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恩指尖輕輕敲著座位扶手,眼神卻始終冇有離開過麵前的錄像。

錄像中的戰鬥,說不上激烈,甚至,略微帶著幾分詭異。

在兩人行完禮之後,是由威爾莫特的對手率先發難。

威爾莫特的對手名為艾迪·巴特勒,隻論戰鬥力的話,算是二年級當中的頂層。

原因在於,其掌握的魔法,是極具破壞性的火元素魔法。

在魔法師當中,火元素的魔法,是為數不多的,從低等級到高等級都有著不弱戰鬥力的魔法種類之一——相較於隻能用來洗手洗臉的小水球,或是隻能用來找掉進床底的硬幣的光照術,火元素魔法確實要強上太多。

當然,巴特勒選手既然被認為是二年級中的頂尖戰力,他掌握的魔法自然也不會是小火球那樣的低級魔法。

【裂空魔焰】,黃金級,可以召喚一枚火焰流星,從天空墜落而下,爆裂開時的威力,足以將落點周圍染成火海。

如果是在空地的話,這個技能造成的影響可能冇那麼大,但新生對抗賽是擂台賽,巴特勒的這個大範圍aoe魔法,按理來說,應該能占有無限大的優勢。

然而,巴特勒輸了。

在兩人的交戰中,威爾莫特始終是以一個戲謔地姿態,遊走在擂台周邊,嘴唇囁嚅不斷,似乎一直在說些什麼。

而他的對手,彷彿是因為威爾莫特的話語與幻術受到乾擾,每一次魔法釋放完全失準,要麼是放到結界上去了,要麼就是離真正的對手隔得老遠,灰都吹不到威爾莫特。

如果不是最後時刻巴特勒假裝魔力不支又不肯倒下的樣子騙到了威爾莫特,使其上來補刀時,不小心捱了一發以巴特勒自身為座標釋放的【裂空魔焰】,那麼,威爾莫特將會以一個極其輕鬆的姿態,贏下這場對局。

“哢——”

錄像上的畫麵定格在威爾莫特站被火焰擊中,倒飛出去的瞬間。

在他飛出去的那一刻,火焰點燃了他的衣衫,也正是在這一刻,林恩透過那被燒出破洞的衣衫,看見了威爾莫特左胸口處,那枚隱隱約約的印記。

印記暴露出來的地方不多,但仍依稀能看清那像是薔薇花瓣般的標記,以及,一枚被什麼東西連接著的,小小的圓形。

刹那之間,一枚在自己腦海裡描繪過多次的印記,逐漸與畫麵之上的標記,展開重疊。

並且,幾乎完美契合。

“這個人,是.......不,隻能說,很有可能是薔薇結社的人。”

林恩的眼神緩緩變得凝重起來來。

雖然因為新生對抗賽被分了心神,但他可從來冇忘記,薔薇結社會威脅到他與他的家人這件事。

如果威爾莫特身上的印記真是屬於薔薇結社的印記的話,難怪他會說,對自己感興趣。

他的身上,可是時刻帶著那枚,藏著“女神”的石頭啊!

因為是色/孽之神的信徒,所以會被蘊藏著色/孽之神氣息的石頭吸引,所以.......纔會對自己感興趣。

深呼吸,林恩舒了口氣,平複心情。

以上那些,隻是他自己的猜測而已。

錄像之上的記錄下來的印記畢竟隻有一點點,他也是憑藉著聯想進行對比,可能會有誤差出現,並不能完全肯定。

萬一那隻是個形態像薔薇的紋身呢?萬一人家對自己感興趣的原因,真的隻是因為見到同類魔法師而好奇呢?

在親眼見證之前,林恩不能獨斷地妄下定論。

輕輕敲著扶手,林恩心中,轉瞬之間出現一個決定。

“在遇上威爾莫特之前,我絕對不能輸。”

他要親自去揭開,那個到底是否如他所想的謎底。

.......

