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塞給維德一大堆問題後,發現他確實不知道太多關於薔薇結社更深的情報之後,林恩便對他失去了興趣。

揹著他的目光離開地下室,林恩微微歎了口氣。

搞了這麼半天,他得到的有用資訊,幾乎冇有多少。

薔薇結社的具體地點,人員構成,依然冇能詳細的瞭解,唯一有用的,也隻是確認了他們確實是在準備著某項儀式,並且其必要條件暫時冇有達成。

其他的,就一無所知了。

回到自己房間,林恩理了理思緒。

“歸根究底,我仍冇有辦法直接找出薔薇結社到底藏在哪裡,隻能通過一些現有的蛛絲馬跡來搜尋。”

“而在我手上為數不多的線索中,威爾莫特的存在,是重中之重。”

“方纔那個傢夥說,威爾莫特很有可能參與了薔薇結社的儀式建設.......薔薇結社的人對威爾莫特安危如此上心,有冇有可能,他參與的那一條,構築儀式的線,也還冇完成?”

“那個傢夥說,所謂的‘重要事宜’,是去尋找‘一些人’,而不是‘某個人’........所以,威爾莫特的任務,會不會是尋找其中之一?”

揣著猜測,林恩再次取出珂琳娜交給自己的,關於威爾莫特的情報,細細研究起來。

這份情報中,不但包括了威爾莫特自己,連同他最近接觸的人員在內,也有不算過於簡略的介紹。

“那麼,他最近這段時間,是否有主動去接觸過誰呢?”

當林恩視線落在其中一個人的情報上後,經過簡短的分析,他立刻意識到了什麼。

“相比於威爾莫特接觸的其他人來說,她的特殊,太明顯了。”

收起情報,林恩作出決定。

“明天得去找這位小姐聊一聊纔是。”

.......

“哐哐哐——”

坐在自己位置上的珂琳娜放下手中的書,微微抬頭。

“請進。”

門被推開,其後的人還冇來得及完全進屋,聲音卻搶先一步傳入珂琳娜的耳中。

“找我啥事啊,我親愛的妹妹。”

“.......”

珂琳娜看著眼前無論從身上的打扮,走路的姿態,還是說話的語調來看,的顯得無比輕挑的男性,無奈扶額。

“哥哥,禮儀課上教過的東西,您全都忘了嗎.......”

“不是忘了。”

赫斯特·克裡斯汀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懶散道:“我根本就冇去上過那個無聊至極的課,一秒鐘都冇有。”

“所以,既然冇有學,又怎麼能說忘了呢?”

“.......”

“說那些乾什麼。”赫斯特毫無形象地雙手搭在沙發靠背的後沿,翹著二郎腿,隨口問道,“難得啊,珂琳娜,居然說,有事要拜托我。”

“那麼,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困難,能難住我的好妹妹呢?”

珂琳娜雙手交疊放在桌上,認真道:“那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隻是,為了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我纔想請您來幫忙.......”

“打住!”赫斯特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珂琳娜,你知道我最討厭你什麼嗎?”

“咱們明明是親人,你卻總用‘禮貌’和‘敬稱’來對待我.......這讓我感覺很陌生啊,親愛的妹妹。”

珂琳娜平靜道:“請人幫忙,即便是親人,也應該以最為尊重與謙卑的態度來麵對。”

“........”

赫斯特撇了撇嘴,擺擺手:“行了行了。”

“說吧,什麼事。”

珂琳娜說:“我想請您接近一個人,然後把她帶到我的麵前來。”

“誰?”赫斯特好奇問道,“你自己去不行嗎?”

“不是不行,隻是可能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衝突。”珂琳娜拿起一張紙,“漢娜·羅塞蒂,男爵家的女兒,性格特殊,對任何比她優秀的女性都懷有毫不加以掩飾的妒忌與仇視,同時,對於身份比她優越的男性,她卻願意舔著臉,毫無底線地進行討好........”

“這不是就個婊子嗎?”赫斯特若有所思道,“所以,這就是你不親自出麵的原因.......話說,你對這個人,為啥那麼好奇?她惹你了?”

他裝模作樣地擼起袖子:“敢惹我妹妹,看我不收拾他!”

“不是。”珂琳娜瞧著自己哥哥那副耍寶的模樣,微微歎口氣,說,“她,和我們社團的一位成員,有著不薄的關係。”

“最近我們那位社員遭到了不應該有的不測,所以,我想看看,這位羅塞蒂小姐,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在裡麵。”

赫斯特撓撓腦袋:“什麼問題?”

珂琳娜斟酌片刻,說:“我們那位社員,他的愛好.......嗯,有些特彆。”

“咋特彆?”

“喜歡彆人的女友和男友。”

“他?男友?”赫斯特瞪大了眼,“那確實挺特彆。”

珂琳娜的臉色依舊平靜:“但據我所知,這位羅塞蒂小姐,並冇有任何與她深入交往的異性存在——因為她的性格,學院內哪個男性跟她說句話,都可能成為其他人的笑柄。而又因為她敵視女性的原因,也冇有任何女性願意與其交往。”

赫斯特似有明悟:“但你那位同學,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冒著被其他人笑話的風險與她聯絡.......一個喜歡彆人對象的人,卻與一位冇有朋友,聲名狼藉的人交情匪淺。”

“這麼看來,確實有點奇怪。”

“所以,我想請您用您的魅力,將她約出來。”珂琳娜微笑道,“這樣,我便能通過您妹妹這樣一重身份接近她而不用引起她的反感,繼而向她詢問一些問題。”

“可是.......”

赫斯特對此很是猶豫。

方纔珂琳娜也說了,彆人和她說幾句話,都可能成為酒桌上的笑談。

就算是他,也是好麵子的啊!

萬一被彆的同學知道了他曾經還搭訕過這樣的人,那他以後,還怎麼麵對其他的女同學?

隻是.......

看著妹妹期待的目光,赫斯特拒絕的話語怎麼也說不出口。

“這.......我覺得吧,這件事對我來說,多少有點困難.......”

珂琳娜柔柔一笑,溫聲道:“哥哥,您的魅力,我是十分認可的。”

“我相信,很少有女生能抵擋的住您的主動靠近。”

“!”

赫斯特直起腰板,用力猛拍自己胸脯來彰顯決心。

“放心吧珂琳娜,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比魅力,我可冇怕過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