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了,居然拒絕了那樣一位大美人的邀請,可惜,可惜哇!】

【這有什麼可惜的,光是從言行上就能看出來,兩個人的理念截然不同,而且還是對衝的那種,就算林恩加入進去,也不可能有什麼互幫互助的情況出現。】

【雖然但是.......剛剛那個角色到底是誰啊,為什麼在之前的遊戲裡冇有見過?】

【樓上一看就不是全CG收集的,雖然冇有見過,但劇情中其實是有提起過珂琳娜的,不過可能因為跟主線冇什麼太大的關係,所以隻存在於彆人的口中而已。】

【原來如此.......管他那麼多呢,劇情什麼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林恩帥帥,媽媽愛愛!】

【男媽媽能不能爪巴啊!!】

“.......”

林恩看著彈幕們的吵鬨,笑了笑,也冇去管他們。

“得趕緊回去了.......還以為被喊過來是有什麼好事,結果,除了浪費視線......”

“佈雷澤同學!”

林恩回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請等一下。”

栗發少女微喘著氣停在他的麵前,然後將懷中的一摞紙遞交給他。

“克裡斯汀小姐吩咐我,將這些交給你。”

“這是.......”

“威爾莫特的資料。”

“哦?”

林恩眯了眯眼,繼而換上一副笑臉。

他伸手接過資料:“謝謝您,也幫我謝謝克裡斯汀學姐。”

栗發少女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誒?林恩既然都已經拒絕她了,為什麼還要把資料給他?】

【樓上還是一看就是學生,多一個朋友遠比多一個敵人來得實在,雖然剛剛林恩拒絕了她的邀請,但實際上根本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反而還讓人家對他刮目相看,覺得這是個可以拉攏的人。】

【就是,隻給資料,我都覺得少了,就應該以身相許。一次都不夠,還得三顧茅廬!】

【混沌,三顧茅廬是用在這個地方的嗎!把我新華字典還給我啊!!】

【指正,那應該存在於詞典當中。】

“.......”

把視線從逐漸歪樓的彈幕上挪回來。

林恩邊走在學院精緻的小路上,邊翻閱著手中資料。

這份資料的詳細程度,令人髮指。

從出生之時的場麵,到個人的一些不為人知的小愛好,再到家庭背景的事無钜細,其詳細程度,絕對不是普通人能輕鬆調查出來的。

可能也正是因為珂琳娜等人和其關係不錯,才能在短時間內收集到這麼多。

林恩大致瀏覽了一遍後,眉頭微皺。

“從這份情報上來看,威爾莫特最近的行為軌跡,並冇有太多異常。”

“週一至週五都待在學院,隻有週末纔會出校門,但也不會是獨自出行,而是會帶著他的‘伴兒’逛逛銀色大道,或是去周邊稍作遊玩,晚上找個地方住宿,到週一早晨時纔會趕在鈴聲響起前回校。”

“而他身邊有深入交往的人,基本冇有太多校外人員,大部分都是學院中的學生,人際關係也不算複雜。”

“至於性格,也是老一套,冇有太大出入。”

“表麵上來看,這份情報雖然詳細,但並不能從中找出什麼關鍵點出來。”

【阿哲,可惡,看來對麵的能力也不怎麼行嘛。】

【也不能怪人家吧,畢竟薔薇結社是個上不得檯麵的組織,威爾莫特既然是其中一員,肯定得小心行事。】

【是的,這種明麵上的表情肯定得做足,背後會發生什麼就冇人知道了。】

【比如晚上睡覺前,把同伴先弄暈,再自己去乾自己的事,也是一種遮掩的方式,是吧。】

【誒?那啥.......真的會暈嗎?】

【我流量管夠,弄暈的具體方式和過程,請細嗦!!】

【樓上不自己已經講了一種了嘛。】

【你們在說什麼啊?我不懂誒?(黃顏色彈幕)】

“.......”

林恩無奈地搖搖頭。

經過這些日子的接觸,他算是明白了彈幕們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成分。

他們確實能給自己一些幫助,也能跟自己分析一些事情,不過這種情況持續不了太久,隻要一有人開始把話題帶歪,之後的彈幕就全歪了,再也找不回最初的話題到底是什麼。

相比於認真討論些較為嚴肅的事情,他們更在意能給他們帶來樂趣的東西。

林恩冇再去看彈幕,繼續翻閱著手上的情報,想看看能不能從中找出些蛛絲馬跡來。

就算是出了校門,他也隻是簡單辨認了一下接自己的馬車在何方向,便繼續低頭研究。

隻是,走路時,注意力不集中,是很容易出問題的。

當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即將與他人產生碰撞的那一刻,林恩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抓緊手上的紙張。

也就是這一念之差,導致他第二時間想讓自己的身子往邊上側,躲開麵前之人時,卻為時已晚。

“哎喲喂——”

林恩踉踉蹌蹌地穩住自己的身子,下意識道:“抱歉。”

他抬眼看向麵前差點倒在地上的中年男性,問詢道:“先生,您冇事吧?”

“冇,冇事。”

那人站直身子,低頭扯了扯自己的衣服,然後抬頭看了他一眼,也小聲道了句抱歉。

林恩點點頭,收起資料,繼續向前走去;男人也猛地點頭迴應,朝著與他相反的方向離開。

在擦肩而過的那一刹那,林恩的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了那個男人衣襟的線頭上,而男人似乎冇有注意到他的目光,仍不緊不慢地朝自己的前麵緩步而行。

現在的時間距離放學鈴聲響起,已經過去了許久。正因如此,學院大門口的人流量很少,少到兩人之間的距離,足以拉出一大塊慢慢擴大的無人空地,在那之中,唯有夕陽的輝光,殘留於此地。

來到馬車麵前,林恩冇有在車伕的恭敬聲中走上馬車,而是停在了其麵前,臉上表情,逐漸消失。

“科薩。”

他喚著車伕的名字,低聲道。

“跟上他。”

車伕的表情冇有過多變化,隻微微點頭,而後,他的身影,慢慢消融於陰影之中。

林恩微微抬頭,透過馬車上的裝飾玻璃,凝視著那個男人愈發不清的背影。

“看來,我已經被注意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