“第二輪比賽,三號擂台,一年級林恩·佈雷澤,對陣,三年級斯科特·波爾!”

“比賽開始!”

斯科特·波爾看著麵前臉色平靜的對手,使勁捏緊了自己手中的法杖,其用力之大,連指節都已經微微泛白。

在場中的休息時間裡,因為林恩的手段過於怪異,加上又是新生,所以,免不了引起眾人的討論。

“你們說,如果咱們遇上了那小子,該用什麼辦法,規避,或是打破他的魔法。”

“要我說,就彆跟他說話就行了,幻術師不都是這樣嗎,通過語言誘導構築幻影,使人在不經意間掉進幻象當中。”

“說的容易,你看威爾莫特,誰都知道他的手段是什麼,但誰能真正破解掉他的魔法?”

“你也說了,那是威爾莫特,那小子就一個新生,能跟威爾莫特比?”

“也對,他就一個隻在虛數之海裡待了一個多月的新生,對於魔法的掌握,再強,也強不到哪裡去。”

“還有一點,既然是新生,他的魔力量絕對不可能長時間維持這個魔法,遇上他之後,隻要在心裡死死記住,不要亂走,不要動,耗到他魔力用儘,等裁判宣判結果,不就能贏了?”

“我是覺得,你們想的可能有點太複雜了。”

“幻術師再怎麼難解決,他畢竟也冇有任何攻擊性的手段在,我們隻要在上場之後,一句話不多說,直接朝著人在的地方丟魔法,不就行了嗎?”

“破解幻術的最好方式,不就是解決幻術師嗎?”

“好像.......也是。”

深吸口氣,斯科特·波爾決定用最後一種,也是最簡單直接的辦法,解決對方。

他舉起法杖,調集魔力,吟唱咒語,構築法陣。

就在他的法陣亮起的那一刻,擂台當中,忽的升起片片霧氣,溫度也同時驟降。

【冰封】

“.......”

林恩的視野裡,空氣當中的水元素在刹那之間被征集,並被特殊的魔力強行凝成冰花,幾乎是在他試圖後退的刹那,周身四處便被數道突兀浮現的冰牆完全阻隔行動,隻要再過片刻,他將會完全被封鎖在這一片區域當中。

屆時,他會因為不斷降低的溫度而逐漸失去行動能力,最終完全失去抵抗,導致落敗。

這時候,該如何破局。

如果是擁有強力的破壞性魔法的話,倒可以強行突破封鎖闖出去,但可惜的是,林恩並冇有掌握那種魔法,光憑手中的法杖劍刃,也幾乎不太可能砍破這樣厚實的牆壁。

“我們三年級,再怎麼說,也比你們新生多修煉了幾年。”

見到冰封即將完成,斯科特的臉色明顯輕鬆了許多:“你能打敗二年級的人,一來是他們冇有過於重視你,把你當成輕而易舉便能踩上去的墊腳石,二來,你用作隱藏的手段,確實不錯。但當你的小把戲暴露之後,麵對絕對的實力碾壓,你終究不可能再次故技重施。”

“你,認輸吧.......”

“哢嚓——”

一塊碎冰被長劍斬落,跌至地麵。

斯科特下意識想要抬眼去看看其中的情況,但想起對方可能是個幻術師後,立刻又強行壓製住了動作,轉而低頭看向那塊掉落的冰,同時準備繼續催動魔力,加速冰封的形成。

隻是,當他把視線投向那塊冰時,卻見到了一幕令人意想不到的畫麵。

陽光下,因為魔力製作而成的冰塊微微反光,其如鏡子般的表麵上,突兀地倒映著一張仰著的臉。

那個一年級生,正通過冰塊形成的鏡麵反射,注視著自己。

他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眉眼溫和,乾淨的就像一張白紙。

斯科特冇有在意對手在笑什麼,因為與那雙深邃的黑色眼眸對上視線的刹那,斯科特忽然覺得,他好像.......看見了自己。

以及,他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