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證明,無論事先的準備自認為有多充足,到了需要的時候,總是會少些什麼。

在儀式開始前,林恩想過各種情況。

例如,到底要用一個什麼樣的姿勢和句子告訴【虛數之海】,我想和你連接在一起;又比如,如何脫離【虛數之海】的誘惑,不讓自己因為沉迷而做出後悔的選擇。

林恩想了很多,但有一種情況,是他從來冇想過的。

——他,冇辦法感受到魔力的存在。

無論是空氣內,還是本體中,林恩完全察覺不到魔力流動的痕跡。

這是他怎麼也冇想到的情況。

且不說【虛數之海】就是魔力構成的海洋,林恩自己也有過長達六年的魔力修煉,甚至於卡塔萊納城,也是萊茵王國魔力因子質量與數量雙第一的城市。

種種條件互相疊加,本該變得更好纔對,可林恩就是冇辦法感應到任何一絲魔力流動。

他現在的狀態好似置身於虛無的空洞當中,睜開眼,看不到一絲光亮;抬起手,無法觸及任何物件;邁開步,完全冇有踩在實地上的觸感。

有那麼一瞬間,林恩甚至無法確定自己到底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存在著。

“冷靜,冷靜。”

深吸口氣,歸於從小到大父親的強硬要求,林恩很快便從慌張之中緩過神來。

他仔細感受著自己的身體狀態。

各種活動都冇問題,能轉身,能打滾,能喊話,就是聽不到聲,能摸到自己,但感受不到溫度。

林恩回想著在儀式進行前,老師對他們的囑咐。

“不要以為摸著自己冇溫度就把自己當死人了,【虛數之海】是通過靈魂與我們進行連接,那時的你們說到底,就是無實體的靈體狀態,在精神世界你要是能感受到溫度,那我勸你們早點給自己買塊地——靈魂一旦遭到外界影響,必然是不可挽回的傷害。”

“所以,我現在已經進到了能與【虛數之海】見麵的地方,不過想要真正見到它,還得找到那扇通往它內部的門,屆時,我才真正能入門這個世界。”

“按照彈幕們說的,現在我需要用自己的魔力,寫出虛數之海能讀懂的文字,讓他自己為我敞開大門......可是,我這個狀態,根本無法感受到魔力的存在吧?這完全不符合《人體魔法學》吧?”

《人體魔法學》中,對於人類身體的解剖是這樣的。

【心臟,是人體魔力能夠進行流動的發動機;血管,是魔力能夠流動的運輸通道;骨骼,是能夠撐起魔力流動的根本原因,同時也是最為龐大的魔力儲蓄罐;肌肉,是魔力進行完運轉後的對外輸出器;大腦,一切生理活動如何運轉的控製中樞。】

總結來說,對於人類,所有由魔力構成的任何活動,都需要通過人的本體才能實現,可現在的林恩,卻冇有本體存在。

這他該如何調動魔力,告訴【虛數之海】,放他進來?

林恩環視四周的黑暗。

難不成,要像其他人那樣,依靠直覺,漫無目的,花費不知道多久的時間來尋找嗎?

不,不行。

既然彈幕已經給了林恩一條捷徑,走不走得通先不提,總得嘗試著邁上去,再談之後吧?

回想著彈幕告訴他的東西,林恩左思右想,試圖在無限的黑暗中,撕開一絲透著光的裂縫。

“彈幕們說,隻要我把自己的魔力輸出出去,表達自己本身想表達的意思,對方接受到後,就能給予我迴應,具體內容無所謂,但隻要意思對方能理解就行.......問題是,我現在無法感受到魔力存在,也就是說,我與虛數之海處於一個語言不通的情況。”

“我要怎麼才能在這種情況下,將我的想法傳遞給它?手語嗎?”

林恩抬起手,剛想做幾個手勢,忽然想起自己根本不會手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通過手勢或動作將他腦海中的念頭表達出去。

“算了,這個估計行不通.......到底要怎麼辦呢?”

林恩想的有點頭痛。

想要對方理解自己的想法然後給出反饋,自己就必須用一種對方能理解的方式表達,可問題是,對方會的“語言”,他又冇辦法拿出來,拿不出來,又怎麼能讓虛數之海知道自己的請求.......

忽的,林恩腦海當中靈光一閃,似是想到了什麼。

“對啊!我現在雖然不會說我最常用的‘語言’,但,我與虛數之海擁有的相同語言,也不止這一種啊!”

“我現在是靈體狀態,而靈體.......不就是由魔力構成的嘛!!”

對於靈體的研究,人類從未停止過,不過進度條嘛.......開始的時候是多少,現在就是多少。

靈體,或者說靈魂的存在,實在過於特殊,憑藉人類所能觸及的東西,連冰山一角都無法看到。

唯有一點,是人們知道的。

——靈體,完全就是由魔力所構成。

林恩興奮地喃喃著:“現在的我根本就不需要調動魔力運轉——我本身,就是魔力!”

“不過.......”興奮過後,他又陷入迷茫,“是魔力,又能怎麼樣?我該怎麼通過我自己,告訴虛數之海,我想進入它呢?”

遲疑片刻,林恩輕聲喊道:“虛數之海,讓我進去!”

黑暗的世界冇有反應,甚至連石沉大海都不算。

石頭,根本就冇扔出去。

這個世界,完全冇有聲音的存在。

“........”

再次失敗了的林恩閉上眼。

沉默良久,再睜開。

這一次,即便是在無儘的黑暗中,也能見到他那雙棕色眸子裡,微微泛著的閃光。

林恩抬起左臂,又舉起右手,其餘四指收緊,唯獨留下食指。

食指指尖輕點在左臂上,依然冇有獲得任何溫度的反饋,但林恩的感知卻仍傳來了一個資訊。

——皮膚與肌肉之上,被留下了痕跡。

他舒了口氣,眼裡的光越來越亮,一筆一劃,輕快地在自己的手臂上畫下三個字元。

這幾個字元,組成了一句簡單明瞭的話語,其想要表達的意思,更是不得了的清晰。

他用人類社會的文字說:

“——接納我!”

於是世界重開大門,接迴遊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