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我上百部gal攻略的經驗,想都不用想,現在絕對是到了該選擇後續劇情路線的時候了!】

【那必然是繼續推主線,繼續去尋找有關威爾莫特的資訊纔是!我還想看看薔薇結社的儀式到底是不是真的能把女神喚醒呢!】

【樓上的話純屬放屁,一看就冇玩過多少gal。大部分gal中,分支劇情錯過了就是錯過了,不可能再往回推的,所以必然是先推支線,去找小愛同學問清她的目的是什麼,然後一次性攻略到不能再攻略的時候,再去推主線纔對!】

【胡說八道,小愛同學之前在遊戲裡就是不可攻略對象,哪來的分支劇情?要我說,就得先去搞清楚艾琳為什麼突然變了態度,不願意見林恩。這要是操作不好,艾琳線說不定就崩了,血馬虧好吧!】

【你們說的都不對,現在最主要的還是先讓林恩提升自己的實力,繼續去虛數之海修煉。女人,隻會影響拔劍的速度!】

【推主線!】

【小愛線!!】

【艾琳線!!!】

【修煉線!!!!】

【雷格線!!!!!】

【?】xN

林恩看著彈幕們的爭論,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話說回來,他確實需要做出選擇。

對於愛麗莎到底想要自己做什麼,他很好奇;艾琳為什麼忽然拒絕自己的見麵邀請,他也很疑惑。

至於繼續搜尋關於薔薇結社的資訊,那就更不用說了,這是重中之重。

這幾個選項裡最容易放棄選擇的反而是虛數之海,因為一時半會兒,他的實力也不可能有個太大的跨步,即便有虛數之海的主動幫助,但也需要用時間來積累成型。

想了想,林恩還是決定先去把後顧之憂解決掉纔是。

愛麗莎自己也說了,她如果有需要,會自己找上門來;艾琳那邊不想見他,他還真冇什麼太大的辦法。

而薔薇結社的存在,加上他們之中成員已經有所損失,必然會將視線朝著萊茵學院這邊望來,說不定冇兩天,雷格或是羅莎琳德就被人套個麻袋綁走了。

隻是,正當林恩準備去追尋調查關於威爾莫特資訊的進度時,一個意料之外的人,找上了他。

“您好,佈雷澤同學。”

“克裡斯汀小姐,希望與您見一麵。”

.......

不大的會議室內,林恩推開門,微微眯眼,打量著麵前的少女。

那少女身材比起他來說要高挑許多,體態優美之極,五官精緻地彷彿冇有缺陷,頭上燦金色的髮絲光彩奪目,在以陽光為襯的背景下,可以說是熠熠生輝。

見到林恩進門,她緩緩起身,雖冇有過多的動作,但舉止之間完全體現了她所擁有的輕盈、端莊,與不可言喻的的優雅,使人初見一眼,便能輕易察覺到對方身上氣品不凡。

顯然,這位姓克裡斯汀的小姐的出身,絕不普通。

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萊茵王國共有三位公爵,不過現在待在王都卡塔萊納的,卻隻有兩位。

一位是艾琳的爺爺,而另一位公爵的姓氏,正是克裡斯汀。

而對於麵前這位擁有同樣姓氏的小姐,林恩不可能不認識。

珂琳娜·克裡斯汀,十六歲,現就讀於萊茵學院騎士係三年級,曾在連續兩屆“萊茵學院最受歡迎女性”投票中蟬聯第一,且是本次騎士係新生對抗賽中的最終冠軍。

從任何方麵來看,這都是位集美貌與實力與背景並存的天選之女。

隻是.......

“克裡斯汀小姐。”林恩微微行禮後,略帶疑問道,“請問,您找我,有何貴乾?”

“冇有彆的意思。”珂琳娜施以回禮後,柔聲說,“我們隻是想和您瞭解一下,威爾莫特,他在擂台上,到底遭遇了什麼?”

“嗯?”

林恩微微眯眼:“您冇有看學院給出的通告嗎?”

“不。”珂琳娜解釋道,“您誤會了,在我們的瞭解中,您的行為方式光明偉正,所以我們並冇有試圖懷疑您在擂台上對威爾莫特做了什麼。

“隻是,威爾莫特在上台之前的那段時間,我們當中曾有人共同陪同了全程,且並冇有見到他服用了除水之外的飲品——那份水,我們也做了調查,並冇有發現其中藏有禁忌藥品的成分。”

“您想必也知道,類似於強行提升自己實力的藥品,基本都是在需要使用的時候纔會服用,冇有哪種鍊金藥劑說服用一天之後纔會見效——這種東西,都是用來應急的,甚至於越是禁忌的藥品,起效時間就越快。”

頓了頓,她繼續說:“當然,這隻是我們的猜測,而已,畢竟鍊金師們無一不是希望衝破禁忌的瘋子,真研究出個一天之後起效的藥物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我們纔會找到您。”

“因為我們想知道,威爾莫特,他在擂台之上陷入最初的狂亂之時,是否是如莫裡斯老師分析的那般,由於幻境被打碎的原因。”

“這樣,我們便能大致分析出,他到底是在台上服用的藥物,還是在台下,亦或者.......”珂琳娜的聲音忽地冷了下來,“是更晚的時間。”

看來,威爾莫特的異常,還是被有心人發現了。

林恩微微沉默了一會兒,說:“他構築的幻境,有待提高。”

林恩將對方構築的幻境不但冇有困住他,反而被他更強大的意誌擊碎的事情告知了珂琳娜,雖然冇有具體描述當時的場景,但其真實性不容置疑。

畢竟這件事確實不是他做的,而對方既然要調查背後的真相,說不定還能拉出來,給他當吸引那躲在暗處目光的擋箭牌,使其儘可能地不注意到正在調查關於色孽之神資訊的自己。

“原來如此。”

珂琳娜交疊在桌上,認真地向林恩道謝:“十分感謝您的幫助,如果不介意,請允許我用一場晚餐,為影響您本該進行的日程道歉。”

“不用。”

林恩擺擺手:“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這樣嗎?”

珂琳娜想了想,說:“我有個提議,不知您想不想聽。”

林恩對對方的糾纏稍微有些不耐,但麵上仍儘量保持平靜:“請講。”

“就是,您要不要,加入我們。”

珂琳娜輕聲說。

“畢竟,您也在調查關於威爾莫特的事情。”

“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