物,重新回到林恩的靈魂當中後,充裕的溫和魔力成功將它紊亂的係統重新梳理。

不過,在完全梳理清楚之前,因為冰冰是通過契約與林恩的靈魂進行連接的原因,所以導致林恩也受到了些許的影響。

待到感覺自己的狀態稍微好了些後,林恩舒了口氣,正要推開休息室的門走進去。

而就在他將手搭在門把手上的那一刻,有一隻手臂,搶先一步,推開了門。

林恩偏頭看去。

那是位金髮的男性,身高要比林恩高上不少,衣著有些破爛似乎剛剛經曆了一場激烈的戰鬥。

在推開門後,那位金髮男性並冇有第一時間走進去,而是微微轉頭,帶著戲謔的微笑,注視著林恩。

“佈雷澤同學,我們之間,可能有點緣分啊。”

林恩眉頭微皺。

他知是知道對方是誰。

在艾琳遞過來的資料中,有著關於對方的資訊。

漢姆·威爾莫特,魔法係的三年級生,擅長的魔法名稱不清,但可以確定是屬於幻術類的魔法,並且,其魔力量預估已經充盈了白銀星環的五分之三,屬於本次參加對抗賽的學生中的翹楚。

種種因素之下,他幾乎被全魔法係公認為,是最有可能奪得本次新生對抗賽冠軍的種子選手之一。

隻是,知道歸知道,林恩與他,並冇有交集。

那麼,他為什麼會突然跟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

麵對林恩的困惑,威爾莫特隻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隻是看到你的戰鬥之後,突然對你很感興趣。”

“我總覺得,你很特彆。”

他再次笑了笑,微微躬身,行完一禮後,便優雅退去。

林恩對這個人的行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奈何對方已經離開,冇辦法再上去追問,隻好帶著疑惑,回到自己的休息室中。

躺在沙發上,林恩緩緩閉上眼。

方纔威爾莫特的那番話,不知為何,總縈繞在他的腦海當中,久久不散。

“他說,突然對我很感興趣,是因為他以為我所用的魔法,也是幻術類,從而像是找到同類般的‘感興趣’嗎?但是,特彆,又是為什麼?”

搖搖頭,林恩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隨手取過一枚溫潤的石頭。

將魔力注入後,石頭忽的散發起溫潤的暖黃色輝光來,同時,他麵前的牆上,居然有魔法陣,正在展開。

當法陣完全綻放後,麵前的牆壁之上,忽的出現許多畫麵。

【一號擂台】

【二號擂台】

【七號擂台】

【......】

這些畫麵中,裡麵仍有人在打得熱火朝天,有的則早早的結束了戰鬥,場麵空蕩蕩一片。

選中無人的一號擂台,林恩輕輕轉動著魔法石。

霎時間,屬於一號擂台的方框突然放大,然後畫麵彷彿時間倒流一般,開始迴轉。

直到兩方選手互相行禮的那一刻,才被暫停。

拖著腦袋,林恩仔細觀察著這份錄像。

下一輪是隨機抽簽,按概率來算,他也有可能遇見那位種子選手,所以趁著休息時間先研究一下他的手段,倒也合適。

隻是,當畫麵進行到某一刻的時候,林恩眼神猛地凝住。

他稍微將錄像倒轉了一些,眼睛死死盯住威爾莫特身上的某處。

片刻後,林恩放鬆身體,輕輕舒了口氣。

“我算是知道,這個人,為什麼會對我感興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