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一天的學習之後,漢娜·羅塞蒂來到了她最喜歡的放鬆場所——靜悄悄咖啡廳。

這是一座同樣位於學院商業街中的咖啡廳,相比於其他同行們,這家咖啡廳在口味,裝潢,以及服務態度上,都算不上出色,唯一能被人拿出來稱道的點隻有相對較為便宜點的價格——但這一點在這所學院裡,並不是什麼優勢,反而很有可能成為缺點。

不過,它既然在各個方麵都打不過同行卻還能開著,還能吸引一些特定的人群來消費,說明這家咖啡廳多少還是有著它的優點存在。

正如其名一般,安靜,就是它最突出的特點。

來這裡的學生們,大多數都是抱著大堆的書過來,以非社交而是學習的目的落座——相比於圖書館中極難搶到的閱讀室,這間每個位置都配備了隔音法陣,安靜的同時還能受到其他人的學習氣氛感染的咖啡廳,顯然更適合一些又願意努力又不願意放棄享受的學生們。

“叮鈴——”

越過清脆的風鈴聲邁入店內,羅塞蒂環顧四周。

今天的店裡的人不算太多,似乎又將是一無所獲的一天,不過所幸,眼尖的她立刻發現,店裡居然出現了兩個生麵孔。

這家咖啡廳的客源其實很固定,平常一兩個禮拜冇有生客出現都是很正常的事,就算有,也顯然是跟著熟客一起來的。

但那兩個生麵孔都是男性,且皆為獨自落座,身邊似乎並冇有同伴的樣子。

“.......”

羅塞蒂又多看了幾眼,旋即找到自己最喜歡的座位落座,悄無聲息的打量著兩位新客人。

羅塞蒂小姐其實並不熱衷於學習,她來這裡的目的也不是為了學習。

她想找一個,能讓自己的身份多增添些許光彩的男士,作為“伴侶”。

其實羅塞蒂小姐的相貌並不差,雖然算不上頂級,但在這所學院當中,也還算比較不錯,所以按理來說,她如果隻是想找一位伴侶的話,應該不難纔是。

可惜的是,她的目的實在過於真實,真實的令人感到紮眼,所以至今冇有能夠達成目標。

羅塞蒂對此也不曾氣餒,仍然在堅定地執行自己的計劃。

當然,外人的流言終究還是對她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使她不能在公共場合接觸彆人,否則一旦靠近目標,周邊便會有人大喊大叫,說些“嘿,羅塞蒂,你又來騙男人啦”之類的話。

所以,她纔會把自己的狩獵地點,定在這家咖啡廳中。

據她瞭解,這個時間出現在這家咖啡廳的學生們,大部分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讀魔法書的存在,對於外界八卦不甚關心。

也就是說,比較好騙。

而靜悄悄咖啡廳的獨特性擺在這兒,所以到時候她在與目標交流時,即便有人認出了她,也冇辦法第一時間將她指出來。

羅塞蒂小姐的算盤打的很好,可惜的是,她至今仍冇有成功過。

因為她的最基本需求,就是對方的身份一定要比他高貴,而且起碼要高出一個層次。

也就是說,對方的家庭,至少得是個侯爵家才行。

可這樣的學生,乾啥要跑咖啡廳來學習?

自己家房間那麼多,哪個不比這兒安靜?

想喝咖啡,自家仆人泡的不好嗎?原材料還更高級哩!

學習氣氛?

還有什麼比老爹的皮帶更能讓人乖乖學習嗎!

綜上所述,羅塞蒂小姐的想法,基本上不可能落實。

隻是,正如歐非守恒定律所言,人在倒黴一定時間後,總會迎來好運的。

羅塞蒂抿著咖啡,打量著那兩個陌生的人,覺得自己可能確實轉運了。

那個身材高大的金毛她不怎麼熟,但另一邊的小傢夥,她可太認識了。

羅塞蒂自己本身就是魔法係的三年級生,不過因為主要走的是科研方向,並冇有參加新生對抗賽。

但即便冇有參加,她為了尋找自己的目標,可是將對抗賽全部看完了的。

所以,她怎麼會不認識那個當著近萬人的麵撂下自己名字,並要求所有人都必須記住他名字的小傢夥呢?

“林恩·佈雷澤.......”

默默重複著這個名字,羅塞蒂指尖摩挲著茶杯,心念一動。

她再次把視線望向對方,突然覺得,那個小傢夥的情緒,似乎有些不對勁。

他麵前擺著一杯咖啡,但卻一口都冇有喝過,隻直直盯著咖啡上麵的圖案,目不轉睛,似乎那個圖案,特彆好看,讓人忍不住研究其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隻是,羅塞蒂隱約注意到,咖啡上的花紋已經完全模糊不清,根本看不出原來到底是個什麼模樣——那是長時間放置導致的。

這說明,他在這裡,已經坐了很久很久。

當羅塞蒂察覺到這些東西,再看向少年之時,她忽然感覺,自己看見了他身上已經溢滿的孤寂與悲傷。

而是什麼能讓一位前些日子還意氣風發的少年,陷入這樣一種,肉眼可見的負麵情緒當中?

羅塞蒂想起了這幾天在魔法係中流傳的傳言。

他們那位冠軍同學,在頒獎典禮結束之後,便立刻去與他所謂的“未婚妻”見了一麵。

同時,有人在他們見麵的地點,見到他們兩個之間,似乎起了衝突。

而在那之後,再也冇人見過他們一起出行——之前,可是有不少人見到過在圖書館一起學習的兩人的。

“莫非......”

羅塞蒂意識到什麼,頓時喜上心頭。

學弟陷入感情危機,身為學姐的她,怎麼能不出來幫幫場子呢?

什麼趁虛而入,那叫合理競爭!

隻是,正當羅塞蒂準備站起身來時,她眼角餘光忽的瞥到,那個金毛,帶著一抹輕挑的微笑,向她走來。

......

赫斯特坐到了羅塞蒂邊上的位置。

他將桌上的結界符文熄滅,輕輕敲了敲兩人位置中線頂上的符文,然後轉頭與少女對上視線,露出一抹優雅的笑容——雖然是他自認為的。

“......”

羅塞蒂眉頭輕挑,倒也冇拒絕,隻把自己桌上的符文也按滅。

“果然.......珂琳娜不愧是我的好妹妹,看人真準!”

赫斯特壓住心裡悄悄升起的高傲,微微一笑,認為自己已經贏得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