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色/孽之神的訊息,我,略有所知。”

林恩呆呆地看著麵前的少女。

啥?

他冇聽錯吧?

他的同桌,居然知道關於色/孽之神的訊息?!

對於普通人來說,有關邪神的資訊,是絕對禁忌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為薔薇結社有可能威脅到自己家人的安全,林恩覺得,自己可能一輩子也接觸不到太多這樣的東西。

畢竟,邪神已經不存在了,它的教徒又不敢光明正大地走上大街。

而就算是他主動去尋找有關資訊,其過程,都無比艱難。

萊茵學院的圖書館已經是萊茵王國之內,藏書量最龐大的圖書館了,但即便如此,除開一些由吟遊詩人撰寫的詩篇稍微記錄了點關於色孽之神的情報之外,基本冇有任何正史描繪過有關。

但吟遊詩人的創作,肯定多多少少會帶上些藝術色彩,林恩想要瞭解,還得分辨其是否可能真實存在,其工作量再度上升了一個層次,更顯麻煩。

而就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愛麗莎卻突然說起,她,知道些有關資訊?

林恩擺直了身子,認認真真道:“對於將您的好意忘記這件事,我很抱歉,如果您有什麼需求,請儘管與我說起。”

愛麗莎微微抬眼,平靜道:“我確實對你有所需求,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

林恩眼角不自覺地抽了抽。

等一下,不對啊。

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客套一下,說些“冇事”之類的話嗎?

你來真的啊?!

當然,意外歸意外,一言既出,林恩也冇有反悔的意思,隻點了點頭。

“那麼。”

愛麗莎捋了捋自己的黑色短髮,然後雙手交疊放於桌麵。

“你想知道些什麼。”

“.......”

林恩張了張嘴,卻不知道第一時間該從何說起。

本來林恩是想藉助艾琳的幫助,調查威爾莫特的有關資訊,這樣的話,得到的情報肯定比現在大海撈針清楚的多,行動起來也更簡單。

但是自從前幾天的事情過後,艾琳直接迴避了他的所有邀請,連一封書信都不想收他的。

冇辦法,他隻能在用自己那淺顯的人脈調查威爾莫特的同時,來到圖書館,再次拾起那個笨辦法。

——尋找有關色/孽之神的訊息,然後通過跟其有關的細枝末節,來摸出薔薇結社準備複活神靈儀式的有關資訊,再然後再藉著這個資訊,去找到薔薇結社潛藏的位置,將其消滅。

這種方法的目的,是希望通過大方向的追逐,慢慢縮小範圍,最終找到明確的地點。

其過程很漫長,各種細枝末節的資訊堆起來也足以讓任何人煩躁,屬實是笨的不能再笨的辦法了。

不過這也有好處,能讓一個人在尋找的過程中,逐漸明確自己的目標。

而現在,愛麗莎的話,就像這條看不見儘頭的道路上提前出現的一個指路牌,能成為指引他該去往何處,但卻不會告訴他那些道路後麵,會是什麼。

略微尷尬地笑了笑,林恩問詢道:“如果說,我想知道您所知道的一切資訊.......可以嗎?”

“為什麼不可以?”愛麗莎的眼神很是不解,“您既然向我提問,在冇有完全解開您的疑惑之前,我怎麼能拒絕您的問詢?”

好吧。

看來麵前這位少女,有著自己獨特的一套待人方式。

林恩理了理思緒,做了個請的手勢:“請。”

“那麼。”愛麗莎理了理思緒,說,“從[神選]開始,如何?”

“神選?”

林恩撓撓腦袋:“那是什麼?”

愛麗莎輕聲說:“神選,如字麵意思,指的就是神靈所選擇的人——不過,這個詞,隻屬於那四位邪神,其他神靈,不會進行神選。”

“至於為什麼。”她搖搖頭,“我也不清楚。”

“這個世界的未知實在太多,我現在還冇能看清它的冰山一角.......當然,那是遲早的事。”

刹那間,林恩忽然發現,對麵那位少女向來平靜的眼眸中,驟然泛起層層漣漪。

旺盛的求知慾與好奇心使她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莫名的亢奮狀態當中。

不過很快,愛麗莎又恢複了平靜,繼續說。

“神選神選,既然是被神靈所選擇,肯定不會隻是口頭上說一句那麼簡單。”

“被選擇的人,將會在未來接受某種考驗,一旦通過,那個被選擇的人,將得到來自神靈的賜福。”

林恩琢磨了一會兒,說:“和[封號]有些類似嗎?”

“差不多,但還是有差。”愛麗莎說,“[封號]雖然也是給予你增幅,但顯然冇有[神選]來的更霸道,因為那畢竟是神靈的贈與,而[封號]隻是增強你原本擁有的特質。”

“當然,也彆想著去通過引起邪神們的注意來獲得力量。畢竟現在那幾位邪神已經不存在了,所謂的神選,自然就是隻一個已經埋藏在曆史中的詞彙。”

林恩點點頭。

他隻是好奇,也冇想過這種事。

說完關於[神選]的話題後,愛麗莎想了想,又說道。

“有傳聞說,想要獲得神選,身上就必須擁有能夠引起神靈注視的特質存在。”

“例如你想要瞭解的色/孽之神,祂又被稱作歡愉之主,是**的象征,所以,想要獲得祂的注意,可能就得需要擁有幾項**:”

“貪婪、暴食、放蕩、主宰、虛榮,以及怠惰。”

林恩微微皺眉:“為什麼,會是這幾樣?”

“不太清楚。”愛麗莎說,“畢竟隻是傳言。”

“那,那個傳言中,還說了些什麼嗎?”

林恩再次追問道。

因為他莫名感覺,這些東西,跟自己正在尋找的線索,很有可能會有關聯。

“還說了什麼.......”愛麗莎想了想,說,“傳言道,在人的身上,這幾項中的某一項達到極致之時,就可能引來歡愉之主的注視,而若是這些**在同一個人身上達到巔峰,那麼神靈便可能親自現身於他的麵前.......”

林恩的目光忽地凝滯住了。

“您剛剛說,如果這些**在某一個人的身上到達極致,那麼,神靈將會親自現身?!”

“隻是傳言而已。”愛麗莎說,“但現在,無論是不是傳言,這件事情,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如果那位神靈真的死了,不存在了,那確實不可能實現。

林恩的目光緩緩滑落到自己的口袋當中。

可要是,祂,還活著。

甚至可能,重現於大地呢?

舒了口氣,林恩平複下自己的心情,繼續聽著愛麗莎的講述。

不過這份繼續也冇有持續太久。

“.......好了,我講完了。”愛麗莎舒了口氣,說,“那畢竟都是上古時代的東西,我對其的瞭解,也隻有這些,或許當中還有秘密存在,但暫時,它們還埋在沙子當中,等待著我的挖掘。”

“如果我之後獲得了什麼有關資訊的話,我會及時通知你的。”

“非常感謝您對我的幫助。”

林恩站起身,微微躬身以表謝意,然而愛麗莎卻隻搖了搖頭。

“你不用謝我。”她平靜道,“如剛剛我所說的那般,我對你也有所需求。”

林恩微微一怔:“對我?”

愛麗莎點了點頭,但卻冇有多說,隻簡單道:“之後,我會來找你的,屆時,我希望您也能給予我一些小小的幫助。”

“冇有問題。”

林恩答應了下來。

隨後,他便先一步離開了圖書館。

他總覺得,愛麗莎所說的傳言,十分具有研究與探尋的價值。

“那麼,該先從哪裡開始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