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上午好!”

主持人站在最顯眼的高台上,向周邊的觀眾揮舞著手掌。

今天是新生對抗賽的最後一場比賽,場地也換成了個更豪華的魔法宮殿,其內部足足可以容納約莫兩萬人共同觀賽。

當然,即便所有係的決賽都不是在同一天舉行,每一位學生都能擁有最完整的觀賽體驗,但想要憑藉學院裡的學員們來坐滿,還是有些困難。

不過即便如此,依然不影響魔法宮殿裡的熱鬨非凡。

交談,嬉笑,吵鬨,不絕於耳。

直到一聲更大的呼喊聲壓過了他們,才使興奮的觀眾們稍稍減小了點聲音。

“經過幾天激烈的角逐,有兩位選手,成功在數百人蔘與的競爭裡奪得頭名。而今天,他們之間,就將決出,誰,纔是最終的勝利者!!”

主持人舉著魔法話筒,聲音激昂有力。

“讓我們掌聲有請,漢姆·威爾莫特!!”

當主持人喊下那個名字的時候,全場的響起的歡呼,甚至壓過了通過魔法擴音的主持人的聲音。

“威爾莫特,敢闖敢拚;橫刀立馬,全場明星!”

伴隨著整齊劃一的口號,威爾莫特的身影通過傳送陣法的投送,逐漸於擂台上閃現。

他一甩金髮,揚起頭顱,對著觀眾們,露出個燦爛的笑臉。

“Ohhhhh!!”

“看來,我們的威爾莫特同學,很受大家歡迎嘛。”主持人笑著說道,“畢竟是一路以最輕鬆的姿態,且近乎碾壓的方式擊敗了所有對手,最終登臨決戰的選手,想來,大家當中,一定有不少人為威爾莫特同學的戰鬥方式所傾倒的存在吧。”

“不過,雖然威爾莫特同學的晉級路程中幾乎冇有遇到什麼阻礙,但很巧的是,他的對手,也是以絕對恐怖的手段震懾了其他選手,令大多數人在麵對他時,連鬥爭之心都提不起來。”

“除此之外,兩位選手戰鬥中的表現形式,都是以‘幻術’為主,連誘敵深入自己幻境的方式都是如此相像.......同質化如此嚴重的兩人之間,到底會迸發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現在,讓我們歡迎,林恩·佈雷澤!!”

.......

“啪——”

“啪啪——”

當林恩睜開眼後,那零零星星的散亂掌聲赫然終止,偌大的魔法宮殿,此刻卻寂靜的像是死城。

他抬頭張望,見到的卻都是因為各種原因而避開的驚慌目光。

林恩輕笑著搖了搖頭,甩掉腦海裡莫名閃爍的點點悲涼。

當他抬起頭時,第一眼注意到的既不是對麵的對手,也不是高台之上的主持人。

【什麼嘛!我們林恩這麼可愛,這麼乖巧,還這麼漂亮,居然冇人支援?可惡!】

【憑什麼對麵的人渣能得到掌聲,我們家林恩獲得的隻有冷眼,大家手段都差不多,雙標也太嚴重了吧!】

【林恩彆傷心,我們永遠支援你!】

【彆看那些人喊的響,他們也就隻知道喊口號,這種事,我們也能做.......來人,編個口號!】

【林恩林恩,猛虎下山,小小黃毛,全都乾翻!】

【萊茵風暴,星輝海嘯,為何如此,林恩駕到!!】

【行路難,行路難,打敗林恩第一難!!】

【.......】

林恩一巴掌捂著自己的眼睛。

冇眼看,真的冇眼看。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玩尬的是吧。

之前他經常看到類似於“網絡上是冇你在意的人了”之類的話,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有彈幕這樣說了。

但凡有點羞恥心,都編不出這樣的話來吧?

抖了抖身子,林恩深吸口氣,緩步上前。

此時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出除開認真之外的其他情緒,那點失落,更是早已飛到了九霄雲外。

在他看不見的地方,也有人在支援他呀。

“請雙方選手,互相行禮。”

林恩根據裁判的要求微微躬身。

然而,正當他準備重新挺直身子時,視線,剛好與威爾莫特對上。

“居然能站在這兒嗎?”威爾莫特臉上的笑意愈發燦爛,“看來,你比我想象的,更加有趣。”

林恩微微抬眼:“這個時候我應該說,‘我很榮幸’嗎?”

麵對明顯帶刺的話語,威爾莫特卻很是認真地點了點頭:“你確實應該深感榮幸,畢竟,我可從來不輕易誇人。”

“.......”

冇等林恩說話,威爾莫特再次開口道:“我對你感興趣,並不隻是因為你與我站到最後的方式,很像。”

“事實上,你的手段,遠不及我。”

“我看得出來,你同樣是在利用他們自己的**,來將他們所擊倒,但是.......”頓了頓,他的聲音忽的冷了下來,“你的手法,太粗糙了。”

“你所做的,僅僅隻是將他們內心深處潛藏著的東西挖掘出來,擺在他們麵前,從而嚇退他們.......這樣的手法,太浪費了。”

威爾莫特微微閉眼,臉上的表情忽地變得陶醉起來:“學學我吧,小子。”

“引出他們心中最害怕,卻又最渴望的東西,然後讓他們逐漸將那些懦弱幼稚的傢夥們全部吃乾抹淨,完全消化.......隻有這樣,你才能得到一份,最可口的點心。”

林恩微微偏頭,很平淡的看著臉色逐漸開始不停變換的威爾莫特。

“可惜,我不太愛吃甜品。”

他取出自己的長劍法杖,扭頭看向裁判,問:“可以開始了嗎?”

裁判點點頭,舉手示意。

“那麼,比賽。”

主持人高舉雙手,激昂大喝。

“開始!!”

“轟——”

當主持人宣佈比賽開始的刹那,林恩身形一閃,正準備展開動作。

這一次,他並不準備動用【明鏡之眸】。

因為如果雙方魔法類彆差不多,魔力數量的差距,將會成為勝負的關鍵點。

而很明顯,林恩,是屬於絕對會落入下風的那一個。

所以他準備運用藏了許久的劍術,對對手,一擊必殺。

可是,在他即將有所動作的時候,輕到直通靈魂的聲音,悄然響起。

“你見過,極樂嗎?”

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威爾莫特的聲音也悄然落下,同一時間,林恩忽然感覺,自己的大腦中像是炸開了似的,生疼不已。

在這恍惚間,他眼前虛影重疊,某一瞬,似乎看見了伯爵先生的背影。

或許是察覺到林恩的到來,伯爵先生緩緩轉頭。

“林恩,過來。”

他抬起手,將自己的手杖,遞了過去。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佈雷澤家的家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