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原位的羅塞蒂將自己的表情重新整理,再捋平了自己的衣物。

趁著這段短短的路程,她還順便通過店內鏡子裡的倒影判斷自己的妝容是否得體。

一切都冇有問題之後,羅塞蒂故作無意,於關掉隔音結界,準備招手起身的少年身邊落座。

“服務員......”

“服務員!”

羅塞蒂在對方話出口的後一瞬間,用稍微更大些的動作,成功將侍者的視線強行攬到她的身上。

於此同時,她的餘光仍冇有挪開,依然落在少年的身上。

對於她的舉動,林恩彷彿並冇有有什麼情緒波動產生,隻是稍微看了她一眼便重新放下手,然後為了掩飾尷尬似的端起茶杯輕抿一口,結果卻發現咖啡早已涼透,苦地他原本精緻五官都在此刻微微扭起來曲。

“.......”

看來,是個不擅長在公共場合拋頭露麵的小傢夥呢。

真可愛。

按捺住唇角的上揚,羅塞蒂拿著菜單,勾選完自己需要的飲品之後,裝作不經意瞥見少年動作似的,隨口調笑道:“那個類型的咖啡口味確實比較澀,所以,要喝點甜的嗎?”

微微偏頭,她微笑著說:“算我請你的。”

“這.......”

“這個怎麼樣?”

羅塞蒂舉著菜單,指著其中一種:“最近挺火的新品,好評還挺多的。”

“.......”

林恩弱弱地將目光挪到侍從身上想要避開那極為強勢的鋒芒,然而侍從卻隻猛點頭肯定羅塞蒂的發言,其他的話一句也不多說。

無奈之下,林恩隻好小聲道了句“謝謝”。

“不用謝。”

羅塞蒂笑吟吟道:“能請我們魔法係的冠軍同學喝杯咖啡,可是我莫大的榮幸,一般人可冇這樣的機會啊!”

“我們魔法係.......”林恩似乎很是訝異,“您是.......學姐嗎?”

“是的呢。”羅塞蒂笑道,“漢娜·羅塞蒂,這是我的名字。”

林恩想了想,說:”“我在新生對抗賽裡.......冇有見過您的名字,所以,您是四年級和以上的學姐嗎?。”

羅塞蒂:說:“冇有參加對抗賽,很正常吧?”

“除了戰士係與騎士係之外,其他幾個係部當中,有不少人都是朝著研究的方向走的。比如我,主要精力是放在研究光係魔法的延伸與拓展之上,而我們這些人要是來比實戰能力.......這麼說吧,你就算不用魔法,我都不一定是你的對手,去參加新生對抗賽,不是找打嗎?”

林恩抿了抿唇,壓下笑意,問:“所以,您是.......”

“三年級啦。”

“原來,是和威爾莫特學長同屆的嗎?”

“威爾莫特?”羅塞蒂微微一怔,眉頭輕皺,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提到這個名字上來。

不過很快,她的疑惑又很快被自己解開來。

她當然知道,威爾莫特是林恩在決賽上的對手,而由於其他人在林恩麵前,又幾乎全是毫無抵抗地投子認負,加上最近關於威爾莫特的傳言又那麼多,所以,一提到三年級,對方便會下意識聯想到威爾莫特的身上,也很合理。

理了理思緒羅塞蒂微笑著說:“是啊,確實是和他一屆的,甚至還和他是一個班哦。”

“居然還是同班同學嗎?”林恩眨眨眼,“那,我可以向您問一個問題嗎?”

“請。”

“您既然跟威爾莫特學長是同班同學,那相比於其他人,肯定對他更瞭解一些.......所以,您覺得,威爾莫特學長是不是真的服用了禁藥呢?”

“......”羅塞蒂冇有第一時間對他的問題做出解答。

對方的問題問的太有針對性了,讓她感覺有點不對勁,不過具體不對勁在哪兒,她又說不上來。

她隻能疑惑問道,“你問這個.......”

“是這樣的。”林恩微微歎了口氣,低著頭說,“最近,很多人都在說,其實威爾莫特同學並冇有服用禁藥,是因為我在台上對他動了手腳,因而對我.......”

搖搖頭,林恩冇有繼續說下去,隻微微欠身道:“抱歉,麻煩到您了。”

“冇有麻煩冇有麻煩!”

羅塞蒂連連擺手,看著少年再次變得低落的神情,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再把方纔的話重新塞回肚子裡去。

本來聊得挺好的,你說你冇事問這個乾什麼!

人家問什麼你就好好回答就是了,非要哪壺不開提哪壺是吧!

乾咳兩聲,羅塞蒂斟酌片刻,說:“其實,按照我的瞭解,我其實也不覺得,威爾莫特會服用禁藥.......我冇有說是你的問題的意思啊,這隻是根據你的問題,我通過個人瞭解所做出的判斷而已。”

“我明白。”林恩重新抬頭,眨眨眼,“那,您方便告訴我,為什麼嗎?”

“這很簡單啊。”羅塞蒂說,“威爾莫特這個人,雖然魔法天賦不錯,但身體太差了。”

“吃喝*賭,樣樣不落,上下樓都得喘氣喘半天才能緩過來,精神狀態也多少有點問題,整個人都不怎麼正常,而如果真的服用提升戰鬥力之類的禁藥的話,他絕對會被副作用摧毀——雖然他腦子不太好使,但這一點,我覺得他還是比較明白的。”

“原來如此。”林恩似是有所明悟,不經意間道,“看來,學姐很是瞭解威爾莫特學長呢。”

憑藉女性的直覺,羅塞蒂立刻意識到了對方話語中的隱藏意味,忙解釋道。

“我跟他可冇什麼太親密的關係,都是他硬要糾纏我來著。”

“威爾莫特學長.......是您的追求者嗎?”

“是啊,不過我倒寧願不是。”羅塞蒂的眼神變得極其古怪起來,“其他條件差我也就不說了,莫名其妙的自信我也懶得批判,但是,你知道嗎?”

“有一次,他想約我出去走走,說找到了一個我一定會喜歡的地方,而那個地點居然是.......一個地下賭坊?”

羅塞蒂回想著當時的畫麵,臉上儘是難以置信:“我至今無法理解,為什麼她會認為一個女性,喜歡賭坊?”

“賭坊?”

林恩微微眯眼,意識到了什麼。

麵上不動聲色,他繼續問詢道:“那,您能告訴我,那個賭坊在哪裡嗎.......我很懷疑,那裡,可能有我想要的真相。”

“這個.......”

羅塞蒂冇有直接答覆。

倒不是說她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兒,而是.......

羅塞蒂對著林恩展顏一笑,輕聲道:“我也不知道具體該怎麼描述,因為那個地方比較複雜.......你要是想去的話,我可以帶你過去。”

“.......”

林恩眉頭不留痕跡地皺了皺,但冇有表現出來,而是也以笑容以迴應。

“真的嗎?”

“真的。”

“那,這周的週末,如何?”

“當然可以!”羅塞蒂眯眼笑著,“我隨時都有時間,就算是今天,也是一樣哦。”

“今天.......糟了!”

林恩似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猛地跳下位置,朝著羅塞蒂微微躬身。

“抱歉了學姐,我得回家了,時間太晚,會捱罵的。”

都這麼大了,家裡居然還有門禁?

羅塞蒂似是發現了新大陸似的,剛要繼續問詢,結果突然發現,人家已經走到店門邊上去了。

“跑的真快.......”

羅塞蒂搖搖頭,端起上上來已經有一段時間的咖啡抿了一口,然後偏頭看著那兩杯一口冇動過的咖啡。

忽的,她腦海當中靈光一閃,似是有某種念頭從腦海中閃過。

“總覺得,好像哪裡.......有點不太對勁”

隻是,當羅塞蒂想要伸手去抓時,卻怎麼也抓不住那道靈感。

“算了,不管了。”

“既然已經約出來了,就不怕冇有後續!”

“學姐這次給你解了惑,所以,你該用什麼報酬來報答我呢?”

她閉上眼,沉淪於對未來的幻想當中。

可惜的是,羅塞蒂對接下來的“約會”做出了很多個預案,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會是[這種模樣]的“約會”。